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点星”陈玫家属拒绝第二批官派律师

北京“端点星”案被捕志愿者陈玫案的第一批官派律师退出后,再由第二波官派律师接手。陈玫的兄长陈堃6月26日通过推特发布声明,强调家属已为陈玫聘请律师。

在第一波官方指派律师退出“端点星”志愿者陈玫案的当天,陈玫家属就收到第二批官派律师的联系电话,表示受陈玫本人委托代理案件。

官派律师一波退出 一波接手

陈玫家属聘请的律师梁小军接受本台记者采访表示,当局再指定律师明显带有目的性。

“一个被告人只能委托两个律师。警方就是出于一种恶意,就找两个律师,把名额全都占住,那家属委托的律师就不能介入了。”

有鉴于此,陈玫的哥哥陈堃星期五在社交媒体推特发布联合声明视频,强调:“家属已为陈玫聘请律师,不需要任何形式的法律援助律师和指派律师。”

端点星案陈玫家属声明拒绝官派律师(微博截图)

端点星案陈玫家属声明拒绝官派律师(微博截图)

中国官方办案程序违法

陈堃告诉记者,相信经过政府方面的通融,官派律师已经见到陈玫,怀疑陈玫是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被迫“申请”法律援助。他说家属与梁小军律师从未获准会见陈玫,炮轰中国官方办案程序违法。

“对于这些官方派来的律师,我无法强迫他们退出,但如果他们执意要代理陈玫的案子的话,只能给他们的个人律师职业记下这不光彩的一页。不过我想,但凡在意个人声誉的人,都会慎重考虑要不要参与这样的案件。”

“警方从未向家属确认过是否给陈玫聘请了律师,在这种情况下强行指派法律援助律师根本不合法,而且法律援助律师不会在当事人被逮捕后马上介入案件,而是在快要开庭的时候才出现。为什么要浪费资源用法律援助而不直接让家属聘请的律师介入?”

梁小军律师也提到,两位官派律师或许无法真正站在陈玫的立场上为他辩护,所以他会继续为陈玫争取辩护权。

“争取介入。虽然很可能介入不了,就像很多中国的敏感的案件,(当局)就是不让家属指定的律师介入,你也没办法,但是我们要表明一个姿态,让世人知道他们在违法。任何人都有获得辩护的权利,并应该出于自由意志去选择,或者家人帮他选择真正能帮助他的律师。而不是说在失去自由、被胁迫的情况下承认律师委托。”

端点星案涉案人陈玫家人为其聘请的律师梁小军(微博截图)

端点星案涉案人陈玫家人为其聘请的律师梁小军(微博截图)

家属将再接再厉

第二波负责陈玫案的律师来自“北京市中洲律师事务所”,其中一名叫赵志军的律师主要负责知识产权、外商投资等商业法律业务,没有太多的刑事案件辩护经验。

陈堃向记者表示,他会在下周确认另一位律师的姓名和资料,并与他们联系沟通,希望他们能退出陈玫案。

“我无法强迫他们退出,只能给他们的个人律师职业记下这不光彩的一页。不过我想,但凡在意个人声誉的人,都会慎重考虑要不要参与这样的案件。”

陈堃还说,他会继续为陈玫维权,现阶段的主要工作就是阻止官派律师介入案件,并争取让陈玫取保候审。

端点星案涉案人陈玫(微博截图)

端点星案涉案人陈玫(微博截图)

又一起因言入罪案

据介绍,陈玫曾就读于中国华南农业大学,被捕前为“端点星”网站的公益志愿者。该网站致力于对抗网络封锁和言论审查,专门备份在中国国内媒体和社交平台被删文章,涉及的主题有女权运动,工人运动等。新冠病毒疫情爆发期间,“端点星”发布了与疫情相关的被删敏感报道及文章备份,包括何时发现人传人,以及“发哨”医生的受访内容,引发当局不满。

陈玫于今年4月19日被抓,并在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长达五十四天后,于6月12日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正式逮捕,目前被关押在朝阳看守所。而“端点星”的另一名志愿者蔡伟的情况与陈玫一样,当局也为他强行指派了北京市东环律师事务所的两位律师。蔡伟的家属曾想让两位官派律师退出案件,但没有成功。

梁小军律师认为,陈玫和蔡伟本就无罪,当局控他们“寻衅滋事”是一种欲加之罪、口袋罪。他隐晦表示,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和司法运行状态下,案件的结果不会太过乐观。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