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反送中运动一周年 参与见证者呼吁灵活迎战国安法

资料照片:大批香港市民自发在大浦上街表达反送中诉求。(2019年8月10日)

资料照片:大批香港市民自发在大浦上街表达反送中诉求。(2019年8月10日)

“港版国安法”来临在即,一群亲历反送中运动的参与及见证者在面对新的挑战打压时,均展现出香港人坚韧不屈的抗争精神,呼吁以创新思维灵活地结合本土及国际战线,反抗中国政府全面侵蚀香港的自治。

由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引伸的大型抗议运动在这星期刚好满一周年。香港社会在过去一年经历了众多大型群众运动,运动潮汐时有高低。最近北京通过“港版国安法”后,再带起了民间探索运动去向的热烈讨论。在“北加州香港会”与多个团体举办的反送中运动一周年网上分享会上,多位亲历运动的参与及见证者,均不约而同地为过去一年香港人打出了多条新的抗争战线感到鼓舞。他们认为,尽管“港版国安法”的实施已是不可逆转,但香港人需要持续地打一场硬仗,以灵活变通不屈的精神,继续抗争下去。

梁继平:不应悲观面对中共打压

美国华盛顿大学博士生梁继平首先发言。他毕业于香港大学政治学与法学双学位,曾任港大学生刊物《学苑》总编辑,是《香港民族论》的编者之一。去年7月1日随着其他反送中示威者占领了香港立法会后,他除下口罩发表了抗争者宣言,容貌暴光促使他不得不离开香港。

梁继平说,过去一年运动潮汐时有高低,也有沉寂与失去焦点的时候。但他说,在审视抗争运动时,应从习近平早于2014年提出“全面管治权”来看待分析;目前中国步步进逼侵犯香港自治,只是执行有关政策而已。

他解释,香港过去一年的抗争,引起了中共很大反制。中共越加打压,国际社会关注越大。由特朗普政府宣布认定香港是“一国一制”,以致外国国会议员组成联盟警惕中国等,已经证明了香港人的抗争,使外国政府与人民醒觉意识到,中国乘全球化之便,在外夺取利益。

梁继平说:“我想指出一点就是,我们没有办法,也不应该只是以悲观态度去面对中共的打压,我们必须要认真思考中共的策略会引起什么样的反作用,抗争者有没有在这契机开拓更多空间。”

杨子俊:提倡“影子教学”

在去年6月12日参与港岛示威游行中被警察枪伤右眼及被控暴动罪的中学通识科教师杨子俊感同身受,慨叹过去一年教育界的言论自由急剧下降,特别是香港政府认定通识科过去所教导的港人身份认同、法治与政治参与等议题,是导致近年香港年青人上街示威宣示不满的主因。

他解释,很多老师害怕被家长或校外人士投诉,可能会导致失去教席。为了保着“饭碗”,这些老师不敢表达政见,选择自我审查保持沉默,失去教导学生辨别社会是非的应有角色。

杨子俊说:“但若老师以后不能在课堂上说出自己的立场,甚或在社交媒体上,也不能说的话,这便难以促使同学们去信任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老师是什么立场,那末更难以先表达心中所想。”

承接着梁继平的灵活抗争主题,杨子俊提出了新的“影子教育”抗争模式。他说,香港有强盛的补习文化,学生愿意付费增强原来学校课堂知识;若教育界发展体制外的知识传授,专门教导学生社会通识科目,探讨当今政治议题,相信是可以抗衡官方在传统学校内洗脑的影响。他提议,若当局打压这些另类的补习学校,教育界可以在网上授课。

立场姐姐:勇武抗争更趋灵活

人称“立场姐姐”的 “立场新闻” 前记者何桂蓝,是去年7.21元朗白衣人无差别袭击港铁站乘客的受害者之一。她当天晚上进行采访时,被白衣人袭 击倒地,全程在网上实时播放。

何桂蓝说,过去一年见证了香港抗争运动的演变,和平理性非暴力(和理非)主义者与勇武抗争的”不割席、不离弃”前提下,抗争方式越趋激进;前后两者互相扶持,警觉性也大有提升。

她举例称,如怀疑被警察从高处抛下致死的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的悼念活动,并非在每月8日才在传媒镁光灯下举办;其实,其他日子也有不少警民冲突发生。何桂蓝说,目前社会上的抗争凝聚力没有减退,如上星期首次被警方禁止的64维园烛光晚会,一大群和理非早已在铜锣湾闹市出现,伺机行动;勇武派的机动性更趋灵活。

何桂蓝说:“前线其实一直以来比和理非懂得看时势,和隐藏自己, (示威)现场不乏这些朋友, 如5月27日在旺角看到伞阵的场面,尽管警察当天在现场已有很多搜查行动,但他们(这些前线勇武派)仍能达致行动目标。 ”

沉旭晖:香港抗争者要认真思考付出代价

面对来势汹汹国安法的实施,香港至今还没有出现如去年200万人上街抗议的反修例示威浪潮。这是否意味着香港人心已死,认命接受?国际关系学者沉旭晖说,没有经历过威权主义的香港人,其实从来没有准备好付出为抗争付出代价,国安法的出现,促使香港人要认真思考,是否仍要迂腐于过去不愿意付出代价的抗争模式。

沉旭晖说:“我相信,香港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没有真正经历过威权主义,我们经常听上一辈诉说港英政府(的暴行),通常都是在1967年之前,但客观上在67发生暴动之后,港英管治已经开明了很多,曾几何时,出现了福利社会。我们这一代长大的,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威权打压。”

沉旭晖赞同中学通识科教师杨子俊的抗争代价理论,指出很多香港人劳役一生,一辈子为了买房子。他解释,抗争者担心导致失业,顿失经济支柱,代价显得沉重;相反,外国抗争者有工会支援,如美国人更没有置业买房的必然文化,抗争的负担更显得相对地低。

朱牧民:国际游说需靠海外港人亲力亲为

本土抗争路线需要重塑之余,国际战线的游说工作也需要新思维、新策略。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推动美国政界持续关注香港组织“DC4HK”(华府关注组)的分析认为,过去一年美国政府与国会高度关注香港议题,正是香港移民认识到,香港人亲身游说,更有说服力,事倍功半。

“华府关注组”行政总监朱牧民说,不能将香港议题单独游说,必须结合美国利益,美国相关官员与议员才会重视跟进。

朱牧民说:“但是最后他们最关注是什么呢?一定是从美国政治经济,以及他们利益去看。游说在别人眼中看来很容易,去美国见人家一面开会拍照。其实,游说不是你有否感人新闻故事、相片,最重要是你能否明白美国政权、政党,他们自己的利益是什么?然后,将香港这(社会)运动,未来民主与人权的发展,将美国利益加在一起,才能做到最有用的游说。”

新思维、新策略在上述五位讲者中都是未来抗争模式的主轴,要如何应用在“港版国安法”上,相信都正在考验着每一位香港抗争者的智慧与诚意。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港版国安法,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