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上访人员刑望力一家七口维权及受迫害经历

邢望力(曾用名吴全力),男出生日期:1971年3月24日户籍地:河南省息县城郊乡洪庄村黄楼组身份证号:413021197103241353;徐金翠,女(邢望力之妻)出生日期:1969年1月3日身份证号:413021196901031321;邢梅,女(邢望力之女);邢鉴(曾用名邢露),男(邢望力之子)出生日期:1996年7月15日身份证号码:413021199607151334,;何泽英,女(邢望力岳母);邢家英,女(邢望力母亲)出生日期:1950年3月12日身份证号:413021195003121347
姓名:吴德生,男(邢望力之父)

上访原因:2002年7月2日未满7岁的邢鉴在孙庙乡何营村顾庄路段被一辆超速行驶的车辆撞成肝破裂、右腿骨折,交警以邢鉴横过马路认定双方负同等责任,肇事车主给予的赔偿金也被有关部门人员贪污,自此邢望力一家开始上访。

邢望力维权历程:2003年被息县警方扰乱公共秩序现在拘留15天。2003年5月27日被息县警方以扰乱公共秩序行政拘留15天。2004年2月22日被息县警方以扰乱监管办公秩序拘留15天。2004年3月7日被以阻碍执行公务行政拘留15天。2004年9月2日被以威胁他人行政拘留15天。2004年9月24日被以多次扰乱公共秩序劳动教养1年。2006年5月4日被以诽谤罪行政拘留10天。2012年3月7日被息县公安局以敲诈勒索罪刑拘,后以敲诈勒索罪判刑2年。2014年3月7日刑满释放。释放当天被口头宣布对他采取监视居住措施。2014年8月6日息县公安局出具书面监视居住文书,对其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限自7日起。2015年1月16日因违反监视居住规定擅自离开住所被行政拘留10天,并处罚金200元。2015年5月25日息县警方指控其尿射县法院名称牌子和抗议法院对其女儿邢梅、母亲及岳母的不公判决被息县警方刑事拘留,2016年8月26日被息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判刑4年6个月。后经信阳市中级法院二审裁决,“敲诈勒索政府罪”被取消,最终以“寻衅滋事罪” 判处有期徒刑2年,2017年11月24日刑满释放。2018年2月28日被息县警方以企图到北京非正常上访寻衅滋事为由行政拘留10天,同年3月8日,因进京上访时曾接受劫访人员钱财及与邻居的财物纠纷被以寻衅滋事转刑事拘留,2018年10月25日被息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3个月。刑期至2020年5月26日。

徐金翠维权历程:2004年12月25日因带领母亲何泽英、公公吴德生、女儿邢梅、儿子邢鉴在天安门自焚,被息县警方刑事拘留,2005年4月8日,河南省息县人民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刑期至2007年12月24日。2011年5月3日因进京上访被行政拘留10天。因防止邢望力受酷刑坚守在派出所于2012年3月7日被息县法院以妨碍公务罪判刑2年6个月,2014年9月释放。  2015年5月25日被行政拘留15天。2015年5月14日因到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被行政拘留10天。2018年2月28日因与丈夫邢望力前往北京寻求法律援助及医疗救助被息县公安在北京火车站绑架以寻衅滋事行政拘留10天,期满于3月9日被延长拘留10天。

何泽英、邢家英维权历程:2014年5月25日邢望力的岳母何泽英、母亲邢家英因在天安门裸体为儿女维权被天安门地区分局拘留,2014年5月31日释放。2014年6月26日邢望力的岳母何泽英、母亲邢家英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裸体喊冤,于2014年6月30日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邢家英同年2014年11月12日取保候审2014年12月5日收监,关押在信阳市第一看守所关押。2015年5月19日何泽英、邢家英被息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

邢梅维权历程:因被指是邢家英、何泽英等人裸体维权案的策划者,于2014年6月30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5月19日被息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6个月。

邢鉴维权历程:2014年两会期间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30天后取保候审释放。
2014年6月29日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息县警方刑事拘留于罗山县看守所,37天后监视居住于一宾馆内,同年9月8日被转为监视居住。
2015年8月底,因持续发布维权信息被息县公安局以“寻衅滋事”治安拘留11天转为暂缓拘留。
2015年10月底,邢鉴逃往泰国向联合国难民公署申请政治庇护,继续从事维权活动。
2019年11月25日被泰国移民局警方抓捕遭到殴打,随后江苏涟水县公安来到他的房间进行抄家。泰国移民局指控邢非法居留后羁押于曼谷移民拘留中心,在朋友的帮助下于2020年1月抵达新西兰。
家中多人、多次曾被非法拘禁。

邢望力遭遇的酷刑迫害:狱方指使在押人员使用警方的橡皮辊对其殴打虐待逼迫其认罪。被戴上脚镣及手铐。被警察殴打致头颅骨粉碎性骨折,两肺下叶挫伤、双侧胸腔积液。手术后重伤后身体还未恢复到健康状况即被投送河南省第四监狱服刑(洛阳监狱)。2015年5月30日邢望力被息县看守所带上撑子(刑具),胳膊差些被弄断。

徐金翠遭遇的酷刑迫害:被狱警安排好几个犯人殴打虐待,并拿一张空白纸逼签字,认罪;咳嗽、吐血,身体浮肿,长了疮也得不到有效治疗;有病还被逼着从早上5:30起床干活,有时干到夜里10:00,整天吃着猪狗都不吃的食物。

邢鉴遭遇:被罗山县看守所指使牢头狱霸多次毒打他,在押人员的伙食费被层层截留,所里所卖的东西都超出当地市场的二倍,早晨夜里光是稀饭,一点菜都见不到。稀饭稀的一点也吃不饱,中午米饭老空心菜扎心一点油也见不到。每天被强迫干十几个小时的活,完不成任务的经常被拳打脚踢人格侮辱等百般折磨,天冷挨饿找领导打个电话送钱、送衣服都不给打,就这样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在关押一周后数次毒打,悲痛欲绝吞下八个珠子。监视居住期间被带到息县淮河派出所进行疲劳审讯、逼供、诱供、恐吓等。

邢家英的遭遇:70岁身患重病的邢家英被5人控制四肢、拽着头发抬上警车送到信阳市第一看守所关押。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