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运动一周年 从此不一样的香港

香港反送中运动6月9日届满一周年,这是香港历来最持久的社会运动,创下参与人数达200万的最大型和平游行纪录,也发生过多次激烈的警民冲突,截止5月底被捕人数接近9千人。

香港观塘反送中爆冲突 警方多次释放催泪弹
图片汇集香港观塘反送中爆冲突 警方多次释放催泪弹

这场“没有大台”,主要靠网上讨论区及流动通信程式动员的“流水式”(be water)社运,改变了香港的社运模式以至政治、社会面貎,甚至引发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启动制订”港版国安法”的立法程序,将会透过《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引入香港实施,令香港从此变得不一样。

陈同佳案意外触发反送中抗争

2019年2月港府宣布为引渡台湾杀人案港人疑犯陈同佳,修订《逃犯条例》允许香港政府以单次个案形式,处理中国大陆及台湾等地移交逃犯请求,触发香港史无前例的反送中示威浪潮。请同时参阅:香港抗议者不理特首撤回修例继续在各地示威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发动反送中大游行,要求港府撤回即将在3日后,即是6月12日在立法会进行二读。这个在香港俗称 “送中条例”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引发超过100万人在炎炎夏日穿着黑衣上街游行,揭开至今一年仍未结束的反送中运动序幕。

特首林郑月娥在百万人上街后,仍然坚持不撤回修例草案,约4万名市民去年6月12日包围立法会大楼,阻止草案二读,有抗争者冲击警方防线企图冲入立法会大楼,警方施放催泪弹驱散,波及数以万计和平的集会人士,并且首次向抗争者施放橡胶子弹、布袋弹、海绵弹等弹药,造成超过80人受伤,32人被拘捕,其中5人被控涉嫌暴动罪。

事发后,民阵再次号召6月16日上街反送中游行,多达200万人响应,创香港最大型和平游行的人数纪录,游行诉求从单一的撤回修订《逃犯条例》,演变为“五大诉求”,加入取消6-12暴动定性、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释放被捕抗争者,以及争取特首及立法会“双普选”。

李柱铭:反送中抗争延续2014年雨伞运动

香港学生组织发起平安夜大游行 延续雨伞运动精神
图片汇集香港学生组织发起平安夜大游行 延续雨伞运动精神

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参与过去年的百万人及200万人大游行,他记得当时很多人都穿上黑衣,在夏天的星期日一般人不会穿黑色,但是他见到很多穿黑衣的人挤满了大马路,甚至横街小巷都是黑衣的人潮。

李柱铭说:“去年的反送中运动是香港年青人对2014年雨伞运动的延续,主要是由于年青人对民主的追求已经愈来愈没有耐性。”

李柱铭:反送中抗争延续2014年雨伞运动

汤家骅:反送中运动突显一国两制的深层次矛盾

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去年的反送中运动实际上是多年累积的不信任造成的爆发,不仅是香港人对一国两制的不信任,也是对北京中央政府、香港政府,甚至也是对香港司法制度的不信任。

汤家骅:反送中运动突显一国两制的深层次矛盾
汤家骅:反送中运动突显一国两制的深层次矛盾

他认为这些不信任是缘于一些深层次矛盾,以及对《逃犯条例》修订的误解;据当时一些主流传媒在6月9日大游行进行的问卷调查,高达90%的游行人士不了解修例的内容,以为在香港犯法都可能被移交到中国大陆受审。

汤家骅说:“这个不单是对大陆不信任,也是对香港的司法系统不信任,他不信香港法官是不会将香港犯罪的人送回(中国)内地,过去百几年其实是没有发生过,回归了20几年也没有发生过,我们的法例其实是非常之严谨,是不可以这样做,但是九成人仍然相信,你是不是觉得很悲哀呢﹖我是觉得很悲哀。”

警察暴力引起反送中运动一发不可收拾

200百万人大游行后,香港政府仍然没有回应游行人士的五大诉求,大型游行示威愈演愈烈,2019年7月1日超过50万人大游行,有示威者冲破警方防线,史无前例占领立法会大楼,在会议厅涂鸦;7月21日晚大批示威者突袭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向大门上的中国国徽投掷黑色的漆弹;当日晚上元朗西铁站发生白衣人无差别攻击市民事件,警方延误约40分钟到场,造成数十人受伤,被指“警黑勾结”,经此一役,警民关系跌至低点。

其后8月31日防暴警察怀疑在太子地铁站无差别袭击市民,更有警察”打死人”的传闻,警民冲突愈演愈烈。有前警官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看到8-31的警民冲突画面,都流下眼泪。

由2019年6月9日开始的反送中大型游行示威,每个周末持续有不同团体在全港各区接力发起不同的游行集会,反送中运动变成“没有大台”,主要靠网上讨论区及流动通信程式动员的“流水式”(be water)社运,改变了香港的社运模式以至政治、经济、社会面貎。

