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见:习近平管制香港:破罐破摔

中国共产党在习近平主导下,悍然出手,无视对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之国策,突破香港基本法之下“香港法律香港制定”的原则,以“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相关法律并决定将相关法律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为表面文章,绕过香港政府,由其中央立法机构直接为香港制定所谓“港版国家安全法”。

中共在“维稳”大格局下主动挑起如此变化,引发震动。

此举看似鲁莽,却与病毒对人类攻击有暗合之意味,颇为奇妙。

十七年前,SARS病毒自2002年年底开始在广东肆虐。

中央政府采取悄悄处理问题的通用政策处方,即所谓“内紧外松”。广东医疗界在非典型肺炎的病原学争论中尊重科学、实事求是,根据实际经验判断为病毒性肺炎疫情,而非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之“衣原体肺炎”权威说法。

2003年3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式将此非典型肺炎命名为“冠状病毒严重呼吸系统综合症”,英文简称SARS,而该组织当时对疫情有其独立评估,且明确对中共政府表示,不信任北京的数字。据说,胡锦涛了解WHO的评估之后,决定采取不寻常的行动。中共当局隐瞒疫情的实情开始被揭露,4月下旬,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北京市市长孟学农相继被免职,同时,当局宣布对故意传播病毒者最高可处以极刑。北京从4月11日起被WHO定为SARS感染区,4月23日WHO对北京提出旅游警告,到6月下旬“双解除”。

十七年前,二十三条立法,政治病毒初露峥嵘。

基于中共对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特别关切,特区政府无视香港民意,推动落实二十三条的立法进程。事源于基本法二十三条暗藏玄机,不仅针对“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行为”,而且禁止外国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活动,禁止香港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有这样的规定,辅之以立法的“具体化”及“完善”,以及司法过程中再动手脚,隐藏着中共“法制精神”的二十三条,就很容易转为在香港扼杀公民权利的利刃。

深知中共的鲍彤先生,当年一针见血地指出,“邓小平的后人另有打算。既然第一代和第二代在大陆奠定了一党专政的天下,凭什么第三代不能在卧榻边上拔掉一个碍手碍脚的眼中钉?依靠宰割自由的屠刀,一党专政已经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收拾得鸦雀无声,拿它来对付香港弹丸之地,想必游刃有余!”

其实,所谓港人反对二十三条立法,是简洁方便的说法。就国家安全立法,本来无可厚非,然而,一般而言国家安全立法有其道理,具体的立法条文及过程,却大有文章。一般而言或笼统而言如何如何,可以掩盖推行专政的实质,而唯物辨证思维的“活的灵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二十三条已暗藏玄机,港府立法草案再将其发扬光大,它就成为悬在港人公民权利之上的利剑,随时可以或精确或模糊地打击一切中共看不顺眼的港人及其思想、言论和行为,香港的市民社会及公民社会都将受到威胁、遭到破坏。因而,依鲍彤先生的看法,鉴于二十三条之本性,对它“只宜淡化,不可强化,应该落虚,切忌落实”。这体现着这位老人的政治智慧。而急切于求强化、求落实的中共与港府,打的是另一番主意。

中共及港府的如意算盘虽好,却有不测风云。港人习惯于自由社会,又有“人民当家作主”之吸引力,更看到所谓“胡温新政”处理SARS疫情、撤销收容制度之举,理所当然进而追求民主。于是,香港移交主权纪念日的“七一”,五十万港人上街游行,抗议二十三条立法。特区政府不为民意所动,胡温当局的态度却不同,他们摆出“了解香港民情,对二十三条没有既定立场,也没有立法时间表”的姿态。再加上建制派阵营里自由党临阵倒戈,反对立法草案,致使二十三条立法推迟。半个月后,叶刘淑仪、梁锦松辞职,再苦苦支撑一年多,特首董建华也终于辞职,未能做满他的第二任期。

董建华

那么,十七年后,萨斯–冠状病毒Ⅱ型(SARS-CoV-2)从中国武汉传播到全球,搅起大规模的新冠疾病(Covid-19)疫情,数百万人染病,数十万人死亡,所到之处,人间尽显荒凉景象,全球风云为之变色。病毒有如此“辉煌”战绩,中共岂能甘心缺席。

