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全方位向港府施压 司法独立岌岌可危

香港亲北京阵营近期不断为《基本法》23条立法造势,而且再度传出消息,中央意图干预被视为“一国两制”核心的司法独立。有分析认为,亲北京阵营的举动与今年稍后的香港立法会选举有关。请听记者刘少风、高锋报道。

周三香港的“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其中一个重点是促请港府就《基本法》23条立法。中联办主任骆惠宁透过视频表示,香港主权归还中国接近23年以来,国家安全是突出弱点,他认为维护国家安全制度不够完善,要尽快制定、修改法律及执行机制,有需要严惩去年年中以来的暴力激进行为。

骆惠宁:“违法得不到应有惩治,引来的会是更多的效仿,侵蚀法治的‘蚂穴’得不到清除,摧毁的将是国家安全的“大坝”,损害的将是全体香港市民的福祉,这个道理不难理解,对任何危及香港法治根本的行为,我们都应当‘零容忍’。”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则以反修例风波为例,说如果不能遏制违法活动,有可能提升至危害国家安全层面;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则表示, “本土恐怖主义”正在香港滋生,但香港未履行宪制上的责任,这是特区政府一个空白。

香港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则谴责英、美两国,在香港主权移交后利用当地 “反对派”,作为跟中国较劲的棋子。

图为2020年1月13日,2020年香港法律年度开启典礼在中环大会堂举行。(路透社图片)

图为2020年1月13日,2020年香港法律年度开启典礼在中环大会堂举行。(路透社图片)

香港的司法独立面临挑战也体现在法官任命议题上。《路透社》匿名专访了香港三名资深法官。在他们口中,香港司法制度正经历存亡战,担心北京失去耐性,从各方面加紧管制,收紧香港法院裁决宪法事务的权力。

报道援引接近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的人士说,有中央官员及中国大陆法官一再向他强调,香港司法系统对捍卫国家主权及国家安全的重要性,又指法治最终是维护一党专政的工具。报道说,抗衡不理解司法独立价值的中央官员,使马道立感到疲累,又说,虽然马道立不是被逼退休,但持续捍卫法院之战使他日渐沮丧。

本身是律师的公民党党魁杨岳桥相信,《路透社》的报道是有根据的。

杨岳桥:“其实没有人比几位法官更有权威,去想香港现在面对的法治问题和面对的压力,也可以理解到,作为法官,他们面对的正是来自北京的压力。2018年的时候,立法会要讨论委任两位来自加拿大跟英国的资深法官,当香港终身法庭的非常任法官。当时也遇到很大阻力,或者来自亲北京保皇党的压力。我可以想象几位法官担忧在未来会面对更大压力。”

香港终审法院常任法官张举能上月获推荐出任终院首席法官,接替即将退休的马道立。张举能以往曾处理不少敏感案件,最瞩目的是立法会前议员梁颂恒和游蕙祯因宣誓问题撒销议员资格的案件。外界担心,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命受到干预。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系副教授成名表示,无论张举能的任命是否与北京有关,都有理由相信,香港法治前景堪忧。

成名:“无论张举能是否北京直接指派,他对法治的理解都会比较保守,蔓延(影响)到法官如何理解和平衡,所谓公民抗命,捍卫人权,以及维持社会稳定,如果他保守的话,难免使人忧虑,香港的人权将进一步受到打压。”

报道援引接近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的人士说,有中央官员及中国大陆法官一再向他强调,香港司法系统对捍卫国家主权及国家安全的重要性,又指法治最终是维护一党专政的工具。(路透社图片)

报道援引接近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的人士说,有中央官员及中国大陆法官一再向他强调,香港司法系统对捍卫国家主权及国家安全的重要性,又指法治最终是维护一党专政的工具。(路透社图片)

法律专业团体”法政汇思”成员、大律师苏俊文也对香港司法独立能否延续下去,产生疑问..

苏俊文: “1997年前,香港的司法是独立的, 港英政府也好, 英国政府也好, 都不能对香港的法院有任何指点. 法院法官都能自由根据法律判案, 但似乎现在中央对法官如何判案会作出训示或指示, 我担心这样会伤害司法独立. “

苏俊文相信, 中央被指向香港资深法官”洗脑”, 和连日来中联办以至亲北京阵营一再就基本法23条立法营造气氛,并非偶然.

苏俊文:”中央之所以这样做, 可能和反修例事件当中, 若干人似乎和政府对抗有关.中共一贯认为, 必须透过更强硬政治手段去钳制人民. 刚好区议会选举结束,他们知道如果持续下去, 立法会也会损失很多议席, 所以制造议题, 希望有助亲北京阵营的选情.

香港民主派在去年的区议会选举大胜。不少人都估计,他们可以在今年的立法会选举再下一城,取得过半议席,获得立法会主导权。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反送中,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