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纪录片暗访新疆:官员直言,维吾尔人没有人权

“(维吾尔人)他就没有人权”、“就好像做实验的老鼠”……美国一家电视台的最新纪录片通过暗访,记录下了新疆官员和科技公司人员的心里话。

英国导演罗宾·巴恩威尔(Mr. Robin Barnwell)执导的纪录片《中国卧底》(China Undercover)4月7日在美国公共电视网络(PBS)首播,汉人李先生自称是生意人,以暗访的形式捕捉了新疆当地家家户户戒备森严的画面,并录下他和政府官员以及科技公司职员的对话,进一步向公众证实中共当局对新疆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的残酷迫害。

李先生和一名安全部门的政府官员吃饭时,这名官员罕见地向他坦白新疆警方的管控程度:

“警察:‘手机拿来。’(维吾尔人)就把手机赶紧(交出)。警察拿个东西(往机器上)一插,就把手机上的东西看的清清楚楚。有好多人就是看手机(被抓)”

这名官员也自觉不妥,“特殊形势,我们的有些事做的非常过分了。“

他举例说,维吾尔人在马路上走,警察看见就要搜查他,“过来!“ 。如果说维吾尔人不让他检查,马上就可以抓走,不走正规程序。

李先生问:“会不会觉得(维吾尔人)人权受到干涉?”

官员答:“他就没有人权。”

拉希马:再教育营中,人就是僵尸

数年来,发生在新疆的民族冲突和暴力袭击让中国政府加紧防范。近三年内,上百万人未经审判就被拘押在再教育营,大多为维吾尔穆斯林。

根据多份泄密文件,新疆当地受到严密的数据采集和电子监控,被关押理由可以是留胡子、祈祷、浏览境外网站等等。

中国官员拒绝出镜回应,只有一位发言人在书面回复中说,“我们严格遵循尊重和保障人权的要求……受训人员的尊严得到充分维护……侮辱和任何形式的暴行都被严格禁止。”

曾被关押1年的拉希马(Rahima)是为数不多敢于直面镜头的幸存者。她被捕的主要原因是手机里装了通讯软件WhatsApp :

“身处再教育营,你就像一个没有头脑的僵尸。你只能梦想着被释放的瞬间。不仅是年轻女人,男人也试图自杀。有些成功了。”

另一位被关17个月的古孜拉(Gulzira)说, “宿舍里有5个旋转的摄像头,教室里也是。我们周围到处是护栏和铁丝网。如果你上厕所超过2分钟,他们会用电棒打你的头。”

古孜拉曾被强迫坐在一个硬板凳上长达24小时,只喝了一次水,就地大小便。

李先生还去了喀什古城,探访当地清真寺,但是基本空空如也。当地人说,“去了怕惹麻烦。”

一位汉人告诉他,“维吾尔人不再谈论宗教了。过去他们说自己信仰穆斯林教,现在说信仰共产党,这是唯一能给的答案。”

科技公司助纣为虐,新疆模式延伸海外

除了官员和受难者的坦诚相见,这部纪录片还罕见地记录了科技公司内部人员的证词。

新疆监控技术的主要供应商之一立昂公司(Leon)的职员告诉李先生, “新疆(的安保模式)做完了以后,在其他一些省份也开始按照新疆这样的模式在做。新疆背靠中亚,看着他们反恐、维稳,各种安防的需求还是比较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科技公司内部人士说,“中国政府不把维吾尔人当人看,他们就像是做实验的老鼠。”

他指出,维吾尔人家门口装有摄像头,去购物中心甚至进小区前,都必须刷身份证。现在新疆是全中国管控最严的地区。

这位曾经参与开发新疆监控设备的工程师补充道,维吾尔人独特的脸部结构都被输入数据银行,“计算机将之分类为普通人、关注对象和危险分子。人脸识别系统可以分析表情,看你是不是紧张。如果你跑得太快,你会被列为危险分子。”

结业之后,也回不去了

2019年12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声称,参加“三学一去”(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和去极端化)的教培学员已全部结业。

但是,经历着骨肉分离的海外维吾尔人仍然在苦苦守候着亲人的音信。在德国生活的古丽孜艳(Gulzire)两年来一直在寻觅她的姐姐古丽给娜 (Guligeina Tashimaimaiti)。古丽给娜于2017年从马来西亚回新疆寻找父母之后,便杳无音讯。

古丽孜艳每天都听姐姐最后一条47秒的语音信息,就好像姐姐还在身边。姐姐的声音让她得到安慰,也让她心碎:

“21世纪,人们随时可以见到至亲。但是我不可以,有时候我对天空的飞鸟说:也许你可以飞到中国,也许你可以去问候我的姐姐和家人。”

古丽孜艳在纪录片中特别提到,她听说放出来的人会转移到强迫劳动营,或者受到严密监控。如果姐姐重获自由,不可能不联系家人,而她的微信头像和背景照片现在都没变,还是一个小黑屋:

“有时候我想,也许她死了还好一些。她不得不经历令人发指的暴行。也许她很久之前,就已经疯了。”

再教育营对于消弭穆斯林身份似乎卓有成效。目前定居哈萨克斯坦的前新疆居民舒尔畔(sholpan)在采访中说,

“离开集中营的人改变了很多,不愿说话,甚至不回答‘你还好吗?’这样的问候。过去穿长裙的女人现在换上短裙,摘下头巾和围巾。”

远在海外的萨德赞(Sadyrzhan)也没有找到两年前消失在新疆、如今理应释放的妻子穆耶塞(Muyeser),他收到的最后一条信息是由妻子发给他们共同的朋友:

“这条信息之后我会删除你的联系方式。什么也别问,我们不会回答。Sadyrzhan别找我,别联系我家人,或者中国的任何人。”

萨德赞想,她不再联系他,也许是因为联系海外的人会带来危险。可是她没有问,孩子怎么样了。一个母亲,怎么会忘记三个孩子?

萨德赞最近在中国社交媒体再度看到妻子的照片,没有头巾,化着浓妆,让他认不出:

“我的心很痛,就像被一把匕首划破。一定是中共的施压强迫她忘记维吾尔人和穆斯林的身份。”

他的三个孩子在片尾用维语唱出献给穆耶塞的歌,“我是如此爱你,妈妈。全天下的妈妈都很好,但你是最好的。但愿你永葆年轻。保重身体,这是最重要的事。”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