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流利的对华鹰派推动者,谁是白宫的头号中国政策幕僚

特郎普总统、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中)和前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John Kelly,右)

美国白宫高官以中文演讲,警告中国如果继续控制言论自由、忽视人民群众的真实呼声,可能引发执政危机。在中美近日就新冠病毒源头激烈辩论之际,这一演说可能刺激北京作出强硬反应。

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又译为马修·波廷格)在“五四运动”101周年当日发表以古喻今的演讲,回顾“五四”历史、展望美中关系未来。这是首次有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以流利中文在白宫向中文读者发表演讲。

他在演讲中问道,“五四”的最终遗产将是什么。“这个问题,只有中国人民才能回答啊。 五四运动属于他们。‘五四’的民主愿望还会等到下一世纪吗?‘五四’的核心思想会不会每次都被官方的审查而抹掉? 今天仍然坚信这一主张的人会被称为‘不爱国’、‘亲美’有‘颠覆性’吗?我们知道共产党会尽量这样做的。”

博明在演讲中呼吁”少一些民族主义,多一些平民主义”。他称,推动英国脱欧、特朗普胜选背后的核心力量,和五四运动的如出一辙,即是平民主义(populism)。博明称,将populism翻译为平民主义,而非更常见的翻译“民粹主义”,是要强调这股力量推动以民为重的政府。他还说,追求民主来自中国传统思想,而台湾就是华人社会民主实践的鲜活证据。

博明被认为是白宫中少有的中国专家,推动了特朗普政府多项对华鹰派政策。他的这番演讲可能刺激北京,激化美国与中国近来围绕新冠病毒源头的舆论战。

4日,在弗吉尼亚大学主办、讨论美中关系的线上活动中,博明发表了长约20分钟的预先录制讲话,随后参加了直播的问答环节。博明透露,他以英文写作演讲稿,再与几个朋友合作,将文稿翻译为中文。他说,之所以选择以中文演讲,是因为中国如今缺乏多元的声音,他希望与“在中国的朋友展开对话”。

这不是博明第一次公开“晒中文”。2018年出席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国庆招待会时,博明以中文引用孔子名言”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点明了美中之间的竞争关系。自从那场演讲之后,博明未再出席中国大使馆的活动。

A billboard in Shenyang, China
Image caption沈阳一个广告牌上出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卡通形象

前驻华记者,如何成为特朗普的头号中国幕僚

现年46岁的博明,大学时期在马萨诸塞州大学学习中文与中国研究,1998年至2005年担任路透社与《华尔街日报》驻华记者。他之后参军,成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情报人员。2010年退役后,博明曾涉足商界,曾在纽约一家对冲基金工作,还创办过一家调查中国企业的商业调查公司。他在2017年加入国安会主管亚洲政策,是如今白宫高层官员中仅有的“中国通”。

近来数月,美国政府推出了多项针对中国的政策,包括疫情初期的中国停飞令、以“武汉病毒”称呼covid-19、停止资助世界卫生组织,乃至中止美国和平队的中国项目、下令中国官媒驻美机构裁减中籍员工等等,博明被认为是上述鹰派政策的重要背后推手。

一名前驻华记者,是如何逐步成为特朗普看重的对华问题幕僚的?

博明职业发展中最不寻常的转折,发生在2005年。当时32岁的他辞去驻华记者一职,成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员。这是一个艰难的职场跳跃,博明的年龄偏高、体重超重,而入伍需要通过严苛的体能考试。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博明当年与驻北京大使馆的一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相约在长城上跑步,有一回还虚脱进了急诊室。

博明在2005年投稿给老东家《华尔街日报》的一篇观点文章中写道,当被问道为何弃笔从戎时,自己通常给出简短的答案:“感觉是时候停止报道、更直接地参与新闻事件了”,但酝酿的过程显然更为复杂。

遭遇“中国政府打手”

博明写道,他在中国工作时屡屡遭到骚扰,包括采访信源时被政府情报人员录像、被警察追赶时被迫把采访笔记丢到马桶里冲走、在北京的一家星巴克咖啡店被”政府打手”殴打。

如今,外界多将博明对中国的鹰派看法,归咎于他担任驻华记者时遭遇的种种不快。

“在中国生活会让你看见,非民主国家能够如何对待他们的国民,”博明当时写道。

美国当年打击恐怖主义如火如荼的氛围,也感染了生活在海外的博明。在偶然看到一名美国公民被伊拉克恐怖分子斩首的视频后,他渐渐下定了参军的决心。

“我们经常谈论我们的政策怎么让中东的年轻人极端化,变成我们的敌人,却鲜少谈论他们的作为如何使我们极端化。”博明2005年写下的这段话,用来形容如今华盛顿鹰派人物对中国的看法,也相当恰当。他们认为,美国对华政策的转变是中国近年来加强威权主义统治的结果,美国并非美中关系之中主动挑衅的一方。

