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凯:让恐惧制造者生活在恐惧中

旧金山华人在中国城集会抗议中共制定实施《香港国安法》(方政提供)

——回应《香港国安法》第38条

6月30日,美国旧金山有十多名华人,到中国领事馆门前、唐人街、市中心联合广场、观光景点渔人码头与金门大桥等地,举横幅标语,抗议中共全国人大制定《香港国安法》。由于时差,他们活动的时间在中国已是7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6月30日通过《香港国安法》正式在香港颁布实施,也就是说,那些集会的旧金山华人,已经触犯了《香港国安法》,他们有可能被中共国安人员抓起来,押送到中国大陆审讯、判刑;即使大陆国安不能把他们从美国抓走,那么今后,这些旧金山华人,只要前往或者路过中共国安执法能够到达的地方,就有可能被抓起来。

这是真的吗?千真万确,这真是令人恐惧!6月30日通过的《香港国安法》第38条规定,不只香港人,全世界任何人,只要他们被中国政府依据《香港国安法》认定触犯了“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涉及恐怖活动与勾结外国和境外势力”这四条中的任何一条,无论他们在任何国家、任何地方,都可能被抓捕;包括外国人,在自己的国家发表批评中共香港政策的言论,被认为违反了那四条中的一条,这位外国人去香港,或者去香港以外中共国安执法能够到达的地方,也会被抓起来。过去这种情况叫“越境执法”,现在中共国安执法无远弗届,根据《香港国安法》第38条,他们将在世界任何地方抓人。

7月2日,香港特区政府又宣布,去年在“反送中”运动中港人呼喊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是“港独”口号,喊这个口号的人,将被依据《香港国安法》逮捕;外国人以及旅居国外的香港人,喊这个口号,他们到香港或者过境香港,都有可能被逮捕。《香港国安法》实施头两天,香港警察便逮捕了370多名示威港人,其中就有手持“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标语者;7月3日,示威者上街,便手持一张白纸了。但不知将来,手持白纸,是否也会触犯《香港国安法》,因为白纸上没写的字就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样一来,港人上街,标语不准拿,白纸也不准拿,上古时期的周朝,周厉王治下“道路以目”的情景便在在香港重现了。

《香港国安法》是一部罕见的恶法,制定和执行这部恶法的人,制造了无所不在、无时不在的恐惧,让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可能因为适用其第38条而遭逮捕、关押、坐牢。人类历史上,即使最专制、最残暴的统治者,制定恶法,管制、残害的不过是本国人民,而中共的《香港国安法》,却要管制、残害在别的国家的香港人、中国人,以及外国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指出:《香港国安法》的有关条文,是对所有国家的冒犯。27个国家发表声明,谴责中共的《香港国安法》;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的政府向国民发出警告,他们面临中共国安任意拘捕的风险。

自习近平掌握中国党政军最高权力,他便一天比一天强烈的表露出要将中共的极权专制推行全世界的企图心,向世界提供中国经验、中国方案。中共每年斥资百多亿美元,开展向美国及西方各国进行文化与意识形态侵略与渗透的“大外宣”:把中共的媒体办到外国去,收买和控制了海外中文媒体和一些英文媒体;在世界各国办起数百所“孔子学院”;把每一个曾经对中共表达不同意见的海外华人、外国公民列入不准入境黑名单,他们在中国的亲友的生活和生计都要受限制;此外,如近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雷伊所说,中共有一个“猎狐计划”,锁定国外的政治异议人士与批评中共侵害人权的人士,中共政府会派人拜访他们或他们的家人,要他们“立刻返回中国或自杀”,还会逮捕他们在中国的亲人作为要胁手段。大外宣配以在全世界推行的“一带一路”,把上当的国家推入债务陷阱、纳入中国经济一体化中,最后完全掌控这些国家。7月1日颁布实行的《香港国安法》,也源自于习近平控制全世界的战略野心。

中国要把世界管起来,首先要把全世界的华人置于他们的恐惧威慑之下,这一点中共外长王毅早做过明确宣示。王毅说:华人无论在那个国家都是中国人,都在中国政府的管制之下。事实也是如此,比如美国,各地华埠,天空飘扬越来越多的五星红旗,人们来到华埠恍如进入美国境内的中共管辖区。外派的中共国安人员,在华人社区无事不晓,华人中任何被他们认为有损中共政权的言行,事无巨细,都记录在案,输入中国使领馆监控海外华人的数据库里。在《香港国安法》实施的第一天,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英国要兑现在《中英联合声明》中的承诺,给300万持英国海外护照(BNO)的港人政治庇护,允许他们移民英国,五年以后申请成为英国公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立即声言对英国实行报复,并说:“所有香港中国同胞,包括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者,都是中国公民。”赵立坚所说的香港“中国公民”,指的是香港永久性居民,中共认为,香港永久居民与国籍无关,入了外国籍仍具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包括他们在香港以外所生子女也是香港永久居民;中共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则声言,中共可以不准300万持有BNO的港人离开香港,这可能逼迫300万港人与他们的子女出于恐惧投奔怒海逃离香港,就像当年大陆人偷渡深圳湾、大鹏湾亡命香港一样。目前美国、澳大利亚、台湾等国家,都在做接收逃亡港人的准备,美国国会通过《香港安全港法案》,为遭受《香港国安法》迫害的港人提供政治庇护。而赵立坚、刘晓明对香港人的威胁,与王毅讲的话是同样的意思:港人逃到任何国家也是“中国公民”,逃到天边,也逃不出中共的手心。

