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邦:上下求索–记追求“美好中国”的许志永博士

许志永博士再度入狱,在我意料之中,但如此快地入狱,却在意料之外。因许志永博士所追求的美好中国,是民众的美好,而不是权贵的美好,所以权贵必将其投之缧绁而后安,如此入狱不在意外。然而,身为北大法学博士,宪政学者,在第一次坐牢四年,出来才二年半,又再度被投入罗网,这般高频入狱,又有些出人意外。

当此人类因武汉肺炎肆虐惶恐不安而无暇顾及系狱的许志永博士之际,我心中常翻腾起一些与许志永交往的事,竟挥之不去。

其实我与许志永博士交往不多,至今仅见过三面,但他的一些言行感人至深。

2003年除夕前,北京一批师友在前《走向未来》丛书总编包遵信先生召集下聚餐于北太平庄一饭馆,席间包老忽接告,许博士正前来与大家相见。顿时席上沸腾,大家热议当年为孙志刚案而上书国务院要求废收容遣送制度的三博士义举。正说着,三青年进入了包厢,其中一飒爽俊朗青年自我介绍是许志永,并逐一与在座诸位握手问好,态度恭谨而言词谦和,毫无世俗名人张扬之气。

当晚因许博士说已经吃过饭了,于是寒喧几句便即告辞,包老送他出包厢,相约改天一聚。由于许博士来去匆匆,在座众人并没有与他说上什么话,但他的气质给人印象深刻,以致他离开后席上仍谈论了许久有关他当年上书及为河北企业家孙大午维权的话题,因为这是当年最具影响力的事件,且对中国社会发展意义深远。

2012年元月17日,赵紫阳先生去世七周年的忌日,我回京拜访宪政学者张祖桦先生,当日胡石根、许志永、赵常青等几位师友也前去拜访,中午大家一同聚餐。席间因多人皆有坐牢经历,就谈论起各监狱的轶事趣闻。许博士当年正致力于推进“自由、爱与公义”的新公民运动,言说就侧重在阐释该运动上,而对在座谈论的监狱生活则沉心静听。

从许志永博士当日席间发言可见,他对推进中国民主转型深思熟虑,有通盘筹谋,且身体力行。他参与基层选举、发起教育平权、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等等,都是点滴积累中国变革力量,培植社会现代文明元素。

2019年3月中旬,在北京召开两会期间,许志永面临严控而被迫离京南下,沿途开展社会调查。在途经桂林时,我有幸得以面聆高论,当日交谈深入,涉题广泛,受益良多,而最引我震憾的是许博士虽未亲历当年北京的八九运动,却有着很深的八九情结,以能列身八九一代为荣。后来看到他的自述“1989年春夏之际。同学们(当年许博士在河南民权县高二上学)聚在食堂边的小卖部踮起脚看电视。天安门广场大学生绝食,举国揪心。有大学生带来照片,我和几位同学贴到县城路口。6月3日晚,北京枪声响起。我度过了人生第一个不眠之夜。几个朋友一起听收音机,喝酒,愤怒,悲伤。”可见当年身为高二学生的许博士已用自己的形式参与了那场历史大剧,已是剧中人,而非旁观者。就此而论,许博士算八九一代名符其实。

后许博士前往湘黔交界的大山中了解当地民众状况。他发出推特说:2019年3月15日,湘黔边腊尔山镇的贺苗族村,唐思思读一年级,妹妹学前班,父亲去世母亲改嫁,爷爷奶奶年过七十。去年一家种田收入约800元,老人养老金每月95元,贫困学生补贴每人每年2000元,共约7100元,人均年收入约1800元。农民养老金太低了,不及国际贫困线四分之一。

许志永在湘西
(许志永博士在贺苗族村)

由于与许博士在桂林聚谈当日,我妻子因脚骨折正在住院,而上高中的孩子也需照顾,我不得已当晚赶回全州家中,深以不能陪许博士前往西南贫困地区调研为憾,当然也错失了更多聆听许博士宏论的机会。