它自诩“抗疫”取得“决定性成果”,随即亲自对香港动手,“制定为干预香港提供依据的安全法”,这边将“外国政治性组织或团体”扩大为“任何外国及其组织或者个人”,使得“外来势力”之威胁无所不包,极其好用,那边又将特区政府也纳入“国家政权”,港人批评或反对港府也会触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名。

萨斯–冠状病毒Ⅱ型在中共纵容下扑向全球,而中共病毒随之气势汹汹扑向香港。

这般景象,十七年前有过一次,今日居然再度出现,中共党魁习近平的本事,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十七年间,变化至少有二,令人感慨。

其一,当年的WHO还尽职尽责,对中共有所制约。而今,它完全屈从于中共,听任中共糊弄国内民众,进而为虎作伥,帮助中共阻止各国采取限制措施,为萨冠病毒肆虐全球呐喊助威。

其二,当年港府面对五十万民众示威不动摇,而胡温当局坚持专政不够坚决,显出妥协姿态。而今,港府面对百万港人示威仍不动摇,习近平当局在背后更是强硬,倒是港府在梁凌杰坠楼身亡激起更大规模的港人黑衣游行面前,不得不妥协。

自然,这样妥协很是尴尬,很是犹豫,而“一尊”看来很不高兴,结果,从“暂缓”到“正式撤销”居然拖了四个月,其间,警察暴力发展到举世震惊的程度,香港警队曾经的声誉彻底毁坏。而中共,咬牙隐忍将近一年,现在终于下定了决心,亲自出面向港人反攻倒算。这样,主权移交二十三年,二十三条立法由中央越俎代庖,就具有了戏剧性的里程碑意义。

萨冠病毒与政治病毒,表面看去,似为相互配合,其背后之缘故有二。

一为机会难得,全球大部分地区和人口,笼罩在新冠疾病疫情下,而中共腾出了手来,趁人之危施展软实力,同时攫取钱财,扩大垄断,军事上也频频动作。这些作为,尽管有所成就,却失之于过分张狂,反而引起众怒,而最有把握得手之处,看来看去,当属香港。

这样,一种病毒得手,另一病毒也会跃跃欲试。

一为转移视线。机会来自于抑制了疫情,但抓住机会之际得意忘形,种种的卑鄙之态就不免露了出来,加之先前纵容疫情的劣迹渐为人知,结果,从“机会难得”迅速转到“四面树敌”、“千夫所指”,其沦落之快,堪称“新时代”之一绝。于是要摆脱困境,就须挑起事端,再回到面对机会而一博的状态。

这就叫作,捣乱,失败,那就再捣乱。毛泽东当年这个话,正好用在习近平身上。

由此,人们对习氏执政逻辑,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了。

中国共产党的政治逻辑之一,叫作“破字当头”。它起家时是革命党,破坏旧事物是其看家本领。毛泽东美其名曰,“破字当头,立也就在其中了。”但是,中共在经济必然性尚未形成的东方社会,硬要造一个“社会主义”出来,碰得头破血流也仍不罢休,执意蛮干到底,这样,在“立”什么东西越来越渺茫之际,仍不顾一切地大破特破──或者就叫作“折腾”,就越来越弄得天怒人怨。

英人治港一百多年,港人没有多少民主,但有许多的自由。英人向中共移交了主权,中共答应在五十年里实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且承诺实行普选,亦即要在香港“立”民主。这本来是好事,因而人们都承认邓小平之功。但是,中共的破坏本性未改,耍赖本事见长,不但民主不允许“立”起来,原本就有的自由也要收走。

好好的一个罐子在那里,中共做不出更好的来,却有本事把已有的罐子捣破。它所谓“二十三条立法”,就是如此。不过,胡温当局还算有些理性,他们试着捣破罐子,遇到反对时还知道收敛,又试着修补那个破罐子。而习近平,素以无知无畏著称,他下手捣破罐子,遇到反对就恼羞成怒,干脆破罐破摔。

“一尊”的执政,可谓“技止此耳”。

转自:光传媒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