《南风窗》文章被全网删除 讲了什么?

中国媒体《南风窗》6月中一篇专访中国媒体人秦朔的文章,近来在网上疯传后,遭大规模删除。秦朔在没点名任何特定政治人物的情况下说,中国的敌人不是病毒和美国,“思想上的封闭和禁锢”,才让人担心。文章还呼吁中国政府做“服务型政府”,多“维护规则”,而非直接配置资源,这又说出多少中国民营企业的心声?

“我们并不怕病毒,其实也不怕某个国家对我们的打压,唯一怕的是我们思想上的封闭和禁锢,束缚了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这是中国《第一财经日报》前总编辑秦朔的原话,刊登在6月17号发行的《南风窗》双周刊杂志。

除了秦朔,和他一起登上封面人物的还有中国万科企业创办人王石,当期杂志探讨中国的企业家精神,封面写着“危机唤醒美好企业”。

秦朔在访问中还说,他担心中国的社会气氛,“大量的人整天陷入没有实际贡献的口水战,整天把自己的境遇都归结为别人的原因,从而加剧社会的紧张程度”;他也谈到中国中小型企业当前的不安全感,并呼吁中国政府应该做“服务型政府”、规则的维护者,而非主导市场。

这样一篇主要聚焦谈经济与改革开放的文章,出刊逾一个月、经网上大量转发后,几乎在中国主要门户网站都删得一干二净,《南风窗》微信公众号也看不到这篇文章。

中共青海省前政协委员王瑞琴三十多年前弃教从商,经历过中国民营企业井喷式发展的美好年代,成立青海东湖宾馆。但是2019年她抛弃一切,来到美国。她说,中国稀缺的法治,让像她这样的民营企业家缺乏制度保障,她的人生经历,正是民营企业面临的困境与高度不安全感的一个缩影。

“一个是政府没有信誉,再一个就是说企业朝不保夕,而且在司法层面上,对民营企业不平等,所以民营企业为什么没有安全感?(因为)从法律地位、市场主体都是很低下,没有保证。然后,政府吃、拿、卡、要,盘剥索贿都找民营企业。他不敢对国营企业(这样),外企他也不敢轻易去针对。”

王瑞琴告诉记者,中国不是一个公平的经商环境,企业也分等级。对中国政府来说,国有企业从央企到县级国企,都是“共和国长子”,外企是“养子”,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来召开“企业家座谈会”,提到了“8000多万个个体工商户、创造中国2亿多的就业”,这些中国经济骨干,却像是“私生子”般的地位,经济状况不好了,中国政府就想到民营企业,找来谈话。但政策“说一套做一套”,关键还是在没有法治制度的系统保障。

然而,不只是中国中小型民营企业,就连过去有党政要员当靠山的中国“红顶商人”,例如中国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与“明天系”的创办人、中国富豪肖建华,都陆续遭判刑或逮捕,没收财产,资产与公司遭中国政府“依法接管”。

中国独立金融学者贺江兵告诉本台,这些红顶商人的境遇,凸显“中国企业家不是在监狱里,就是在去监狱的路上。”这对中国企业家来说,当然会点滴在心。

他说,“中国的企业家是最务实且懂得避险的,要找安全的地方投资。中国经济问题的核心在企业,而企业现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确定性。”

中国安邦集团前董事长吴小晖(路透社)

中国安邦集团前董事长吴小晖(路透社)

吴小晖是已故中共领导人邓小平的前孙婿,因非法集资与职务侵占罪被判处18年徒刑后,上海法院2019年没收人民币105亿元财产,追缴不法所得人民币752亿元,总额高达857亿人民币,创下大陆法院裁罚金额的最高记录。

肖建华2017年1月27日人从香港被带回中国调查后,至今下落不明。中国金融监管机构7月17日则接管肖建华曾掌舵的“明天系”四家保险公司、两家信托公司和三家证券公司。明天控股公司作为中国罕见拥有“全金融”营运牌照的民营企业,肖建华用20多年、从300元起家打造的3万亿金融帝国,一夕坍塌。

而习近平近来还说,“企业家要爱国”,又指“中国经济内循环”,“绝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告诉本台,现在传出连过去让党内退休老人说说意见的北戴河会议,都可能不召开,这凸显习近平就连中共党内的不同声音,都不想假装听一听,但他现在有到处跟世界较劲的底气,其实是前人种树让他乘凉。

胡平说,“他(习近平)完全是吃邓、江、胡时代(邓小平、江泽民与胡锦涛)的红利,才使得中国经济有这么显著的经济发展。他现在做了很多倒退的事情,已经对中国经济产生很多负面的影响。”

胡平指出,习近平不会回到“人民公社”的文革时期。

但2020年,这个本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习近平会留下什么样的成绩单?全网删除一篇谈中国企业如何在危机中寻找生机的文章,显示秦朔担忧“思想上的封闭和禁锢,束缚了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仍是中国的现在进行式。

《南风窗》是中国官媒广州日报报业集团旗下的双周刊。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