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示威空间已很小 香港抗争转战立法会

2020年6月15日,民众在香港一家商场内示威(美联社)2020年6月15日,民众在香港一家商场内示威(美联社)

中国官媒日前公布港版国安法部分细节,再次强调中央对香港的管辖权。另有媒体报道,涉嫌违反国安法而被拘捕的人士可能面临长期羁押,无疑再给香港示威者一记重拳。那么,香港的抗争之路要如何走下去?

港版国安法通过前夕,中国官方连连释放强烈信号。虽然具体法案细节目前还不得而知,但中国官媒新华网日前做出“特别说明”,强调要在香港“建立健全维护国家安全的相关机构及其职责”。

香港要设“特别拘留中心”?

除此之外,香港《南华早报》星期一的报道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涉嫌违反国安法而被拘捕的人士,有可能被羁押在“特别拘留中心”。消息人士特别引用了允许“不经审判无限期预防性监禁”的新加坡《内部安全法》,暗示只要当局认为适合,“特别拘留中心”可扣押任何嫌疑人,而且羁押时间不限。

报道说,相关设施类似於港英政府拘押政治犯的域多利道扣押中心(也称“白屋”)。不过,消息人士并没有进一步透露设施的规模、位置或数量,也不清楚谁将负责管理这些拘留中心。

香港公民党党魁杨岳桥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对上述提到的“特别拘留中心”表示极度担忧。

“因为(根据目前的香港法例)不管任何人犯罪,都是在警署或惩教署的看守所里面。无论律政司里的检察官给不给定罪、有没有保释或者需不需要羁押,你面对的是一视同仁的安排。现在在国安法细节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媒体说有新的处理办法。这些消息是从哪里来的?很可能就是有关当局放的风。”

2020年6月12日,支持民主的抗议者在香港举旗示威。(路透社)

2020年6月12日,支持民主的抗议者在香港举旗示威。(路透社)

香港抗争前路茫茫

在被问到中国官方一连串的动作会不会对香港的抗争运动产生阻吓效应时,香港时事评论员桑普表示:“我觉得对于前线的抗争者,阻吓是有限的,毕竟他们已经把生命和青春豁出去了;对于很多和理非来讲是存在的。法例一旦实施之后,每个人都会有所忌惮,一定会有寒蝉作用。到时候,勇武也会一个个被抓、被消失或逃亡。久而久之,(香港)就会像1949年后的中国一样,民众自我审查,逐渐被奴役、驯化。”

面对排山倒海般的“坏消息”,不愿透露全名的和理非抗争者Steven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认为,街头抗争的空间已尽。

“根据中国政府的尺度,骂一句‘林郑月娥下台’就等于颠覆政府了,你还怎么抗争?中国已经将面具彻底撕破了,香港一个弹丸之地,你想对抗到什么程度?我本人觉得已经是极限了,接下来就是国际社会如何反应了。”

2020年6月12日,支持民主的抗议者在香港示威。(美联社)

2020年6月12日,支持民主的抗议者在香港示威。(美联社)

下一个战场是立法会选举

就在香港人抗争空间不断遭到压制之际,香港民主派人士提出“35+”战线”,意图在即将举行的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中,赢得过半议席(35+),夺取立法会的主导权。多个政党及独立人士早前宣布参与民主派初选,其中包括香港众志的黄之锋、罗冠聪等。

已经宣布参选立法会的杨岳桥告诉记者,北京当局绕过香港立法会,强推港版国安法其实意味着,即便香港民主派议员取得过半议席,也很难推翻该法。

“这不代表我们什么都不可以做。不管怎么样,如果在9月的立法会选举中,民主派能够过半数的话,其实也有很多的空间可以跟香港政府讨价还价。包括要求香港特首在报告里落实五大诉求。如果特首不接受的话,我们可以否决政府的法案或者财政预算。”

然而,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不久前在香港《紫荆》杂志撰文,警告说,反对为国家安全立法的议员和参选人应被取消资格,预示着9月的立法会选举将会是一场“腥风血雨”的竞争。

对此,桑普向记者分析说:“如果是公平的选举一定会(35+)。如果我们不是公平选举的话,选举前后会DQ(取消资格),甚至动用手段买票、种票。所以这种情况下,我觉得结果上是不乐观的,精神上是乐观的。而精神上乐观在国际大棋局里面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关键点。我希望香港人能把握住这一点。”

桑普还说,尽管香港人自救的手段已经所剩无几,唯有维持基本良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继续抗争。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港版国安法,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