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绿码”变“天罗地网”中共监控无孔不入

疫情下大陆透过健康码防疫,有逃亡了24年的杀人疑犯更因没有健康码生存不了而投案。有大陆人士说当局一直借防疫进行维稳,直言现在无法逃脱中共视线,相信疫情后措施会持续,变成打压人权的手段。而此时,中国公安部更说要「切实做好疫情防控常态化形势下的安全稳定工作」。

过往在大陆,有人会不用手机、身份证等,以逃避中共的监控。但现在疫情下,健康码(即绿码)却逐渐成为了生活的一部份。去打工要看健康码、甚至去商店买东西也要查看。

一名逃亡了24年的甘肃省清水县时姓杀人疑犯,涉嫌在1996年6月与其他人杀害了同村村民,其后逃离家乡。一直没有身份证和手机的他,在全国各地漂泊,靠打散工为生。就在上周日(3日),竟到杭州乔司派出所自首,原因是他到了杭州馀杭后,想在当地工地打工,但工地负责人要他拿出身份证和健康码。而在租房和去商店买东西时,也与到需要健康码等问题。时姓男子在没有身份证和健康码的情况下,找不到住处而要流浪街头,加上身上的钱也所剩无几。其后,他觉得自己走投无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只好到乔司派出所投案自首,更说「杭州管得太严了,我没有地方去,心里憋得慌。」

此新闻在大陆网上引起热话,有人说健康码发挥了特殊功能,是以外的收获,但亦有人担心健康码会被官方用来对付异议人士,限制公民自由。

大陆法律学者王先生周三(6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认为中共过去在一些大规模活动例如两会、上海世博会期间,就会更加严控,不单在人力、而且还在技术、设备方面形成严密的维稳系统。然后在活动后就会把这些监控措施留下来。现在当局一直借防疫进行维稳,增强对民众的控制,而在武汉新的公交系统下,他们进车厢也要刷卡、健康码等,而中共正在全国推行。他相信疫情后,中共会把原有的设施、措施等例如健康码继续保留下去,所有人的活动都在中共眼里。

王先生说:他虽说不再封城、不再封省,但是这个防疫期间,人员的流动都必须要身份证、你到哪去,你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但是你进入另外一个地方,你路上的行走,无处不在的盘问、检查,简直无法逃脱他(中央)的视线。中共就是利用这种活动,把对人员的控制,落实的非常扎实,并上新的技术的运用。当活动过去之后,他长期监察人民的这一点,就会继续保留下去。

武汉居民毛先生相信随著经济形势恶化和面对国际社会的打压,中共很有可能继续这套疫情管理系统。

而哈萨克中国社会学者热依斯汗对本台说,中国政府热衷于用各种手段监控人群,在新疆有再教育营,监控探头及无人机等。他说,健康码既然可以让一个杀人疑犯投案,那么估计这措施将会持续下去。

热依斯汗说:这是一个监控人行动自由的好方法。对一个独裁政府来说是非常行之有效的办法。

国际特赦组织驻港中国研究员卢利安对本台指,在疫情下政府用不同的方法去收集人民资料,组织虽然同意有时需要用科技去抗疫,例如健康码,但忧心措施没有时限,而且透明度低,人民没有知情权知道谁有权限看这些个人资料。

卢利安说:不单是健康码,而是整个政府收集和使用市民个人资料的整个程序,是否会令市民私隐受到侵害,以及最重要是会否被用作压制市民权益。市民本身的私隐去了哪?他有知情权。第二是政府有否主动用这些资料主动侵害人权?我认为两样来说,中国政府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就在周一(4日),国务委员、公安部党委书记、部长赵克志主持召开公安部党委(扩大)会议当中要求,要切实做好疫情防控常态化形势下的安全稳定工作。他强调要切实把今年维护安全稳定的各项措施「抓细抓实抓落地」,确保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大局持续稳定。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武汉疫情.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