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新冠时代”数字监控的错愕

《法兰克福汇报》题为”当手机红色闪亮时”的文章写道:

“我才刚把数据填入北京的健康App,电话就响了:’您已经到北京了?’首都居委会的女士想知道。我挺惊讶的。因为我才刚刚填写了我正在武汉、打算周末回北京。就连火车车次我都填进App里了,好让卫生部门的工作人员能在火车站把我接上,送我回家隔离。这是从武汉出发的规定。”

文章写道:”对于像中国这样一个监控国家,人们可能会期待,对于哪些人需要隔离,这儿会掌握得特别好。毕竟到处都是监控摄行头,带着人脸识别功能,该国的IT大公司拥有海量的移动和支付数据。中国警察对于提取国家电讯公司那里的地点数据毫不手软。而且在中国,每个人都至少在智能手机上装了一个健康App。”

“然而,恰恰是在这样一场连民主国家都甚至要使用监控技术的疫情抗争中,中国的监控体系却令人惊愕的体现出’模拟时代’。比如,在北京想去银行或者饭店,必须在一张清单上用笔填写电话、护照号。居委会每天来收这张单子。监督隔离人,北京也仍然使用古典的方式。韩国是用移动手机的动向来追踪。北京则直接在被隔离人门口安一个摄像头,或者测动仪。”

文章写道:”其它国家的追踪App是用来尽可能准确地确认感染者的接触者。专业人士详细地讨论,如何界定’接触者’。他要离感染者多远?要接触多长时间?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尽可能多的人能不受影响地过正常生活。中国不在意这个。该国所使用的是人海战术:直到周四,所有从其它省份进京的人都必须隔离两周。反之,北京朝阳区居民五一节期间则不允许去许多度假地区,因为那里有一个学生新近感染了几个亲戚。在朝阳区生活的人口跟柏林差不多。”

文章作者估计,这或许是因为中国各部门之间并不分享所有的数据。与此同时,文章对国家权力机关滥用这样的App提出警告:”人权人士和数据保护人士警告这些App被滥用。现在就已经有很多案例曝光,是一些活动人士被以健康防范为借口隔离多个星期。不需要太多的想象力就能设想,健康码可能在不受欢迎的公民那里更经常跳红。在许多城市,警察也参与了健康App的开发。……此外还有担心,疫情结束后,软件还会继续运作。”

Symbolbild Impfstoff für Coronavirus (picture-alliance/Geisler-Fotopress/C. Hardt)

独立调查病毒起源

《法兰克福汇报》另一篇文章则关注德国对于有关病毒源头猜测的反应。文章写道:”德国至少在安全圈内对相关报道反应平静。安全人士称,迄今的信息显示,没有证据证明病毒是人工制造。他们说,相关指责似乎主要是说那些研究人员太过不谨慎。至于指责中国大举压制那些发出警告的声音,柏林的这些人士也不想予以认同。他们说,根据迄今的了解,北京接手之后,在沟通上是相对较快和良好的。但在这方面当然不能把中国与法国或者奥地利相提并论。”

为德国多家媒体提供报道的编辑网络RND也关注这一话题,并报道称:”联邦政府自身并没有关于中国如何对待该病毒的信息。联邦政府致力于让学者在当地独立调查病毒的起源。此外,德国外交部一名发言人周一还表示,北京应允许世卫组织进入该国。”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