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媒体看中国:北京对香港自由判死刑

中国共产党当局星期二夜间推出港版国安法并随即付与实施。国际舆论普遍认为,中共当局的这一举措无异于宣判以司法独立为标志的香港自由的死刑。 

中国网民批文盲、法盲和流氓立法 

全国人大常委会第6月30日上午表决无异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简称港版国安法,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予以公布,自公布之日起施行。该法在当日夜间公布。 

该法由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掌控的中国名义上的最高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秘密制定,制定期间从未征询过该法所涉及的香港市民的意见或同意,其制定细节也从未对外公开,其具体条文直到公布之时一直对公众保密。 

中国国内外的批评者和观察家普遍认为,自习近平2012年11月上台以来,中国的法治状况出现大倒退。完全没有任何法治观念的习近平公开声言,司法/政法必须时掌握在中共手中的刀把子,从而使中国的司法依据倒退到中共前独裁者毛泽东时代,而港版国案法就是明显地按照这种刀把子思维制定的。 

在中共当局推出港版国安法之际,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媒体发表的言论是清一色的支持和赞美。有中国网民冒险评论说,港版国安法明显是文盲、法盲和流氓立法。但这种评论很快被中共网管当局封杀。 

中共当局1990年代从英国手中接管香港之时对国际社会作出承诺,要对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政策五十年不变,即准许香港保持它的以司法独立为核心和特色的自由资本主义制度五十年不变。 

然而,在港版国安法公布之际,中共当局根本就不理会提出批评者的质疑,其中包括该法的许多条文跟文明世界公认的司法独立和基本人权的标准格格不入。该法规定当局可以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在香港秘密抓人,秘密审判且不接受司法复核,当局还可以以言论治罪。 

与此同时,也有批评者和观察家指出,中共当局在香港推出的这一套其实并不是什么新东西,而是中共当局在中国大陆70多年来一直施行的所谓“法制”,即以法律的名义任意整治当局想整治的任何人。 

许多批评者指出,中共的法律是以无法无天为特色,其特色的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现是中共当局在“依法”逮捕已故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时候,逮捕证上的逮捕理由一栏是空白。 

社论称北京对香港自由判死刑 

作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香港截至目前一直有一套独立的、令人可以信服的司法体系。中共当局如今将它那一套公开声言司法必须是掌控在党手中的刀把子式的法律强加给香港,导致美国《纽约邮报》在中共当局公布港版国安法的当天发表社论,题目是“北京对香港自由判死刑”。 

社论说:“中国的傀儡立法机构通过了人们长久以来非常担心的香港镇压法,而且当然是全票通过。香港人只是有一个小时阅读它,它就在7月1日凌晨生效了。该法所列出的四项新罪名每一项都可以让人获罪终生监禁。

“香港人如今面临至少三年的刑期,假如是被判定扰乱中国的一党统治,其中包括请求外国支持,以及试图严重干预政策制定,而那些政策的制定可能会进一步扼杀北京先前许诺可以保持到2047年的自由。而且,同样的刑期也适用于试图‘操控或扰乱’选举结果,或针对北京政权‘煽动仇恨’。” 

《纽约时报》7月1日发表新闻分析报道,标题是“刑罚严酷,罪名模糊:解释香港国安法”。这篇报道所讲述的立法过程的发展犹如卡夫卡的荒诞派小说。报道说:“该法秘密制定,星期二通过,没有严肃认真的公众意见征询。该法在香港设立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安全机构,给北京广泛的权力可以镇压五花八门的政治罪,其中包括分裂主义或与外国勾结。 

“一个男子星期三被逮捕,这一事件开始看上去像是对该法的最初的测试。该男子被逮捕是因为他在示威中展开了一面香港旗帜。香港警方通过推特说,他被拘留是因为‘违反国家安全法’;‘这是该法付诸实施以来第一起逮捕’。但人们仔细看那面旗帜,上面小字写的是‘不要’,大字写的是‘香港独立’。现在不清楚香港警方是否知晓这一情况。” 

