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民主派公布电子票结果 中联判: 初选涉违国安法

香港民主派初选在国安法阴影下举行,一波三折: 先是协助选举的单位被警方搜查,又是点票结果被外泄,之后统筹人又被中联办指责“协调初选是典型涉嫌犯法”。

Hongkong Vorwahlen 2020 (Reuters/L. Yik)

周末,大约60万人参与民主派初选投票,选出他们有意推举参与立法会选举的候选人

香港民主派初选于周末落幕,结果原定周一(7月14日)晚间公布,但接近傍晚时,负责点票工作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及负责初选的“民主动力”宣布要延后到周二15日中午才能公布结果。出乎意料的是,两个多小时后,民主动力突然紧急召开记者会公布初步电子票点票结果,原因是有传媒外泄电子点票数据。

《香港01》报导,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锺剑华在记者会上指,由于有传媒发布了电子点票数据,虽然数据不完全,但与电子点票的结果大致吻合,为减少混乱,决定提早公布电子点票结果。

锺剑华除了为点票结果外泄致歉,也重申必定彻查事件。至于外泄原因,他称点票过程能接触到数据的人不超过10个,除了内部人士外泄,也不排除主办方电脑可能曾被黑客入侵,亦不排除《国安法》之下,其系统已被授权监察。钟健华强调,选民资料与选举结果分开存放,有信心不会泄露。

初选前一夜,警方称疑有资料外泄,进入协助执行初选的香港民意研究所突袭搜查,要求带走电脑与文件。虽然最后警员们在机构律师的监督之下从电脑中复制了文件,没有搬走电脑,但香港民意研究所的准备工作受到干扰,导致隔日投票延后至中午12时方才开放。

前立法会议员区诺轩指,初步公布的电子点票结果仍可能和实体点票情况有出入,故名次仍可能再有调整。

前立法会议员区诺轩选后接受传媒采访

中联办: 初选涉违国安法

7月13日晚间,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答复传媒问题时说,如果泛民初选的目的是达到“35+”的选举结果,且目标是阻挠港府政策的话,可能会违反《港区国安法》中的颠复政权罪行,“如果有这种情况就需要处理”。

香港政府也发布声明表示,“民主派这次举行的所谓初选活动,不论形式、程序以至结果,均不为香港选举法律承认或认可。”声明也称,有投诉指主办方号召赢取“35+”立法会议席后全面否决特区政府的财政预算案,以达致“揽炒”目的,港府称此举已涉嫌构成《国安法》第22条规定的颠复国家政权罪。

中联办发言人随后在深夜发表声明,但是措辞更为强烈。中联办声明称: “反对派少数团体和头面人物,在外部势力的支持下,处心积虑,策动谋划,举行这次所谓‘初选’,是对现行选举制度的严重挑衅,是对立法会选举公平公正的严重破坏,是对其他拟参选人合法权利和正当利益的严重损害。”

中联办批评民主派藉由所谓“初选”借机攫取大量市民个人信息和选民资料,涉嫌违反私隐条例:“对这种赤裸裸的违法行为,我们表示高度关注和严厉谴责,坚定支持特区政府依法严肃处理。”

中联办直指统筹民主派初选、法律学者戴耀廷组织初选涉嫌违反国安法

此外,中联办发言人直指负责统筹初选的戴耀廷,指他“协调此次反对派‘初选’是典型的涉嫌犯法”。声明更细数戴耀廷的生平,批评他此前因占中被判囚16个月,尚处于保释等候上诉期间,“竟然如此高调地公然操纵选举”,意图要“控制立法会、否决财政预算案、瘫痪特区政府、全面‘揽炒’香港、颠复国家政权”。

港区国安法第22条列明,任何人“以非法手段严重干扰、阻扰、破坏”中央机关或香港特区机关依法履行职能属犯罪。

政治学者怎么看?

针对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政治学者马岳认为,这种指责站不住脚。他对德国之声说,曾国卫称如果否决《财政预算案》的话,就等于违反《港区国安法》的相关规定,瘫痪政府正常运作,“但是对《财政预算案》投反对票,也是《基本法》里规定立法会可以行使的权力,这个不应该视为瘫痪政府运作的政治动作”。更何况,举行初选和真正投票反对《财政预算案》还有很大距离。

不过马岳也指出,既然曾国卫此前有此言,这意味着参与的人存在违法的风险。从国际角度来看,这是判断港人在国安法通过后是否会继续其抗争的一个重要指标。

《明报》报导,资深大律师汤家骅不认为“否决预算案”违法,对于政府可否以此原因DQ参选人(取消参选资格),汤称“可用呢个理由,但政府讲的不是法律,仍要看法庭是否信纳”。

《明报》报导也引述有份统筹初选的立法会前议员区诺轩反驳,称违反国安法指控是“上纲上线、子虚乌有”。他不认同政府用新闻稿“陷害占多数意愿的市民”,并反问初选与“拣我最喜欢歌手有咩分别?”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港版国安法,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