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报:中国 师夷长技以制夷 共产幽灵回西方

法国《世界报》6月11日刊出法学家伊莎贝尔·冯(Isabelle Feng)的专栏文章,发掘中国地缘政治家魏源(1794-1857)的思想,解释习近平的中国面对唐纳德·特朗普的美国所取的战略,指出,马克思写下“一个幽灵困扰着欧洲——共产主义幽灵”,如今携着“中国特色”回到西方…

该文说,美国禁止3000名为北京当局工作的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进入美国。这个禁令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3天后,于6月1日正式生效。这些人中有许多来自7所中国著名科技大学,特别是航空航天专业,这些大学通常被称为“国防七子”。尽管该法令仅针对中国人,但没有理由说是“打击中国”,因为美国校园有至少36万中国人。

软弱的抗议

原本这个禁令会在热衷于反种族主义的美国大学圈激起强烈抗议,但在冠状病毒时代,中国在习近平治下的形象恶化,皮尤(Pew)3月底的民调显示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所以民主党阵营只表示了几次软弱抗议。况且,特朗普这个希望更好保护美国校园安全决定,也是华盛顿回应北京强加给香港国安法的反击措施的一部分。

看世界第一强国的后撤,将很有意思,因为自全球化以来,人们坚信市场优势与技术转让的匹配,特别是在美中之间,全是单行线。而且技术转让者没有看到接受技术者的意图。

该文说,得益于购买的技术或是偷来的技术(如果相信华盛顿的指责),中国在40年间,取得了工业化的成功。正如2018年11月,刚获终身任期不久的习近平自豪地宣布:中国在40年间,完成了发达国家花数百年才完成的事情。快乐的全球化为“中国奇迹”鼓掌,赞它让数百万人脱贫,另一些人则抱怨拥有富裕钱包的中国人民未必把“自由”一词放在心里。

如此这般,在数字时代,民主国家输出的技术让一个“科学怪人国”崛起。这个“科学怪人国”已不满足于控制自己的人民,还寻求对民主国家发动攻击。

野蛮人

然而,若怪罪这个亚洲巨人隐藏自己的活动,却也有失公道。因为,这个毛泽东建立的共和国,在外国科学问题上,公开采取清朝地缘政治家魏源(1794-1857)提出的战略概念:学习野蛮人的高级技术,以更好地控制它们(师夷长技以制夷)。

魏源这个名字在中国以外不太出名,但在中国,所有中学生的教科书内都有他的名字和杰作《海国图志》。该书于1843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时出版,主张采用西方的技术拯救没落的帝国。魏源的思想是为了对抗西方列强而琢磨出来的,它从根本上以中国为中心,认为所有西方人都是“夷”,而“夷”这个词表示“野蛮人”,具有强烈的贬义。

该文解释说,毛泽东的继承人们,为了更好地进行统治,操纵国家的历史。但无论政治风向如何变化,他们都以罕见的恒定性,将魏源纳入教育计划。

而圣贤孔夫子则经常失宠,甚至遭到践踏,然后恢复名誉,如今他的名字被分散在五大洲的500多家由党-国资助的学院借用。据中国政府承认,这些学院是“海外宣传的重要组成部分”。

诱人的待遇

共产政权叙述的故事是提醒中国研究人员,特别是在先进科学和技术领域工作的研究人员,他们留在西方的目的是为祖国服务,并挑战西方。

钱学森 (1911-2009),这位被麦卡锡主义赶出美国的中国太空计划之父,就是被这样的红色宣传赞为民族英雄的。中国官方媒体喜欢歌颂这位或那位科学家的勇气,赞扬他们更喜欢祖国的怀抱,而不是山姆大叔的金子。

15年来,北京采取一切手段,通过提供诱人的待遇,吸引中国科学家回国,包括2008年启动的“千人计划”。这个著名计划的吸引对象是高水平研究人员。

但奇怪的是,过去中国各大学引以为傲宣布挖国外稀有人才的千人计划广告,现在却成了中国“大型防火墙”内公共空间的禁忌,而且被搜索引擎禁止。这个情况应该与那些被祖国宣布招募的人受到美国联邦调查局密切关注有关。

该文说,如果19世纪的技术革命在当时是一些很难被察觉的现象,那么21世纪初的数字革命,却可以轻而易举地衡量出经济后果和连带的技术转让对包括中国的受益国产生的政治和文化影响。

超出奥威尔的想象力

这样一来,19世纪清廷大员的“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原则就有了全部意义。接受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最后一个共产大国,对其国民进行严厉有效的监视,程度超过奥威尔式的想象力。做到这一点,得益于西方的技术转让。西方则得到中国为此支付的哗哗银两。

感觉翅膀正在长成,习近平统治的中国,甚至能利用其专制极权统治的所有好处,来更好地“控制” 那些转让技术的来源国。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订阅 

比如,在南海争端中蔑视国际法,违反联合国禁运,不遵守与欧洲的商业互惠对等原则,违反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向人权发动攻击:对于这一切,奉行实用主义政治的“野蛮人”(夷)宁愿故意不理,不愿跟全球第二大国发生龃龉,一直到冠状病毒从中国传播扩撒使他们屈服。

共产幽灵带着中国特色回西方

那么,对中国研究人员实行的签证禁令是否又表明华盛顿正在失去“软实力”?在后疫情地缘政治游戏中,美国政府不太可能在乎面对的共产党对手。因为当“硬实力”受到威胁时,保存“软实力”,更像是徒劳甚至自杀的姿态。

该文最后说,“一个幽灵困扰着欧洲——共产主义幽灵。” 马克思写下这段字170多年后,这个幽灵,输出后再输入,现在它带着“中国特色”,正在困扰着大西洋两岸。

Isabelle Feng(Collaboratrice scientifique au Centre Perelman de philosophie du droit de l’Université libre de Bruxelles)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