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谈武汉日记:温和却引发仇恨 让人害怕

中国作家方方在武汉封城期间撰写的日记8月将在美国出版,引发环球时报在内一批人士攻击。方方今天回应,这样温和的纪录,都不能包容,都要引发这么多人的仇恨,这会让无数人感到害怕。方方强调,她所写的都是真实的,没有谣言。方方说,自己不只写下悲伤和究责的内容,也写了疫情是怎样得到有力控制,并写到医护人员、志工、外地来武汉协助的基层干部等,“这些人如果看了我的日记,会明明白白地看到中国抗疫成功的经验”。方方质疑,现在中国的网管技术很高,却放任这两个月来网络上大规模对她的辱骂造谣,“今天还看到有人要组队来武汉杀我的资讯,我是没有办法应对的。但是,我很想知道他们的后台到底是什么人。”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说,方方谈武汉日记:温和却引发仇恨,让人害怕。

中国微信公众号“学人Scholar”今天刊出对方方的专访,针对日记出版是否有“预谋”、日记中对武汉肺炎疫情的相关负面书写是否会“被境外势力利用”、中国国内是否会出版等,方方都细说分明。

据方方说,英文版和德文版并非事先约稿,出书就是自然而然的过程。

她从大年初一(1月25日)那天上新浪微博开始记录封城下的武汉。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天天记,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像是她的微博被封禁,又遭遇极左势力的网络攻击,“让我产生一种我偏要记的想法”。方方的小说译者白睿文(Michael Berry)在2月17日时与她联系,表达想要翻译这些在网上发表的封城日记,当时方方表示,暂时没有出书的想法。到了2月底,有很多国内外出版社联系她,于是她知会了白睿文,并在3月初将全球版权授权给了代理人。

该报道说,方方决定,无论是中英文版,都会把这本书的所有稿费捐出来,帮助一些应该帮助的人。白睿文和版权代理人也都表示会捐出一些来帮助武汉人,“不要把人们都想像成坏人。不要觉得在国外出书就是卖国。这种想法很幼稚”。原本国内也有10几家出版社想出版这些日记,但是方方说,少数极左人士不断叫骂,“目前所有国内出版社都不敢出了”。

该报道说,书籍正式出版,内容将会有细微修订,但方方强调,她所写的都是真实的,没有谣言。

方方说,中国作家在海外出版作品是很正常的事,作者都愿意自己的作品能有更多人读到;英文版8月出版也是很正常的时间,因为这些内容只有大约13万字;只是国外有预售,这点和中国的出版过程不同。

方方日记写下了疫情下武汉人无奈和悲情的一面,也不断要求追责。当前有舆论炒作,这样的内容放到国外可能会被境外有心人士利用,是“缺乏大局观”的表现,是“为境外势力提供弹药”。

方方对此回应,既然是刻意利用,“你出什么书他都会利用是不是?难道因为有人利用我们就不出书了?什么时候中国人这么怕外国人的?”并称认为此事有“阴谋论”的人,比较适合去写小说。

方方说,近来对她的一波波攻击是有人绑架国家利益对她要胁,“而我跟国家之间没有张力,我的书只会给国家以帮助”。

该报道指,方方说,自己不只写下悲伤和究责的内容,也写了疫情是怎样得到有力控制,并写到医护人员、志工、外地来武汉协助的基层干部等,“这些人如果看了我的日记,会明明白白地看到中国抗疫成功的经验”。

方方说,这样温和的纪录,都不能包容,都要引发这么多人的仇恨,这会让无数人感到害怕,“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那么多人支援我?因为我的言论尺度,是一般人们都会有的言论尺度,如果连我都不能容,人人都会害怕”,她并指“现在网络上几乎跟文革时差不多了”。

方方质疑,现在中国的网管技术很高,却放任这两个月来网络上大规模对她的辱骂造谣,“今天还看到有人要组队来武汉杀我的资讯,我是没有办法应对的。但是,我很想知道他们的后台到底是什么人。”

中央社说,中国外围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8日撰文表示,方方日记拿到美国和西方去扩散,“它不会是一般的纪实文学交流,它一定会被国际政治捕捉到”,并称中国人将会“用我们多那么一分的利益损失,来为方方在西方的成名埋单”。

该报道称,支持和反对方方的网友近期在网络上吵得不可开交,今天刊出的专访文章表示,必须要自己读过这60篇日记,不要人云亦云,用自己的理智、从常识出发,独立思考,这可能是弥合社会之间巨大裂缝的唯一方法。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