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首季收入减逾五成 国库结余不够发工资 

受新冠疫情冲击,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经济活动一度陷入瘫痪。官媒披露,中部省份县市财政收入大跌一半以上,甚至不足以支付工资。那么,全国其它地区的财政状况又如何呢?

中国的地方财政去年已出现问题,加上今年全国抗疫,使地方政府的负担百上加斤。不过,财政部社会保障司长符金陵早前曾说过,武汉肺炎疫情对财政收支的影响是有限的。

符金陵:“这次疫情发生以后,对湖北省以及其他地区的财政收支状况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也有一定的冲击,但是这个冲击是阶段性的,目前我国财政收支的总体规模比较大,财政收支结构调整空间和回旋余地也比较大,疫情对财政收支的影响整体是可控的。”

经济学者认为,部分基层政府目前背负了一大笔地方债。(美联社资料图片)

经济学者认为,部分基层政府目前背负了一大笔地方债。(美联社资料图片)

经济评论员金山却没有那么乐观,他估计,疫情最严峻的时候,政府的财政收入很可能接近零。

金山:“经济活动的停止预示着财政归零,就业归零,消费仅仅是为了满足群众活着的需求,财政收入大幅度减少,接近于零,疫情防治防控各种开支都得增加,就是你不挣钱还得花钱。”

新华社旗下的《瞭望》新闻周刊报道,受疫情影响,中部省份的部分县今年首季度财政收入大跌一半或以上,财政储备跌至低于安全水平。有县长透露,库房中可用的钱不足3成,不足以支付未来一个月的工资开支;又相信这并非个别例子,认为基层财政运行风险比地方债更严重。

《瞭望》记者向该省财政厅查询,负责人表示,实时监控并未显示县政府的库房余额低于安全线。调查发现,县级财政部门为了避免被省领导约谈,会把一些政府基金暂时转移到库房,不过这些钱其实“能看不能用”。

金山:“我们设想,它可以让各个部门的钱堆在一块,让上面领导一看觉得钱很多,这样就可以应付过去了。而这种数字游戏就是为了应付检查,背后其实是一种所谓的‘政绩观’,为了突出自己的政绩。政绩造假和数据造假是长期存在的。”

受新冠疫情冲击,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经济活动一度陷入瘫痪。官媒披露,中部省份县市财政收入大跌一半以上,甚至不足以支付工资。(法新社资料图片)

受新冠疫情冲击,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经济活动一度陷入瘫痪。官媒披露,中部省份县市财政收入大跌一半以上,甚至不足以支付工资。(法新社资料图片)

中国西部和东北财政收入更加惨淡

经济评论员金山估计,比起《瞭望》所报道的中部省份,西部和东北地区情况更严峻。

金山:“西部是中国传统经济落后地区。东北地区完全可以说是惨不忍睹。政策问题、法律环境问题,人才的外流造成东北地区这几年经济非常非常不景气。可以说,东北地区完全是空心化,除了一些传统的大型国有企业没法移动之外,一些新兴企业人才都已经外流了。”

他相信,财政危机已成为全国问题。

金山:“在2009年经济危机到来的时候,中国就大规模开始了政府举债,一直大举扩张,而且政府债务在大量的到期。大量毁约的状况之下,很多地方都旧债还不了发新债,还不了旧的,债务危机就要爆发,这种泡沫非常可怕。”

北京大学经济学者苏剑则表示,部分基层政府目前背负了一大笔地方债,而即使全面复工复产,也没有可能填补全国近月的财政亏损,情况持续的话后果非常严重。他建议中央考虑变卖国有资产,例如国企股权,缓解暂时的财政压力。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