为了防止示威者冲击地铁站、政府及立法会大楼、警局、中资银行等商业机构及行政机关的大门都装上钢门、大型路障等保安设施,示威热点例如金钟政府总部附近的行人天桥加装铁网,防止示威者从高处与警方对峙。

经过去年11月中大及理工大学校园攻防战后,原本向公众开放的大学校园,很多都实施半封闭式管理,进入中大校园必须登记个人资料,理工大学的大门更加装闸机和铁闸,香港街头到处可见铁网及路障围城的景像。

市民对香港过去一年的变迁感到心痛

支持反送中运动的甜品店
支持反送中运动的甜品店

支持反送中运动的甜品店老板娘Elaine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看见一年来香港街头的变迁,她感到心痛及荒谬。

Elaine说:“铁丝网或者什么,根本就不应该在香港见到。所有的东西我会感受到,中国其实已经放弃了香港,它不会管你;总之它现在就要打压你,要信服它为止,即是每件事你都要依循它,要不然你就自生自灭。”

抗争运动催生的“黄色经济圈”

反送中运动亦改变了香港的经济环境,有抗争者提倡抗争日常化,呼吁抵制支持警队或者中资的“蓝店”及“红店”,甚至在游行示威期间破坏这些店铺。而支持抗争者的“黄店”亦应运而生,形成以餐饮为主的“黄色经济圈”。

Elaine的甜品店就是其中一间黄店,她的店铺设有连侬墙及贴上反送中运动的海报、标语,成为相同理念的顾客的“聚脚点”,她自己在生活上也会支持其他黄店,实践抗争日常化的理念。

Elaine说:“人家会看到黄色(反送中支持者)其实都几团结,就不像蓝色那样,就是自己喜欢就去,不理黄还是蓝,人家不欢迎你也要去,他们(反送中支持者)就不会。”

新冠疫情增大警察权力打击抗争

由2019年6月的炎夏到2020年1月底的寒冬,反送中运动每个周末的街头抗争持续不断。至1月23日香港卫生署宣布首宗新冠肺炎确诊个案,抗争者也因为防疫暂停举行大型抗争,不过每月的21及31日仍有纪念7-21 及8-31事件的活动。 3月底港府实施限制公众地方不可多于4人聚集的“限聚令”,警方多次向街头及商场示威的人士发出“限聚令”告票。

据香港《明报》6月7日引述警方消息,截至5月29日拘捕了8,981人,当中超过1,700人未成年,比率19%。有1,749人被检控,检控率19.5%。警方统计数字显示,去年6至12月共发射16,138枚催泪弹以及10,176枚橡胶弹,而今年1至5月大减至分别85枚和32枚,反映今年的街头抗争开始降温。而过去一年的被捕人数及警方使用弹药的数量都创历史新高。

北京强推“国安法”企图压制示威

为遏止持续不断的反送中运动游行示威,中国全国人大会议5月28日通过有关“港区国安法”的决定草案,授权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港区国安法”,透过《基本法》附件三直接交由香港政府颁布实施,完全绕过香港本地立法程序,是前所未有的做法,预计最快可能在今年9月前实施。民主派批评此举令一国两制名存实亡,形容是一个时代的终结。请同时参阅:中国人大通过“港版国安法” 港民主派斥“一国两制”终结

事件亦引起国际关注,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29日在白宫宣布,中国已经以一国一制代替一国两制,香港不再具备充份的自治,可以得到美国在主权移交后给予的特殊待遇。

美国总统特朗普: 中国已经以一国一制代替一国两制
美国总统特朗普: 中国已经以一国一制代替一国两制

香港美商会(AmCham)于6月1至2日进行调查,访问180间会员公司,大部份是美国在香港的公司,53%受访者表示十分关注港版国安法,30%的受访公司表示颇为关注。接近六成半受访公司认为,最令他们担心的是,现时的法例和执法范围含糊,危害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损害营商环境。

调查显示,接近三成受访的美国公司考虑离开香港或撤资,部份公司进一步表示,港版国安法将减少外国公司来香港投资的意欲,继而减少在香港提供的工作机会。另有受访公司表示,向来依赖香港的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因此对制订港版国安法表示忧心,认为会减低吸引外国人才来香港工作,影响资讯流通,部份受访公司更担心在自由社会的正常活动将会被刑事化。

“国安法”导致外商对香港失去信心

香港中文大学全球政治经济社会科学硕士课程讲师陈伟信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对于营商环境或者对于大公司而言,不稳定性意味着风险,就美国商会的调查结果,有接近六成受访者对国安法表示极度担忧,他对这个情况感到不乐观。

陈伟信说:“另一方面,美国投资者持有由香港发行的股权价值为14,000亿港元,所以如果美国的制裁包括禁止他们的公司投资港股,或者针对在美国的香港公司进行更严格的审计,这样对香港公司或者对香港社会将会带来更大的影响。”