2019年12月底,网上忽传中共警方在全国大肆抓捕参加厦门聚餐人士,其中涉及到一些新公民运动推动者,当时我就想可能许志永博士又面临危险。果不其然,不久就见许志永在北京的家遭查抄,而她的女友亦被传唤威胁、跟踪监控。

随后网络有人质疑说,既然没有犯罪,那还躲避干吗?坦然面对警方说清不就行了?言外之意是不给警方抓到,便是有罪潜逃。对于这种论调,要么是对中国法制现实的无知,要么就是睁眼瞎说的无耻。因为中国执法,不是执行法律,而是执行办法,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将不顺从权力者投入大牢。

许志永博士当然知道自己没有触犯任何法律,问题是这跟完全不按法律办事的对象讲法律就是对牛弹琴,徒费心力。许博士当然不愿浪费这个时间与精力,不愿将宝贵的生命消磨在这种无谓的事务上,于是他选择了不合作。既然跟不按法律办事的说不清法律,那就拒绝与他们谈法律。如此,许志永博士以自己的形式践行不合作运动,在中国大地流亡。

流亡期间,许博士仍持续发出对中国问题的忧思,屡屡向人民上书。针对武汉疫病,他提出了“警方道歉,依法追责,开放救援,言论自由,全民普选”五大诉求,并将几十年对中国问题的思考凝结成《美丽中国》巨著,贡献给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

许志永先生与当局不合作,正是为了争取时间做于国于民有益的事。然而,他的不懈努力,招致当局更倍忌恨,抓捕他就成为必然的结局。对此许博士有清醒认识,今天再重读他在流亡途中的文字,深感他在对世人作再度失去自由前的嘱托,其赤子之情跃然字里行间。

路漫漫其悠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屈原流放楚地的吟唱,今日在许博士身上活现。

从许博士成长之路可见,他初中便心怀天下,选定救民于水火的人生目标:“1987年(初三)那个冬天是我人生的十字路口。之前的梦想是科学家,研究生物工程,得诺贝尔奖。(那个冬天开始思考)怎样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父亲一生治病救人,却改变不了乡村。科学于中国是不够的,正如医学救不了中国。这个社会最需要真实、自由和公正。我的使命是政治,民主自由的中国。那个冬天开始写日记,记录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成长。感谢你,很早就告诉我。知道这个国家的未来,知道苦难是必经的路,知道生命是为你的荣耀。从此这一生,即使无边暗夜惊涛骇浪,也知道黎明的方向。初中毕业照,少年凝望远方的天空。忧伤的童年远去了。”

“忧国忧民的少年,1988年2月在日记中写下:我爱中国,但我们也不能盲目自夸。新中国已经诞生三十多年了,可我们的生活水平依然很低,工业陈旧落后,农业还以手工操作为主。同世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不感到惭愧吗?同样是人,同样是一个民族,而且我们中华民族具有五千年的辉煌文明,为什么要在我们这一代落后于人呢?”

“正是在民权高中,我知道了自己生命和民权的因缘,知道了民国先辈的理想。我以出生地为骄傲,中华文明的发祥地,现代文明的梦想。”

后来许志永上大学,读研,读博,历经坎坷,百折不挠。在求学中积极参与社会维权事务,因此招致打压,甚至面临被开除;秉持学术诚实,拒绝向权威低头,因此硕士论文答辩不被通过;坚持不说谎,因此未入党;工作后为了解访民,前往上访村调查,探察黑监狱,被截访人围殴;广泛参与争取人权活动,被监控、传唤、拘押;2014年因发起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等等公民运动被判刑四年,失去在中国邮电大学的教职。现在又再度入狱。

致力追求美好中国的许志永博士一再入狱的现实,昭告世界中国苦难的深重,与要结束苦难需付出的沉痛代价。

2020年4月29日

转自:光传媒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许志永.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