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报道:推特如何变成了中共宣传平台

自由东北电台、自由徐州电台、自由安徽电台……在推特上,自由亚洲电台最近多了一大堆冒牌货。美国的一家调查新闻机构在周四的报道中,细数了中国政府是如何把推特打造成一台宣传机器的。这篇报道的作者告诉本台,冒充推特用户散播舆论就是当局的手段之一。

记者注意到,名为“自由东北电台”、“自由徐州电台”和“自由安徽电台”的推特账号都是这个月刚注册的,其中两个账号盗用了“自由亚洲电台”的台标,另一个账号替换了台标中的一个字母。这些冒牌账号发布的大部分推文,大多是为了提升中国政府的形象或贬低其他大国的形象,比如散播“新冠病毒可能源自美国”的阴谋论、宣称中国给出了抗“疫”的标准答案。

盗用自由亚洲电台台标的“自由安徽电台”(推特截图)

盗用自由亚洲电台台标的“自由安徽电台”(推特截图)

美国新闻调查机构ProPublica的记者就注意到了这些现象。这家机构周四发布长篇报道,剖析了中国政府是如何利用推特开展大外宣工作的。而值得注意的是,推特网站在中国被屏蔽。

这篇报道的作者之一杰夫(Jeff Kao)周五对本台记者表示,冒充自由亚洲电台的网络身份混淆视听,正是北京当局的手段之一。

“冒充者替换了推特用户名中的一个字母,发布与中国政府的意识形态相吻合的宣传信息。这个账号基本没有真正的粉丝,但他的推文却能得到上百个点赞和二十个转发。我觉得这是政府正在尝试的战术之一。”

盗号是惯用手段之一

从去年8月开始,这家美国机构追踪了上万个假推特账号,这些账号疑似参与了与中国政府有关的扩大影响的行动。有些账号事先窃取了一些外国推特用户的登录信息,然后转而发布有利于中国政府的宣传内容。这些受害者包括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的一名教授、英国的一名网页设计师、澳大利亚的一名商业分析师。

报道说,香港“反送中”运动和新冠疫情是这些假账号近期的主要关注目标。报道举例说,卡伦(Kalen Keegan)是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一名大学生。她近期突然发现,自己的推特账号突然发布了很多宣传中共意识形态的中文推文。针对香港去年爆发的大规模示威运动,这些推文高度赞扬了香港警察、指控示威者试图掀起一场“颜色革命”。

随着武汉和周边城市一月底全面停运,卡伦被盗的账号突然删除了涉及香港的推文,转而开始就新冠疫情疯狂发推。一个月后,卡伦的原始推特照片、用户简介等资料通通被换掉。至此,这位美国女足球运动员的推特账号沦为一个名为“唐卡伦”的中共宣传机器。

当被问及他们是否意识到了这些与中国政府有关的影响力行动,推特公司的一名发言人并没有对ProPublica作出直接回应,只是表示他们运用科技和人工审核并存的方式监控推特平台,并识别和削弱这些试图操纵平台的行为。如果公司今后掌握了任何宣传动作具有政府背景的可靠证据,他们会公之于众。

报道作者:宣传内容成效不高

杰夫指出,他们的研究表明,尽管不少海外网友注意到了这些假账号发布的信息,但这种宣传手段看上去收效甚微。

“这些假账号发布的信息很难说改变了任何人的观点,因为这些账号看上去太假了。但我觉得这些信息的确得以传播到了他们的目标受众当中。”

不过,这似乎并没有减弱北京当局的宣传攻势。报道指出,一些相互关连的假推特账号与北京“一网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有关。去年,一些假账号推广了一网互通的社媒营销推文。半年前,推特公司公布了一系列试图在香港“反送中”运动中挑拨离间的中国推特账号,其中一些账号的推文与一网互通的推特账号有关。

中国私企或参与政府宣传工作

报道还透露,这家自称“大数据营销技术服务商”的公司,去年与统战部主管的中国新闻社签署了一份价值上百万元的合约,帮助这家官媒扩大其推特账号的影响力。但报道强调,与政府相关的影响力行动与一网互通之间的关系仅存在间接证据。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掌握一网互通参与了设立假推特账号的直接证据。

本台周五致函一网互通,请求他们对这篇报道置评。截至发稿时,记者尚未收到这家公司的回复。

拥有超过15万名推特粉丝的华盛顿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说,他就是中国网络水军的重点攻击对象之一。他周五对本台表示,中国的很多科技企业非常愿意与政府展开业务合作,以实现双赢。

“当局利用了很多私企来操作这样的行动,而且很多私企愿意为中国政府提供这种服务。很显然,这些公司可以在政府的特权保护下,获取更多的市场利益。”

北京当局利用海外热门社媒平台进行政治宣传或许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这篇报道显示,推特已经成为了这场舆论战的主擂台,而这可能就是美国政府所说的“科技极权主义”了。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