在中共颁布《香港国安法》之前,世界上的许多政治家和时政评论家都以为,《香港国安法》将毁掉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香港,加速中国经济的崩溃,习近平应会有所顾忌。于是世界又一次误判了习近平。《香港国安法》颁布前,美国国会通过多个法案,宣布一系列制裁措施,撤销给予香港的特殊待遇地位,包括停批出口许可证豁免,停止向香港出口军用设备,并继续评估撤回其他特殊待遇,包括港元与美元联系汇率脱钩,禁止香港的银行获取美元,这意味着港币被排除国际贸易的美元结算体系,人民币这个最大离岸中心不复存在,人民币也不再可以通过港币进行国际贸易结算。但习近平推行《香港国安法》的决心与蛮干的意志使西方国家领导人与时政评论人士估计不到,他推行《香港国安法》的行动没有因美国对香港的经济制裁而停止;他其实并不在乎香港成为死港,也不在乎把香港搞死对中国经济的严重影响,他不相信中国的百姓会反对他搞死香港,中国人的愚昧给了他足够的自信,他也不相信中共党内会有人反对他的胡作非为,因为中共的9000万党员早都跪在他的脚下,懂得敬畏,不敢妄议;他只在乎废除香港的“一国两制”,将其变为“一国一制”,把香港完全置于他的专制统治之下,消除香港的“一国两制”对中国大陆产生的比照作用、对他本人和中共权贵造成威胁。至于“一国两制”是邓小平提出和信誓旦旦向全世界作出保证,并写进了向联合国报备的《中英联合声明》,现在邓小平的承诺一钱不值,《中英联合声明》是废纸一张,各国对香港的经济制裁,中共向国际社会作出的承诺,媒体众口一词的谴责,对习近平来讲,统统起不到一丁点作用。

那么起作用的是什么呢?唯一剩下的就是对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官员个人的制裁,让习近平、中共权贵们和他们的家人、制定和执行《香港国安法》给人带来的恐惧的那些人,一个个也生活在恐惧之中。

据海外媒体的调查、揭露证实,习近平家族与中共权贵,转移到海外的资产已达天文数字,仅美国便超过4.2万亿美元。美国的银行中,一笔笔数亿、数十亿、数百亿美元的神秘存款,美国各地富人区一栋栋用现金一次支付买下的超级豪宅,都是他们的赃款、脏产,每一笔钱、每一栋豪宅,都是他们的罪证,都足够对他们处以严厉的刑罚。中共权贵们的海外资产大多由他们移民海外的妻儿和至亲掌控和享用,所有掌控和享用赃款、脏产的人,也都是罪犯。习近平家族和中共权贵们转移到海外的赃款和在海外置下的脏产,才是他们的命根子,为他们掌控赃款、脏产的妻儿、亲属,才是他们的心之所系,对于他们来讲,这比10个、100个香港更重要。美国、瑞士、巴拿马、欧洲、亚洲的一些国家,对中共权贵藏匿的赃款、脏产了如指掌,是时候采取措施予以冻结了。中共的贪官,大多数是酷吏、人权迫害者,2015年12月17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了《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授权美国政府对违反人权及显著腐败的外国人士实施制裁,例如禁止他们入境、禁止并冻结他们在美国的财产交易。全球至少有六个国家通过了类似《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的法律,欧盟、澳大利亚、法国、瑞典、荷兰正在审议相关立法。7月2日美国国会又通过《香港自治法》,将对实施《香港国安法》的中国大陆及香港高官进行制裁,同时对资助实施这一法律的金融机构进行制裁。是时候了,发动每一位知情者,举报《香港国安法》立法与执法的中国大陆与香港特区政府的官员,让他们生活在被禁止入境、可能被逮捕、藏匿在海外的资产可能被冻结、被没收的恐惧之中。

当中国新冠病毒正在全世界蔓延,中共又着手毁掉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香港。香港的金融中心的地位,是英国人百年经营、全世界的金融和经济精英汇聚而创造的。香港,不仅是香港人的香港,更不是中共的香港,她属于全世界,任何人都无权毁掉她,执意毁掉香港的人必须受惩罚,否则正义何在,天理何在。既然习近平和中共权贵们不但要毁掉香港,而且让所有反对他们的人,无所不用其极的恐吓和打击,那么他们也必须生活在无论任何时间、无论去到世界任何地方,随时随地被举报和追捕的恐惧之中:白天惶惶不可终日,夜晚噩梦连连。他们多一分恐惧,正义人士便少一分恐惧,如旧金山华人这样上街示威抗议便少一分担心。让制造恐惧者生活在恐惧中,这便是对《香港国安法》第38条最好的回应。

2020年7月10日

转自:光传媒

本文发布在 港版国安法,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