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病毒和控制,香港六四烛光将离开维园点亮网络

香港市民2019年5月26日举行的纪念六四30周年游行示威.

香港市民2019年5月26日举行的纪念六四30周年游行示威.

1989年6月4日,中国首都北京发生了世界现代文明中罕见的流血惨案。政府出动几十万野战军开进北京,用武力镇压了范围广泛的反贪腐的民主抗议示威活动。有数百名、甚至数千名抗议者倒在了血泊之中。

31年过去了,人们对那场惨案的记忆已经模糊,但全世界只有香港人,成千上万的香港人每年都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大型集会,点亮蜡烛,为那场惨案的遇难者默哀、致敬。香港的烛光把六四精神传递了下来。

集会申请被拒 

30年中,30个六四,香港人民从不缺席。但是,今年情况变了。每年纪念六四活动的组织者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周一收到了香港警方对它提出的集会申请发出了反对通知书。这就意味着30年来,香港民众将首次无法在维多利亚公园举办烛光晚会。

警方给出的理由是,防疫期间限聚令,禁止8人以上集会。

很多人觉得,警方的这个理由令人怀疑,其中很可能存在政治考量,可能是专门为了阻止六四集会。限聚令原定5月21日结束,但港府在19日又突然宣布延长14天,刚好就到6月4日为止。但KTV、夜总会等娱乐场所的停业则只延长7天,至5月28日结束。

当局的解释是,限聚令的延长一直都是以14天为单位,娱乐场所是为了经济考量才缩短。 

维园蜡烛点亮网络 

但是,支联会和香港民众并不打算因此而放弃纪念活动。支联会说,他们将把晚会改为线上活动,鼓励所有人在自己所在的地方以自己的方式纪念。6月4日晚上,支联会仍会到维园点上蜡烛,在线上直播纪念活动,大家一起默哀1分钟,通过网络让六四烛光在香港和澳门“遍地开花”。

52岁的香港文秘林黛丝(直译Daisy Lam)过去几乎每年都带孩子们参加六四烛光纪念会。她对路透社说:“我不能沉默。如果有人要我保持沉默,我不干。”

希望香港抗争不会导致流血镇压 

今年56岁的陈庆华(音译Chan Ching-wah)是香港的一名社工。他在六四发生时还是一名学生。他回忆当年逃离北京情形时说,有一位海关官员放他走,还让他带走一包有关军队镇压活动的照片和视频。

路透社引述他的话说,“我觉得我从来没有离开,因为香港正面临着危险。香港面临的压制不是小事。”“我希望香港的抗争不会导致六四那样的镇压,” 陈庆华说这话的时候手里拿着自己当年在天安门广场拍的照片。

就在一周前,中共在北京举行的人大会议上通过了要在香港推行国家安全法的立法议案,这加剧了香港民众心里的恐惧,他们担心自己的自由权利会随着此法的推行而丧失,担心香港会因此而失去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香港当局和北京政府拒绝各方的批评,坚称香港的一国两制不会因此而改变,香港的高度自治也不会改变。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周二表示,限制集会不是为了限制人们的自由,公共健康也是国家安全的一部分。

要把六四信息传递下去 

香港退休公务员梁惠娴(Priscilla Leung)是非政府组织的志愿者。她表示,她会继续给年轻人讲述天安门镇压事件。这个话题在中国大陆是敏感话题。中国政府严厉禁止人们公开提及六四事件。

路透社援引梁惠娴的话说:“我已经买了一些电子蜡烛,准备在街道上点亮这些蜡烛。”“不管是一个人也好,还是几个人也好,这没有关系,只要我们的心中仍然燃烧着这一把火就好,我们就能够把这个信息传给下一代。”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六四,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