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

受军旅生活影响,服从上级命令

博明在从军生活中结识了许多行事鹰派的军官,进一步塑造了他对国际局势的认知。作为海军陆战队的情报人员,博明派驻过日本冲绳、阿富汗和伊拉克,曾之后担任特朗普首位国家安全顾问的弗林(Michael Flynn)成为朋友,还深得前中情局局长戴维·彼得雷乌斯(David H. Petraeus)的赏识。

特朗普胜选后,博明随弗林加入特朗普的过渡团队,在2017年正式加入国安会,成为白宫中拥有中国实地经验的少数高层官员之一。

2017年加入国安会后,博明在参与起草的国家安全战略文件中,将中国明确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并称其为“修正主义国家”。根据美国媒体报道,在与朋友的私下交流中,博明曾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将中国带往更加危险的极权主义社会。

如果说,在中国担任记者的经历让博明对北京政府丧失信任,那在从军生活就教会了他服从命令、听命上级。

曾是独来独往的记者,要投身到层级纪律严明的军队中,2005年的博明却似乎没有一丝不安。“这对我来说很吸引,因为这意味着我会成为比我更宏大的事物的一部分,”他在当年的文章中写道。

《华盛顿邮报》近日一篇起底博明的报道指,他十分尊重上级,行事低调,小心谨慎不抢走上司的光彩。特朗普治下的白宫在三年多内,换了四任国家安全顾问,其中有的与特朗普公开决裂。

然而,博明却在白宫比他多名个性张扬的上司都待得长,还一路步步高升,成为现任国安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的副手。而在博明的白宫办公室里竖着一面白板,上面以军事用语标记着“战线”、“战略目标”等,详细记录着中国雄心勃勃的海外影响力部署。

顺应上意的个性让他在变幻莫测的白宫中,以不变应万变。但同时,也有批评者认为他过于服从上司的意愿,未能充分发挥他对中国的理解、制订刚柔并重的对华政策。

曾报道SARS、家人为病毒学专家

凭借报道SARS累积的经验和人脉,博明很早就察觉到新冠病毒疫情事关重大。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博明在1月初就对疫情十分警惕,曾与采访SARS时结识的香港流行病学家通话。

在SARS期间,当时身为驻华记者的博明,是第一个致电中国外科医生蒋彦永的外媒记者。蒋彦永当年揭露了中国SARS疫情真实情况,引发全球舆论关注。

无独有偶的是,博明的妻子Yen Pottinger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病毒学专家,曾供职美国疾控中心;他的哥哥保罗·波廷格(Paul Pottinger)也是华盛顿大学的一位病毒学专家,还参与治疗了美国的首批新冠患者。

博明很早就意识到新冠病毒的危险性,他认为北京对疫情处理不当、欺瞒真实感染规模。1月11日,中国公开首宗新冠死亡案例,包括博明在内的一个白宫幕僚小圈子就开始每日开会研讨疫情。

肺炎疫情:特朗普强调“中国病毒”

不过,博明的防疫建言并没有马上被采纳。

1月中下旬,当美国还未发现首例新冠确诊病例、总统特朗普赞美北京的防疫应对时,白宫内对华鹰派与鸽派的缠斗正在悄然上演。一边是纳瓦罗、博明等对华鹰派,另一边是主张维护中美经贸合作的经济幕僚姆努钦等,他们的角力延宕了美国对疫情的应对。

总统特朗普最终在1月31日采纳了博明的建议,下达中国入境禁令,这也成为特朗普其后反复自夸的决策。

在SARS疫情退散后一年,博明曾经报道北京与安徽再发多宗非典型肺炎,源头可能是实验室泄露了用于研究的SARS病毒。这一经历显然影响了他对当下新冠病毒疫情的分析。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武汉病毒研究所推到了世界的聚光灯下
Image caption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武汉病毒研究所推到了世界的聚光灯下。

他在1月就怀疑,病毒可能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并要求美国情报机关搜集证据。情报机关日前宣布新冠病毒并非人造,但并未排除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

《华盛顿邮报》引述接近博明的人说,他认为实验室泄露病毒一说有诸多间接证据支持。

他的观点显然也影响了总统特朗普与国务卿蓬佩奥,两人近日频频表态,称有“大量证据”说明病毒源头是武汉病毒研究所,但并未公开任何证据。中国官方媒体则回击,美国政客正在散播虚假信息的“政治病毒”。

病毒源头依然扑簌迷离,但几无悬念的是,经过新冠疫情一役,博明在白宫的地位将得到进一步巩固,至少在特朗普任内,持续塑造美国的对华政策。

转自:BBC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