李柱铭:“港版国安法”违反《基本法》

身兼基本法起草委员的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质疑这次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程序违宪,因为《基本法》是香港的小宪法,当中规定只有香港的立法机构能够制定法律。

李柱铭说:“我认为北京希望确保,即使泛民主派在今年9月立法会选举的赢得大多数议席,北京仍然可以直接为香港立法,例如《逃犯条例》,有了这次国安法的先例,北京将来就能同样制订《逃犯条例》。”

张昆阳:抗争展示了香港在美中博弈的独特性

过去一年经常参与国际游说呼吁国际社会制裁中国的民间外交网络发言人张昆阳,6月5日在香港大学一个大专联校论坛发言表示,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香港不再具备充份的自治,可以得到美国在主权移交后给予的特殊待遇,抗争者争取的“揽炒”,即是同归于尽的策略终于实现。他认为,反送中运动令国际社会逐渐看清中共政权的真正面目。这次北京强推港版国安法,加速了外国政府向中国摊牌,令香港进入了一个“大时代”,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希望,展示了香港在美中博弈的独特性。

民间外交网络发言人张昆阳
民间外交网络发言人张昆阳

张昆阳说:“我想香港人的行动在今次的行动好好地反驳,真的不是美中这么简单,而是有香港、有香港这个名字,放在历史的记载当中,我们如何去左右美国与中国的搏弈,我想这个就是香港的独特性,而这件事情也体现了香港这个共同体,香港人如何优秀、如何足智多谋。”

“国安法”临近 港人加速移民

北京制订港版国安法的消息在5月21日传出后,随即引起港人关注,查询移民的人数大幅增加。专门办理移民台湾的朗峰国际移民董事刘颂熙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就在5月21日当日晚上收到制订港版国安法的消息,一直到翌日凌晨12点、1点,都一直有顾客致电查询移民台湾的事情,查询的顾客急增起码6、7倍左右。

刘颂熙说:“很多顾客都是自己开公司的,可能连自己的公司都结业,所有资产都移走了。”

据香港《明报》委托中文大学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5月25至29日成功访问815人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37.2%受访者有考虑移居海外,较3月份同类调查急增13个百分点;考虑移民的受访者当中87.8%表示受到现时局势影响。

参与反送中运动曾经受伤、被拘捕的香港大学音乐系学生陈小姐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身为一个艺术工作者,不希望受到港版国安法这些法律去限制她的创作自由,她认为这些法律不可能令香港人信服,只会令反抗愈大。

陈小姐表示,今年的维园六四烛光集会,令她重燃对抗争的信心,就算曾经被拘捕、受过伤都会坚持继续抗争,拥有外国护照的她也不会离开香港。

陈小姐说:“我会在香港留到最后一刻。虽然我已经有外国的护照,但是我不想就这样走,因为始终香港都是我的家。如果我们走了的话,谁会重建这个香港呢﹖”

吴霭仪:香港人的主体意识已被唤起

前立法会议员吴霭仪6月5日出席香港大学学生会联校论坛发言表示,今年六四维园烛光集会30年来首次被警方禁止,反而成为一个不一样的六四烛光集会,没有行礼如仪的仪式,香港人自动将抗争的方式与八九民运连结起来,将烛光晚会变成香港人的活动,发挥香港人的主体意识。

吴霭仪说:“因为香港人自动将维园的六四烛光变成另一样东西,将香港的抗争活动同89民运的学生的抗争运动精神连结起来,将这个烛光晚会变成一个香港人的活动。你不觉得伟大吗﹖我觉得是很伟大的,而且不是事先去开几个研讨会,大家商量过,找几个德高望重的教授来指导,不是的,你自动就会去做。”

与会的本土派人士都认为,经过今年的维园六四烛光集会,香港民族共同体终于被确立,终于出现一个“无大台”的六四集会,发挥反送中运动“不用等大台”、意见领䄂去指挥,大家衡量过风险就主动去做的抗争模式。

有前线抗争者都认为,抗争的最终目标应该定在香港独立。不过,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建议香港年青人,如果他们认为抗争并没有达到任何目的,以暴力去抗争只会令他们更难去达到目的,他们不能期望一国两制可以容许香港独立。

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亦劝勉年青人不要用暴力抗争,他会坚持以和平的方式、站在道德高地,继续争取北京履行《中英联合声明》的承诺,给予香港人民主以及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李柱铭又呼吁国际社会敦促中国履行《中英联合声明》这个国际条约,如果有需要英国政府应该将事件交由国际法院仲裁。

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争取民主派协调参选人,在今年9月立法会选举实现史无前例赢取超过35席过半数的目标,他认为如果民主派或者反对政府的参选人被DQ(取消资格),可以证明香港人在港版国安法之下,人权及高度自治被剥夺,《中英联合声明》的承诺受到严重威胁,国际社会应该考虑进一步制裁行动。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反送中,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