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知许章润未来命运受关注

中国知名公共知识分子、法学家许章润教授,日前被清华大学以所谓“道德败坏”为由开除。许章润敢于直言、多次公开发表抨击中共最高领导人的犀利文章。但在言论越来越不自由,“因言获罪”的案例越来越多的中国,他在被当局以所谓“嫖娼”污名化后,未来可能的出路和命运,引起中外知名法学学者和人权人士的关注。

前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7月6日被北京警方从家中带走并行政拘留6天获释回家后于12日表示,清华大学法学院以所谓“道德败坏”为由将他开除。许章润对香港电台表示,他“不会就有关决定追究校方,会承受、领受一切惩罚”。

此前有媒体引述许章润朋友的话称,这次许章润被警方拘留,是因为他被当局指控在四川成都曾经有过所谓的“嫖娼”行为。不过,目前中国警方没有向外界公布许章润任何所谓的“嫖娼”证据。

重磅檄文剑指中共体制和习近平

许章润是近年中共体制内公开发表文章针砭中国时政,尤其是剑指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知名公知。2018年7月,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中,许章润入木三分地抨击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搞个人崇拜,恢复毛时代强人独裁统治,称这种“倒行逆施”的做法,极端愚蠢和危险。

“年初修宪,取消政治任期,令世界舆论哗然,让国人胆战心惊,顿生‘改革四十年,一觉回从前’的忧虑。此间作业,等于凭空制造一个‘超级元首’,无所制衡,令人不禁浮想联翩而顿生恐惧”,许章润在文章中说。

今年初,从武汉传出的新冠病毒瘟疫在中国各地蔓延。对于生灵涂炭,百姓哀鸿遍野,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不仅推诿责任,还说他“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了抗疫行动。对此,许章润愤笔疾书《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一文,鞭挞中共当局对疫情的处理,称之为“人祸之灾,于当今中国伦理、政治、社会与经济,甚于一场全面战争。”

今年5月,面对国际社会对新冠病毒起源进行独立调查的呼吁,中国在国际社会上越来越孤立,许章润发表了《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称中国在这场全球抗疫中,“国家公信坠底,政体德行破产”,“四面楚歌,山穷水尽”,并呼吁要彻底追查最高领导人的政治责任,“责令向国民道歉谢罪,交由国法论处”。该文结尾更以六个“够了”排比句表达其极端厌恶“领袖崇拜”,“鲜廉寡耻”,“漫天谎言”,“党国体制”,“倒行逆施”和“红色暴政”。

今年6月,许章润撰文《践踏斯文,必驱致一邪魅人间》,强烈抨击北京地方当局四处强拆住宅小区和艺术区,是“暴殄天物丶丧心病狂”,“嬴政疯狂,糟践生计,践踏斯文”,“吾人岂能等闲视之?”

2019年10月,许章润在为其专著《戊戌六章》的引言中表达了他对“立宪民主、人民共和”的期盼,呼吁“万民,莫恐惧,为了自由,歌唱…”

许章润被“嫖娼”、被抓、被放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在许章润被抓后,美国和欧盟等呼吁中国立即释放许章润。

三种可能选择

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资深中国法律问题学者孔杰荣(Jerome Cohen,柯恩)是许章润的好友。这位年逾九旬的中国法学专家密切关注许章润被抓、被放事件的发展。他7月15日在其博客上撰文,对许章润的未来命运,发表了他的看法。

孔杰荣在获悉许章润获释回家,但却被清华大学开除后表示,他但愿许章润2018年没有从日本返回中国,或许他(许章润)现在也希望如此。

孔杰荣在博客中说,许章润的未来目前面临三种选择:一是继续偶尔在国内,或更可能在国外发表文章,然后像许志永和其他许多有能力的、直言不讳的改革者一样受到当局更严厉的惩罚;二是尽量保持沉默,在“伪释放/不自由的释放”( non-release release)允许的范围,潜心研究和思考,等待时机;三是如果他和他家人被当局批准,至少在短期内离开中国。但一个未知数是,中共会否允许他走?

