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阳律师:会见谢文飞记

2020年4月29日晚上,谢丰夏(别名谢文飞)在郴州市苏仙区的租房内被有关部门带走。5月11号,北京张磊律师接受家属谢丰春的委托,前往郴州资兴市看守所会见谢丰夏。警方以谢丰夏希望谢阳律师来为他辩护为理由,拒绝了张磊律师的会见。

2020年5月18日上午11点,谢阳律师到律所行政办理好委托手续,立即离开长沙,前往郴州资兴市看守所会见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羁押在此的谢文飞先生。途中律所行政和律所负责人相继打电话给谢阳,告知湖南省司法厅已经来电,要求查阅谢阳的代理手续。当得知司法行政需要查看谢阳的《委托书》时,谢阳被激怒了,明确告知律所负责人,司法行政没有这样做的法律授权,谢阳拒绝提供,并戏虐道:如果司法行政想看我的内裤是什么颜色,难道我还必须脱下裤子,给它们看看!

下午4点,谢阳律师和株洲欧彪峰、陈思明等一起来到资兴市看守所。谢阳递交了律师会见所需要的全部手续。看守所声称办案单位正在提审,并向谢阳出示了办案单位的《提讯证》。经谢阳仔细辨认,发现空白的《提讯证》上写了谢丰夏的名字。但谢阳仍然坚持可以等。此时看守所黄姓所长(13973544236)以疫情为由,还要求谢阳提供肺部CT检测证明、核酸检测报告、律师事务所出示的健康证明等材料。并补充说明,这虽然不是法律规定,但看守所一直是这么操作的,有文件支持,但不方便出示。谢阳想想在其他的看守所也碰过这样的说辞,就不愿再与他纠结。

临离开前,谢阳提出基于朋友情分,需要为谢文飞存点生活费,黄姓警官痛快地答应了。不料当谢阳在办理相关手续时,又被他叫停,理由是需要与办案警官确认一下。当他再次从办案警官的提讯室出来后,明确告知谢阳,不同意存生活费。理由是,谢文飞卡里的钱还够用,不必要存!说完就扬长而去,谢阳感到一脸懵逼。

今天上午,原计划去办案单位郴州市公安局苏仙分局提交辩护手续,并进一步了解案情。为了稳妥起见,谢阳给委托人谢丰春(15217626108)打了电话。谢丰春告知谢阳,委托被解除了。至此,谢阳的辩护工作到此结束。

但仍有两个问题需要高人解惑:

1、郴州市公安局苏仙分局第一次提审谢丰夏竟然与谢阳会见的时间安排完全重合,在这里面,湖南省司法厅扮演了什么角色?

2、聘请谢阳作为谢丰夏的辩护人,是谢丰夏自己通过办案单位传出来的话,作为兄长的谢丰春只是遵遵从谢丰夏的个人意愿,代谢丰夏签订了委托手续。那么现在谢丰春突然解除对谢阳的委托,这里面有没有不为人知的故事?作为兄长的谢丰春违背谢丰夏的个人意愿,解除对谢阳的委托,该解除行为是不是具有法律约束力?

谢阳律师
2020年5月19日

欧彪峰、陈思明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