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彪峰:当公益也成了图谋不轨

必须承认,也是现实,近两年来遭当局拘捕的政治犯受到公众关注和声援的程度,相比前几年那些遭拘捕政治犯的境况要糟糕太多。

仅去年到现在就有危志立、尹旭安、邓传彬、王默、艺术家追魂、凌浩波、丁家喜、戴振亚、张忠顺、李英俊、许志永、李翘楚、王健等活动人士因政治原因相继遭各地警方拘捕,民间社会近乎一片静默哑然,和几年前活动人士遭拘捕后得到铺天盖地的关注声援形成强烈反差。

公益组织“长沙富能”三位公益人的遭遇又是一显证。他们遭长沙国安拘捕羁押已经九个月,除了程渊的家人透过推特坚持发声寻求公众关注,几乎看不到民间社会的声援,吴葛剑雄好在还有律师身份的父亲为其奔走,刘永泽却因为遭拘捕前已和妻子离婚,儿子年少,父亲过世,母亲年迈,胞兄又在体制内而不便,所以连为他发声的家人都没有。

以程渊和刘永泽在中国民间公益圈多年的资深经历,想必有不少人得到过他们的帮助和奥援,遗憾的是,也不见其中有人站出来公开表达对他们的关注。

近期和一个同样做过多年公益的朋友在网上聊天,他告诉我曾帮很多残疾人和乙肝感染者等弱势群体成员维权,最后发现大部份受助者的微信朋友圈都是转发爱党爱国内容,对此感到悲哀,有时候会思考做这些公益到底有没有价值和意义?那些人可能从来没有,也不会思考,他们所爱的党国有没有爱过他们,帮助他们的反而多是不受党国待见的民间公益人。

独裁专制不可能关怀弱势

的确如此,独裁专制的党国体制从来都漠视人权,就更别奢望会对弱势群体给予真实关怀和爱护,党国反而对那些积极捍衞人权、独立践行公益的行动者进行打压和迫害,且近几年越演越烈,网络言论进一步收紧,众多直接抗争行动被迫偃旗息鼓,让民间社会普遍感到忧心和迷惘,似乎越来越看不到变革向好的希望。

就我以前和刘永泽的交往,可以肯定,他是非常明白参与党国并不乐见的任何行动都会有风险,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就是程渊、刘永泽等公益行动者最难能可贵的品质。

刘永泽在长沙富能成立之前,已长期关注尘肺病农民工的生存状况,2013年曾向中国多个省市申请讯息公开,要求各地政府公开当地尘肺病讯息。他也曾以个人名义向长沙市水务局申请自来水水质检测项目和检测数据讯息公开,希望更多的人参与对政府及其职能部门的监督。

刘永泽及长沙富能做过不少公益行动,只是因谨慎和低调,外界较少知道,但仍遭当局拘捕。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他们做公益行动的意义所在,他们的作为让当局感到紧张。当局已羁押他们九个月,一直拒绝让家属和律师会见,也没有对外界给出公开通告和合理说明,这是当局极度缺乏自信的耍无赖行径。

对专制独裁的统治当局而言,任何未经批准的民间公共行动,即便是公益和慈善,都有图谋不轨的嫌疑,必须严加提防和管控,若有可能,随时打压,长沙富能三位公益人只是当局选择下手的其中一次目标。从这个层面来看,刘永泽虽然自称是公民社会建设者,其实也是专制独裁政权的政治反对者。

现实政治环境似乎更加糟糕,以致民间社会对以上政治犯的关注和声援也付诸阙如。道路以目,公益何存?

欧彪峰 湖南政治异议人士

转自:苹果日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