孔杰荣教授对美国之音说:“他是个非常勇敢的人,我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选择,我不知道在他被释放时是否与(当局)达成任何协议,我不知道他受到什么威胁,我不知道中国政府是否会让他离开。但我希望,他和他的家人能很快至少短期离开中国,直到中国的政治氛围更适合言论自由。”

九旬教授愿倾囊助许章润来美

两个星期前刚从纽约大学正式退休孔杰荣教授说,他是许章润教授的坚定支持者,愿意竭尽全力帮助许章润离开中国,甚至不惜自己部分出资帮他来美国。

他说:“虽然我在哈佛大学或纽约大学不再担任任何职务,但是我会利用我的影响力所及,我会尽全力帮助许章润来美国。”

孔杰荣教授回顾说,两年前许章润在日本治病时,他就曾劝说许章润不要再返回中国,指出如果他回国,可能会遇到麻烦。不幸的是,这个预测如今果然成真。

孔杰荣教授1955年获得美国耶鲁大学法学博士以来,毕生从事法律教育和事务工作,更在倡导人权,推动释放政治犯方面做了很多努力。1985年,孔杰荣曾协助当时的政治犯吕秀莲获释,并邀请她到哈佛大学读书,做他的学生。吕秀莲后来在2000年成为台湾副总统。

2012年,中国山东盲人法律工作者陈光诚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庇护,后经纽约大学教授孔杰荣从中斡旋和安排,促成陈光诚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到纽约大学从事研究工作。

被污名化后来美可能性不大

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前中国律师腾彪目前是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职讲座教授。滕彪认为,许章润在被当局以所谓的“嫖娼”污名化之后,可能会继续发声,或静心研究,闭口噤声,但他选择离开中国来美的可能性不太大,当然,这将取决于中国未来的发展情况。

他说:“即使他不继续发声的话,但按照中共这几年的这些案例来看,也可能继续对他按照煽颠罪来处理。这个可能性也是不排除的。”

滕彪说,许章润教授发表的一些言论,对当局,包括对习近平本人都提出了非常尖锐的批评,这令中共当局非常恼火,不能容忍。他指出,发表一些类似言论的人曾经被判刑,或送进精神病院。如果像伊力哈木那样的维吾尔人,很可能被判无期徒刑。

滕彪还表示,许章润在被拘留了6天后释放回家,中国当局没有用重罪起诉他,可能主要考虑到他是清华大学教授。滕彪认为,如果贸然判他个重刑,可能会面临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压力,但他警告说,现在不判他,并不能排除以后中共当局会完全放过他。

杀鸡儆猴 警告他人

滕彪说:“现在用嫖娼的借口关他一个星期,中共的用意非常明显。第一是杀鸡吓猴,警告其他人闭嘴。第二是要通过这种方法来让许章润丢脸,对他进行污名化,不管真假。”他说,当局很明白,用所谓的一个“丑闻”能非常有效地打击一个人的名誉,让其他人疏远许章润,这种污名化有时比判刑更凶狠。他说,如果许章润因言获罪,外界会声援他,他的声望也会越来越高,但是用“泼污水”的手段会起到很有效的结果。

他认为,习近平和中国当局对言论自由持续的打压,包括对其他抗争者持续残酷打压是不会停止的,一定会变本加厉。因此,如果许章润或其他人继续大胆、直言不讳地批评当局,他们面临的风险会非常大,将要为此付出的代价也会非常大。

“死磕派”为民主自由法制“殉道”

北京知名的资深人权活动人士胡佳说,从许章润教授的人格、风骨和秉性来看,他是个“死磕派”,不会选择到海外去,也不会沉默,因为他从公开发表第一篇批评当局和习近平的文章开始就一定做好了思想准备,为推动中国的民主,自由,法治而殉道。

胡佳说,中共当局抓放许章润,暂时没有用可以判处他多年徒刑的“煽颠罪”来惩罚他,而是以属于行政处罚的“嫖娼”来诋毁许章润的名誉,以达到贬低其文章的说服力和可信度的目的。而且,不仅要达到“警告”体制内其他人的目的,也出于“若重判许章润”,可能带来各种“成本”的考虑。