香港高度自治崩坏的历史时刻 

《日本经济新闻》7月1日发表两位记者分别从北京和香港发出的报道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6月30日签署目的在于加强中国对香港统治的《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并予以公布。香港政府当天晚上11点予以实施。香港由此迎来历史性时刻,准许其高度自治的‘一国两制’制度可能就此崩坏。 

“新法着眼于反中的言论或激进抗议活动,制定了‘颠覆国家’、‘颠覆政权’、‘恐怖活动’和‘勾结外国势力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等四个罪名并予以刑事问责,最高刑期为终身监禁,该法还明确写出‘这一法律适用于所有的人’,其中包括外国人。” 

日本《产经新闻》7月1日发表新闻背景报道,如此讲述了香港一夜之间巨变的恍如隔世感: 

“日本的一位外交官在谈到实行共产主义的中国大陆和实行资本主义的香港的关系时这样说: 

2020年6月30日,中国的坦克部队以看不见的方式悄悄进驻香港。《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这样以恐怖施行的香港统治由此拉开帷幕。23年前的7月1日开始的‘一国两制’的香港由此死亡。 

“这位外交官继续说,在水盆里灌上水,把头按入水下;憋气憋得忍受不住,抬起头来猛喘息;在水下憋得要死的是中国大陆,可以喘气的是香港。 

“确实,从中国大陆进入香港就可以不用担心盯梢和监听了,互联网的管制也没有了,香港和中国大陆虽然都是中国,但香港有喘息的空间。世界各地的人来到这里,国际金融中心能在这里运作也是因为这一点。但这一自由就要消失了。” 

西方不得不重估中国 

西方国家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里与 中国的关系不断发展是基于它们对中国的预期,基于期望并相信中国会随着经济的对内对外开放在政治上也实行开放,中国将变成西方国家的盟友而不是西方国家的敌手。 

然而,一些观察家们认为,中共政权在政治开放和法治方面始终徘徊不前,在习近平上台之后更是大幅度倒退。习近平政权在香港推行观察家们眼中的中共无法无天式的法制只是最新的一个大倒退的例证。 

在中共推出并开始在香港实施所谓的港版国安法之际,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发表报道,标题是,“西方的幻想与向中国伸出的手的结局”。报道讲述了西方对中国的政策经过将近50年的发展变迁又回到了原点。报道说: 

“西方人相信中国相信错了吗?北京推出港版安法使这一辩论再度燃起。香港位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与西方资本主义制度之间,是这两个世界关系的最佳晴雨表之一。1997年7月1日,在英国将香港交还给中国的时候,西方阵营乐观看法占了上风。在1980年代早期,在中英双方开始谈判香港回归中国的时候,当时的中国总理赵紫阳不是认为‘很明显香港将实行民主管理’吗? 

“柏林墙倒塌和天安门屠杀8年后,香港的和平回归成了一个证明,显示尽管中国与西方有种种分期,但使两者靠近的东西比使两者分离的东西更重要。中国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便是西方接近中国政策的巅峰。一些西方人甚至开始梦想,香港是否可以把民主像病毒一样带入中国社会? 

“港版国安法宣告了这这种期望的终结。中国外长王毅的说法是,华盛顿和北京现在甚至‘处于一场新冷战的边缘。’ 西方国家现在要为其对中国政策哀悼哭泣。这一政策对法国人来说是起始于1964年。当时的法国总统戴高乐承认了中国共产党政权。但这一政策的真正实施则是始于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这位反共的总统的说法是,‘从长远来看,我们不能将中国永远与国际社会隔绝。…除非中国发生改变,世界不可能得到安全。因此,我们的目标应当是,以我们力所能及的影响力,争取带来这种改变’” 

观察家们注意到,1972年,就是西方国家确立跟中国认真发展合作关系的政策的那一年,跟美国打交道的中共领袖是毛泽东。毛泽东的战略是联合美国抵抗苏联。现在跟美国政府打交道的中共领袖是习近平。习近平的战略则是联合苏联之后的俄罗斯对抗美国。与此同时,中国在经济上又依赖美国。 

这种局面会导致什么样的结局,这显然已经成为世界媒体,尤其是西方国家的媒体以及西方国家政府面对的一个难题。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港版国安法,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