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范维族公民”陷15年牢狱 律师姐替失联弟喊冤

莱汉·阿萨特(Rayhan Asat) 平日在华盛顿特区担任国际诉讼律师,专门出庭反贪污与国际调查案件。近来她频频为在中国失联4年的弟弟伊克帕·阿萨特 (Ekpar Asat)发声。

她的弟弟伊克帕是一名来自新疆的创业家,在2016年代表中国赴美参加美国国务院举办的领导力培训项目。但是他在结训返回新疆后三周,便与姊姊失联至今。

莱汉在今年1月透过中国驻美大使馆回覆美国议员库恩斯(Chris Coons)的电邮得知,弟弟遭中国当局以“煽动民族间的仇恨”判刑15年。

她告诉德国之声:“过去4年,我只能私下透过美国国务院去试图了解我弟弟的情况,但是当我得知他被判刑15年时,我再也不愿保持沈默。”

不久后,她决定联系媒体,揭露弟弟因参与美国国务院的项目而被强迫失踪之事。虽然目前莱汉仍未与在新疆的父母断绝联系,但为了不让父母受到牵连,她尽量只跟父母闲聊寒暄。

她告诉德国之声:“虽然我觉得透过媒体发声一定会让我父母被新疆政府监控,但是我也希望我弟弟能重获自由。身为一名在法庭中替有需求的人辩护的律师,我却无法替弟弟争取自由。这个事实对我打击非常大。”

随后,这个案件开始受到各界高度关注,这也使莱汉无形中感受到很大的压力。但是,她希望能透过这些关注度向中国政府施压。她认为,如果中国政府敢在全球关注的同时,对她家人展开报复的话,她一定会加强维权的力道。

她告诉德国之声:“我希望能透过替我弟弟发声,让全球更多人关注中国政府迫害维吾尔人的议题。我打算持续加强维权力道,让全世界的人明白,即使一个维吾尔人被中国政府赞誉为‘汉族与维吾尔族之间的桥梁’,他们仍无法躲过被关押或判刑的命运。我弟弟的案件让我了解到,没有一个维吾尔人能幸免于中国政府的打压。”

最后的联系

伊克帕在美国期间,仅短暂与姊姊莱汉见过两次面。由于莱汉当时正在哈佛大学攻读法律硕士,所以两人约定好,2016年5月伊克帕会带着他们的爸妈,一起到哈佛出席姊姊的毕业典礼。

莱汉希望能透过这些关注度向中国政府施压。她认为,如果中国政府敢在全球关注的同时,对她家人展开报复的话,她一定会加强维权的力道。

莱汉告诉德国之声:“当他2016年3月15日准备从旧金山搭机返回新疆时,他跟我说:‘我要回中国了,但是我会带爸妈到哈佛出席妳的毕业典礼的。’当时我心想,我们很快又会见面。”

伊克帕回到新疆后,两人还保持联络一段时间。但是当她5月初要跟家人确认到美国参加她毕业典礼的细节时,她父母却突然跟她说他们无法到美国参加她的毕业典礼。

莱汉虽然当下觉得困惑,但仍尝试与她弟弟确认相关细节。她回忆道:“我尝试透过简讯与电话与我弟弟联系,但他始终没有回覆我。我拜托在新疆的朋友尝试联系他,但他们也没有收到他的回应。当下我便觉得应该出事了,但我仍抱着一点希望,想中国政府可能把他关一段时间后,就会释放他。”

到了2016年秋天,莱汉搬到华盛顿工作,并于当年12月向国务院表明她弟弟在参加完培训项目后便失踪了。国务院当下表示会代她询问她弟弟的下落,双方在接下来的一年多也持续见面。然而,莱汉始终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等待了三年多之后,她决定在2019年底联系当时负责举办培训项目的子午线国际中心(Meridian International Center) 的资深经理贝尔 (Sheridan Bell) 。

她在贝尔的协助下,开始与数名美国国会成员联系。民主党的参议员库恩斯 (Chris Coons) 与其他7名议员在去年12月联名致函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伊克帕。

模范维吾尔公民

事实上,阿萨特一家人可以说是中国政府眼中的“模范维吾尔公民”。她的父母都是共产党员,母亲曾是化学教授,父亲则是任职新疆当地的水务部。

莱汉自己曾参与土耳其举办中土两国的律师交流会议,而她弟弟伊克帕则是一名多次被中国官媒形容成扮演汉族与维吾尔族之间桥梁的创业家。

她告诉德国之声,弟弟创立了一个专门给维吾尔人使用的社群媒体,但他一直以来都相当遵守中国政府的内容屏蔽准则。

除此之外,伊克帕在2016年曾多次受邀参加新疆政府举办的活动,包含与新疆政府合办了一场中国与中亚各国之间的拳击比赛。

她说:“中国官媒将我弟弟形容成一个‘带来正面影响的人’,并称他是一名建立汉族与维吾尔族之间桥梁的人。但即便如此,中国单纯因为他去美国参加国务院的领导力培训项目,就突然将他视为极端份子。”

美国务院培训项目

伊克帕所参与的国务院培训项目是一个全球知名的项目,包含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 (Margaret Thatcher) 与纽西兰总理阿德恩 (Jacinda Ardern) 在内的许多国际政要都曾参与这个培训项目。

根据莱汉的说法,伊克帕是在2016年2月飞往美国参加为期三周的培训。他当时是中国代表团中,唯一的少数民族。

伊克帕在2016年曾多次受邀参加新疆政府举办的活动,包含与新疆政府合办了一场中国与中亚各国之间的拳击比赛。

这个项目由非营利组织子午线国际中心 (Meridian International Center)规划实施。负责次项目的前资深经理贝尔 (Sheridan Bell) 向德国之声表示,他对伊克帕的第一印象是他十分聪明且举止有礼。

他说:“伊克帕在与外宾互动时,都会主动强调自己代表中国参与这个项目,但他也对于身为中国的少数民族感到骄傲。”

人权观察的中国部主任理查森 (Sophie Richardson) 告诉德国之声,通常能获选参与国外这种培训项目的中国公民,多半需要得到政府的认可。

他说:“伊克帕的案例显示,中国政府对与海外有联系或是有在海外待过的维吾尔人,是采取非常具有敌意的态度。过去几年,我们已看过无数个这样的案例。”

他认为,伊克帕是因为参加了国务院的培训才被中国政府判刑,所以国务院应该要更公开地向中国政府表达抗议,并要求北京提供与伊克帕案件相关的细节。

他向德国之声表示:“国务院内部应该针对中国人参与培训的风险进行讨论。如果他们认为参与培训的风险大过于益处,他们应该想办法让参与培训的中国人认知到这一点。”

发稿前,德国之声多次尝试联系中国驻美大使馆,但截止目前为止,该使馆都未回应。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