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北京集体悼念 六四敏感日当局严控

2020年6月4日,部分六四难属在警方监视下到北京万安公募举行集体悼念活动。(天安门母亲提供图片)

2020年6月4日,部分六四难属在警方监视下到北京万安公募举行集体悼念活动。(天安门母亲提供图片)

在中国军队开枪镇压和平示威学生和民众的天安门事件31周年纪念日当天,六四事件遇难者群体“天安门母亲”的部分难属在警方监视下到北京万安公墓祭拜他们不幸失去的亲人。同时,当局避免提及这个敏感日子,同时加强了对持中国不同政见者和人权活动人士的监控。

6月4日上午, “天安门母亲”发言人尤维洁主持了这次在疫情尚未结束之时举行的集体祭奠活动。六四遇难者郝致京、段昌隆、郭春珉的母亲祝枝弟、周淑庄、黄雪芬、死难者杨明湖的遗孀黄金平和死难者袁力的姐姐袁刃等多人都戴口罩出席悼念仪式。到场的难属集体诵读祭文并向疫情中的死难者表示深切哀悼。

尤维洁说,跟往年一样,警方安排车辆接送难属们前往公墓,悼念活动在公安监视下进行。从现场拍摄的照片可以看到一名戴口罩监视的不明身份黑衣男子。

几天前有消息说,警方提出今年由于疫情,六四难属不能聚集,要求他们分散举行祭拜。但是,尤维洁表示,天安门母亲们会坚持像往年那样集体祭奠。

6月4日下午,尤维洁告诉美国之音,万安公墓的几家难属六四纪念日当天成功的举行了集体祭祀活动。她说,“今天我们集体祭奠很成功。与往年相同,警察送的。”

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之一张先玲女士在31年前失去了年仅19岁、还在读高中的儿子王楠。据悉,这位82岁高龄的退休教师目前在国外,未能参加这次集体纪念活动。

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人物、中国人民大学退休教授丁子霖(83岁),长期受到警方软禁监控。往年,她在北京的时候会前往木樨地附近悼念1989年6月3日夜里在那里中枪身亡的儿子蒋捷连。当时他只有17岁,是人大附中的高二学生。

天安门母亲群体提前发布了一篇祭文,题目是《说出真相,拒绝遗忘!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六四”惨案三十一周年祭》。祭文重申该群体坚持的三项诉求:“真相、赔偿、问责”。

2020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东侧道边停放的大客车上挂着印有“备勤”字样的牌子。(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2020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东侧道边停放的大客车上挂着印有“备勤”字样的牌子。(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六四事件31周年纪念日当天下午,美国之音记者前往天安门、南池子、木樨地等当年曾发生伤亡的地点观察,发现天安门广场的安检关卡仍然开放,但游人稀少。疫情爆发以来,北京游客锐减。但6月4日,广场周边部署了许多警车,还有一些空着的大客车,其中有的车窗挂着布帘和印有“备勤”字样的牌子。

据悉,在北京的资深媒体人高瑜、人权活动家胡佳、异见人士查建国和六四镇压幸存者齐志勇等多名政治敏感人物近日都被软禁在家,当局警告他们不得在两会及六四敏感期间对外发声或接受媒体采访。

六四镇压前被捕入狱的原中共中央委员、赵紫阳政治秘书鲍彤的电话几天来一直无人接听。

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创办人权网站“六四天网”的维权人士黄琦曾数度坐牢, 2019年被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名判刑12年。黄琦84岁高龄的母亲蒲文清身患重病,据说也受到监控,她多次要求与在四川一座监狱服刑的儿子见面一直未能如愿。

本周早些时候,成都“铭记八酒六四”酒案的发起人之一符海陆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局跟他和其他一些人士打过招呼,六四前后不得对外发声。

台湾负责两岸事务的政府机构陆委会在六四纪念日前夕发布新闻稿说,北京当局应该正视人民对自由民主的期盼,早日启动合乎民主正义程序的政治改革,并重新审视“六四事件”历史真相与真诚道歉。

一天前,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就台湾当局的上述呼吁提问,发言人赵立坚以中共惯常的论调称,“台湾当局的有关言论完全是胡说八道。关于20世纪80年代末的政治动乱,中国(中共)已经得出了明确的结论”。但是相关问答内容没有出现在当天外交部网站的发言人表态文字记录中。

北京对六四事件的说法前后不一,由起初的“平息反革命暴乱”到后来改成那场“政治风波”。两年前,在一份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官方文件中,对于六四事件的表述再次出现“反革命暴乱”的说法。

过去2、30年来,官方在公开场合对六四事件这个的重大历史问题很少提及。

一年多前的五四运动百年纪念日当天,美国之音记者在著名的北京大学周边随机采访时,发现有北大学生说不出“德先生”和“赛先生”等五四时代知识分子的追求,也有北大研究生和本科生以及北京高中生表示没听说或不了解六四事件。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六四,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