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飞:狱后就兴华会案实际情况的通报

我叫王一飞,因兴华会案件被判刑2年,已于2020年6月6日出狱,这几天看了国外关于兴华会案件的大量报道,发现有些与实际情况有出入,所以特写篇短文说明一下,同时也介绍一下我自己。

我是湖南邵阳市洞口县杨林镇塘下村人,1985年6月20日出生,未婚,兴华会的实际创始人,多年来一直低调从事民主运动,这也是国内外对我知之甚少的原因,如果不是因为兴华会案件被侦破,可能我仍然还是在地下从事民主活动,这是我喜欢的方式。

我是在2020年6月6日早上8点左右被洪都监狱释放,释放时有签字150元路费,实际只给了我100元,还有50元被释放民警贪污。洪都监狱犯人的人权状况是十分恶劣的,以后我会为此专门写篇文章披露。

外界公布的兴华会成立日期是2018年4月28日,南昌市公安局也以此为准成立以国保支队、刑侦支队、便衣支队、网监支队参加组成的4.28联合专案组,其实这个日期仅仅只是兴华会公开发表标语活动开始的日期,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现在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公布。

4.28专案作为公安部督办专案,中央政法委领导亲自批示的案件,南昌方面是大动干戈,南昌市刑侦支队支队长任专案组组长,整个案件前后动用有将近200来人,被抓的第二天南昌市副市长就亲自来过问案件。案件先后牵涉南昌、赣州、鹰潭、上饶、九江、泰宁、长沙等地,还有很多标语没有发布就被抓获。

另外网络上有说我与曾国凡被抓捕后,曾国凡因有病被送中寰医院救治的新闻,据我所知曾国凡是没病的。实际情况是这样的,我是2018年6月6日被抓的,7日签的刑拘,8日凌晨4时左右我与曾国凡分乘两辆车被送往中寰医院,过程中我被全程蒙头。我在中寰一直被关押到2019年5月7日,7日下午被送往南昌第一看守所,8日被南昌第一看守所解往南昌洪都监狱服刑。曾国凡一直被关押到2019年4月3日,这是南昌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我们的日期,上午开庭曾国凡被判缓刑,下午就直接被中寰医院释放了,所以曾国凡被释放并不是被取保,他是被判一年缓两年徒刑,实际被关押差三天就十个月了。

中寰医院是一家民营医院,生意不好,南昌市公安局租了中寰医院18、19两层楼,办了南昌公安监管医院,我与曾国凡夫妇先期被关押在那里的原因主要是出于秘密关押的需要,让我们不被国内外找到,后来是因为曾国凡老婆被释放了,曾国凡被关那里的消息才被外界知晓,但是我一直没人知道。曾国凡是关押在19楼,我是被关押在18楼。中寰医院的伙食特别差,只有一个蔬菜,没有油,没有肉,好像星期五的下午有加两块小猪蹄,其它时间天天如此,同样一个菜一吃就是几个月,吃的人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洪都监狱一天要做12个小时40分钟的事,伙食也好不了多少。

出狱这几天,把国外关于兴华会案件的大部分新闻都看了一遍,甚感温暖,因为国内外各民主同道的关注,我与曾国凡自始至终才得到人道的对待,这都是你们关注声援的结果,此案最终得到政府低调处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感谢政府从轻的同时,其实最应该感谢的还是你们。

王一飞写于6月16日

相关内容:“兴华会”成员王一飞被判刑两年 曾国凡取保获释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