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审查延伸至Youtube?“财经冷眼”被封号

近日有多位海外华文自媒体人的新冠疫情视频遭到油管“贴黄标”、限制收入。一位财经博主在讨论数字货币后被封锁了整个频道。他质疑中共的审查模式是否渗透到谷歌。

拥有十七万粉丝的油管(Youtube)博主“财经冷眼”发布“中共急推数字货币背后的七大阴谋”视频后,遭到平台查封,油管的母公司谷歌给的理由是“垃圾内容,商业欺诈”。

美国中文自媒体“财经冷眼”的最新一期视频被平台查封(视频截图)

美国中文自媒体“财经冷眼”的最新一期视频被平台查封(视频截图)

财经冷眼推测封号的真正可能性有3个:1.大量五毛集中针对性投诉;2. 不排除谷歌审查系统被中共渗透;3.谷歌参与数字货币计划,存在利益交换等。

财经冷眼曾在2016年底因为一篇谈论北京雾霾的文章,一夜之间被微信封掉3个公众号。他没有想到,谷歌让他噩梦重温:

“现在我感觉,全世界都逃不开言论审查了,世界上没有光明的地方让我呆下去。一下子回到那个时候了,非常绝望。我做这个平台,没日没夜的,熬夜到两三点钟。现在被封号了。我原以为,美国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在国内微信审查,我认了,因为它就是一个极权国家。”

一谈疫情就被黄标,华文自媒体人人自危

奥地利作家卡夫卡早在《审判》、《城堡》中预言到,在一个官僚僵化、宛如黑箱般运作的机械社会中,个人所面临的孤立和绝望。

在谷歌这样的巨型公司面前,财经冷眼就感到这样的渺小和无力。面目模糊的谷歌操作员一按键,自己一年的努力就付之东流。

自1月1日以来,财经冷眼发表了50多个新冠疫情视频,每个播放量达20-50万,总流量达上千万,视频主题涉及武汉病毒实验室和真实死亡数字等,比如通过骨灰盒估算武汉死亡5.9万人,中国死亡9.7万人,中国感染人数在121万。

然而,他所有的肺炎视频都被油管贴上“黄标”(黄色美元符号$),流量和月收入骤然锐减六、七成。根据油管的广告政策,黄标视频被视作是“内容不适合大多数广告客户投放广告”,会导致创作者的营利来源受挫。

财经冷眼表示,“现在封平台就太恶劣了,把中共对微信的审核机制,开始往谷歌这边带。海外推特和油管讨论的非常多,大家都感到人人自危。”

另一个在油管上颇为受欢迎的自媒体人文昭的油管频道现有五十多万粉丝。武汉封城之后,他上传的肺炎视频没过几秒就会被“黄标”。其他涉及伊朗、伊斯兰国、种族问题的节目也是如此。

自2018年9月到次年3月间,他还遭遇过订阅数不断下降。有一次文昭发布有关中国巨婴情结的视频在英国被屏蔽过,申诉后无果。

旅居美国的作家曾铮介绍说,她的朋友、自媒体人江峰的频道有四十多万粉丝,自1月20日做疫情节目以后经常被贴黄标,甚至谈美中间谍战节目也难逃标记,四五个小时后才放开限制。

曾铮自己在4月1日后制作的英文疫情视频,有时刚上传好、还没发表就被贴黄标。

江峰的疫情视频被批量黄标(曾铮推特图片)

江峰的疫情视频被批量黄标(曾铮推特图片)

世卫要求打击假信息,会否矫枉过正?

世界卫生组织WHO曾在二月中旬约谈谷歌、脸书、推特等科技公司的主管,要求其协同合作、剔除疫情假信息。

曾铮认为,去伪存真没有错,但要警惕矫枉过正,特别是世卫本身难以信任:

“世卫不但不为全球观众健康考虑,反而是帮着中共,打击真正想讲疫情的自媒体发声频道。其实在这个时候,宁愿把问题想得严重一点,也不要只要是谈这个问题就危言耸听。真的是拿这么多人的生命开玩笑,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犯罪行为。”

2月以来,不少香港台湾的博主发戴口罩、洗手的视频即被贴黄标,引发群体抗议及8万网民白宫联署。据本台早前报道,油管高层3月3日会见香港油管用户时称,“无差别黄标”与上头的压力以及AI技术失误有关。

谷歌也于3月16日回复称,“我们正在拟定最新的相关政策和执行程序,预计在未来几周内,会让更多创作者和新闻机构在疫情相关的内容中启用营利功能。”

谁是谷歌的审查员?

谷歌官网称,黄标视频的原因是由于自动化系统或专家审查后,将其纳入“暴力”、“成人内容”、“有争议的问题和敏感事件”等类别。用户如果不服可以申诉,谷歌会再度启用人工审查。

财经冷眼在数字货币节目被强迫下架后进行申诉,视频得到恢复后获得20多万点击,但很快就被再次封闭了整个频道,所以冷眼怀疑,自己的帐号最终是被人工查封。

“很多华语频道交给华人审理,他们的倾向和尺度就非常关键。有人说,如果中共和谷歌的经理达成协议,招人的时候就会招中共推荐或默许的人。他们会自动审核。”

据端传媒报道,香港的油管创作者Professor PowPow就这一议题去函油管,询问审核香港视频的专家是否为中文使用者,油管回复,“我们相信是这样。”

如果申诉无果,冷眼打算采取法律手段起诉谷歌。然而美国维护言论自由的宪法第一修正案只针对政府公权力,不约束私人公司。

他说,“这是一个空白地带。谷歌行使的权力,基本上代替政府控制言论,威胁到美国的言论自由、基本价值观。与中共勾结审查不利言论,也算是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

文昭建议,社交媒体巨头不应成为规则的制定者和执行者,美国立法者应加大监管、限制其审查权力,动员民意机构质疑其运作规则;科技公司本身可委托第三方机构,独立处理用户投诉。

本台21日致信谷歌公司,查询算法的衡量标准和人工审查团队的人员背景,截止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