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缓和后重庆访民维权“集结号”

在北京的中国银监会附近,警察对中国网络理财民间集资受害者讲话,旁边是保安人员(2018年8月6日)。受害者从中国各地到北京请愿维权。

在北京的中国银监会附近,警察对中国网络理财民间集资受害者讲话,旁边是保安人员(2018年8月6日)。受害者从中国各地到北京请愿维权。

WASHINGTON — 

中国各地2019冠状病毒疫情缓解,当局逐步解除封城和人员流动管制后,人流中又出现常年上访而案件尚未解决的访民。此时他们面对围堵打压和复杂疫情的双重挑战。不过,他们中一些人对上访也有新思考。

4月11日重庆各区县的访民冉崇碧、陈明玉、陆永芳、周茂淑等三十多人,举行现场维权的“誓师”行动,有人戴上大红花,大家合影留念,共同表达继续上访,解决常年上访未决的各种切身问题。维权网称这次活动是上访“集结号”。

疫情使上访更加困难

参加活动的危文元是重庆南岸区涂山镇失地农民,多次遭维稳。2015年8月10日,她被重庆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后被逮捕,关押二年半后今年2月9日出狱。她说,访民维权再出发并非易事,冠状病毒疫情使上访更加困难。

她对美国之音说:“原来没有疫情都很困难,现在更加困难。访民中已经去北京的人有十几个,他们一直在北京。据说春节以前去的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害怕回来以后进行隔离。不回来吧,他们又一直等两会(召开),而两会一直延续不开,疫情又把他们关在家里面。那天他们只是去天安门玩了一下,公安就把他们抓起来,准备送到马家楼(新房收容中心),但是半路上才知道,马家楼没有开门,结果就把他们(访民)扔了…”

北京严格防堵外来疫情进入。这些在京访民的下落目前不得而知,他们是否健康,涉及携带或者感染病毒也无从知晓。访民再出发给各地疫情管控提出新问题。

上访者缺乏防护措施

面对复杂疫情现实,访民此时恢复上访,防护措施怎么办?参加周末访民再出发活动的冉崇碧对美国之音说:“我们现在有防护措施,但是很少。哎呀,我们现在有什么防治措施呢?我们没权、没钱,我们连生活的温饱都没有,现在能有什么防治措施?我们要找有关机关,解决温饱问题。连温饱都没有解决,你谈什么疫情防护措施。”

冉崇碧,重庆市云阳县人,十二年前,冉崇碧带着当时只有四岁的女儿到广东打工,女儿遭到恶邻的性侵,法院仅判恶徒七年徒刑,为此冉崇碧踏上漫长的进京上访路,一直寻求为女儿讨回公道。

疫情期间访民温饱值得关注,冉崇碧说,疫情期间以蔬菜为代表的食品物价高企,一些基层访民的日常生活雪上加霜。这一问题被访民认为与全面实现小康目标有关。

地方当局被指贪污公款

冠状病毒疫情暂时抑制了各地的上访,但是,中国城乡社会多年积累的各类上访问题并未彻底解决。冉崇碧表示,疫情是上访复杂化。

她说:“地方当局把我们控制起来后,他们就没有压力了。你看,我们哪里也不能去,疫情对我们上访的人是一个很大的困难,但是却给政府官员减轻了很大压力,他们无所谓了,我们北京去不了。上访找相关的领导,他们则说,还没有开门。他们用疫情一句话就把你推卸了。”

冉崇碧似乎并不否认,中央政府为解决访民提出的实际问题制定了一些相关政策,例如对拖欠农民工工资实行零容忍,但是地方执行往往走样。

她说:“政策好,但是(地方)他们贪了。习主席说了2020年进入小康社会,可是我们还在流浪,家没有家,而且生活没有温饱。地方政府打着我们的旗号,利用我们的案子写报告,到财政部、民政部去拨款,通过各种渠道去寻求救助资源,但是我们得不到,结果都由他们享受了。他们雇佣黑社会、坐飞机、去北京,去重庆,都去消费了…”

众人皆在“社会大船”上

然而,危文元对访民与地方官员之间的对立也有新的思考。她说:“所有、所有的一切,被关、冤枉、打压、征地拆迁,都是这个社会制度造成的。今天当官的

也是一个受害者。海明威说了,社会是一个大船,所有人都在同一艘船上。疫情来了,它不分人。”

依据百度所载原文,危文元援引的美国作家海明威在《丧钟为谁而鸣?》中所写完整段落是:所有人是一个整体,别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所以不要问丧钟是为谁而鸣,它是为你而鸣。社会是一艘大船,所有人都在同一艘船上,当船上有一个人遭遇不幸的时候,这个人就可能是全船人的威胁。所以,永远不要对别人的不幸和苦难无动于衷,一个人的不幸就是全体人的不幸。

危文元的意思是说,不要轻视和打压那些千里迢迢进京上访者,而无视他们的痛苦。每个人,无论当官的,还是平民,无论是有权有势的,还是无权无势的,也许哪一天苦难就会轮到他们,就如同当前的冠状病毒,它是不分人地位高低的。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