他说:“他们(中共当局)在处理一些政治案件时,的确要考虑政治成本,包括舆论成本、外交的成本,以及人权组织的成本。如果有某种方法能达到打击的目的,对当局的考虑而言,也不是坏事。”

剑时刻悬在头上

胡佳说,即使许章润目前没有被当局冠上个“煽颠罪”,但中共当局可以很容易从许章润发表的文章中找到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证据,经过走过场式的审判,给他定罪,关押起来。他说,只要打击你能够产生恐怖效果的话,中共随时可以为之。

他说:“第一要看许章润老师自己的选择,他是不是此后长时间保持沉默,不再发表体制,法治等方面的言论。第二是看中国有没有到动荡的前沿。中国要变天或者处于动荡期的时候,中共当局可能会预先采取措施,控制可能产生社会影响的人。在那时,如果中共想要引导恐怖,他们仍然可以随时对许老师这样的人,发表过言论的人,有精神号召力,有学识的人采取预先的措施。”

胡佳说,即使有些人离开中国,并非不是“死磕派”。他说,滕彪在从香港到美国后,中共当局对他的家人采取封建社会的“株连九族”式的迫害,不让他妻子和孩子离开中国。他说,滕彪到美国这几年仍然持续密切关注中国的人权、法治等问题,就是例证。

在中国很多“因言获罪”活动人士,异议人士,维权律师和人士当中,胡佳本人也是一个多年来坚持跟中共当局“死磕”的一个代表。他为此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承受了巨大的身心迫害。

2008年4月,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指控,判处胡佳3年零6个月徒刑。

多年来,胡佳一直被当局软禁,被24小时监控,被限制人身自由。每逢重大政治事件,胡佳的处境更加艰难,常常被“押解”到外地“旅游”,避开北京这个高度政治敏感之地。

胡佳说,他几年前和志同道合的妻子离婚,少了被中国可以拿来作为“人质”要挟的筹码,少了“后顾之忧”,才能让他坚持下去同中共当局“死磕”。

他说:“这么多年跟当局的对抗,受到的报复,但给我自己的选择,我从来没有一秒钟要选择离开这个国家的,哪里是祖国,哪里必须是自由。”

言论自由状况日益恶化

全球倡导新闻自由的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2020年4月21日公布的《2020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说,新闻自由在中国面临前所未有的危险。报告批评专制政权的中国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状况继续恶化,在180个国家中,中国的排名为倒数第四。

纽约大学退休教授孔杰荣表示,中国言论自由的现状,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主政的8年里,越来越恶化,中共当局正在对政法机关展开一场运动,这是个令人悲哀的局势,但这种状况不会长期以久下去。

胡佳说,中共当局利用各种国家机器,现代科技侦察手段,对人民的言论自由控制和打压,达到了前无古人的程度。他说,作为中共体制内著名高等学府清华大学的法学教授,许章润发表触及中共体制或最高领导人本人的言论,对中共和习近平的声誉影响极大,因此中共也会用其惯用的手段,“打击一个,教育一片,震慑一方”。胡佳说,中共打击体制内不同声音的目的是要达到两种效果。

他说:“一个是要把敢在万马军中冲在最前面的人完全噤声,消声;其次,要打击像法学教授许章润老师这样的人,就会在高校教师领域的学者们形成一种有效的人人自危。”

胡佳说,中共的控制和打压就是要营造一种恐怖。他说,中共依靠恐怖立国,中宣部的谎言,政法机关的恐怖,最后的保障是军队的暴力,三位一体,缺一不可。

胡佳说,中国的民主化需要很大的力量,需要有人站在这块土地上跟当局去奋战,我自己作为死磕派的选择,后面的结局很可能就像刘晓波那样,死在监狱里,况且我本人还有肝硬化。

在中共当局2015年7月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抓捕人权律师、活动人士的“709”大抓捕行动前几个月来到美国的滕彪说,根据他曾经在中国从事律师工作,代理各种案件,展开人权活动,以及数次遭遇绑架的经历,他认为,与江泽民和胡锦涛两任政府相比,习近平当政后人权状况的恶化和状况变坏非常明显,包括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的言论,生存和行动空间。

他说:“如果按照严重程度的话,习近平时代是明显地比前任的大踏步地倒退。”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