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事件派出所“背锅” 分析:北京切断追责链

中国官方调查“吹哨人”李文亮事件,仅处分两名派出所民警。而他生前任职的医院今早有第5位员工染病殉职,多名医护危殆,有医生批评是该院领导不谙医学丶隐瞒疫情所致。

“吹哨人”李文亮之死引起社会公愤,中国官方经41天调查后撤销训诫并向家属道歉,但事件中仅两名基层警员被处分。当局强调李文亮转发的讯息与实际情况不符,又批评有“敌对势力”标签其为反体制“英雄”是煽风点火。

上层卸责 民警“背锅”?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对德国之声分析指,当局以派出所民警背锅了事,让责任在底层止步,目的是切断层层追究的正式渠道,“如果连武汉卫健委丶武汉地方官员都不需要负责,更加不能顺藤摸瓜地追究省级丶中央官员甚至习近平的责任”。

他相信两名顶锅民警会获“安家费”等补偿,事实上他们仅被记过和警告,如此轻罚是为了保护公安士气,尤其在疫情当前,武汉需要公安强力执法,镇压小区的抗议等。

而中国官媒《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则在微博上发表评论称,此次调查组的任务并非调查武汉、湖北抗疫表现。并称”武汉初期行动迟缓、应对不力已是中国上下的共识”,”相信国家肯定会另外调查,严厉追责”。

撤回训诫郑重道歉

中国国家监察委员会(国监会)3月19日晚上发表《关于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有关情况调查的通报》,指武汉市中南路派出所对李文亮执法程序不规范,建议撤销训诫书并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China Wuhan Arzt Li Wenliang Verhörprotokoll wegen Verbreitung von Unwahrheiten (Weibo)

武汉警方向李文亮发出的训诫书

武汉市公安局随后宣布撤销训诫书,向当事人家属郑重道歉,并处分两名警察。中南路派出所副所长杨力,安排民警对李文亮训诫,适用法律错误,存在执法过错,对民警执法工作监督管理不力,工作失职,给予其行政记过处分;民警胡桂芳,执法程式不规范,违规出具训诫书,给予其行政警告处分。

调查结果未能平息民愤,有网民质疑“调查了这麽久就这?”丶“这事值班民警能决定吗?下命令的领导呢?”丶“其他7人不平反吗?”,又有人批评调查结果含糊其辞,“轻描淡写得好像什麽都没发生过”丶“相关制度不改革,以后还会有同样的情况发生”。

新华社:李文亮是党员   敌对势力煽风点火

外界关注李文亮“造谣丶传谣”指控有否平反,新华社同日就发布“(受权发布)国家监委调查组负责人答记者问”,称李文亮在微信群中发布讯息“没有扰乱公共秩序的主观故意”,但在有关部门和专家尚未对不明原因肺炎作出明确诊断丶对疫情还没有准确认识的情况下,他未核实就转发的讯息“与当时实际情况不完全相符”。

值得注意的是,这项答问定调他为“疫情防控中英勇奋战丶作出贡献和牺牲的医务人员队伍中的一员”,最后一段批评一些“敌对势力”为了攻击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给李文亮贴上了对抗体制的“英雄”丶“觉醒者”等标签,“这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李文亮是共产党员,不是所谓的‘反体制人物’。那些别有用心的势力想煽风点火丶蛊惑人心丶挑动社会情绪,注定不会得逞”。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表示,报告显示当局始终不承认有隐瞒疫情,而批评“敌对势力”是回应在海外大行其道丶广为接受的观点,“海外舆论认为李文亮事件是中国官僚主义造成的,形成习近平在境外威信的炸弹,大陆担心这个观点会‘出口转内销’,所以一定要在这里止血”。不过他指出这个观点是在境外流行,当局写在境内的报导上形同“高级黑”,“原意是想抵销这个说法,却把不愿见的效果加大了,现在境内人人都知道这个观点”。

34岁的李文亮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去年12月底在微信群转发讯息警示华南海鲜市场确诊SARS,包括他在内的8位医生被公安传唤,指其“传谣”严重扰乱社会秩序,要签下训诫书认错。李文亮1月底确诊感染新冠肺炎,2月6日深夜不治,死讯掀起舆论风暴,民众纷纷在网上悼念丶要求平反和追究责任,国监会翌日派员赴武汉调查。

武汉市中心医院5医护病逝

据《财新网》报导,李文亮生前任职的武汉市中心医院,今天(3月20日)早上再有一人因武汉肺炎身亡。死者刘励是该院伦理委员会成员,3天前刚在病床上度过了45岁生日,知情人士透露她昨天深夜因脑部出血突然病危,几个小时后抢救无效。其丈夫蔡常春也在同一医院工作,任职肝胆胰外科主任,据悉目前并未受感染。

截至目前,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有5名医护感染新冠病毒死亡,分别是:眼科医生李文亮丶眼科副主任朱和平丶眼科副主任梅仲明,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和刘励。此外有数名医护正在ICU留医,包括副院长王萍丶胸外科副主任医生易凡丶泌外科副主任胡卫峰,都处于危险期。

医院领导隐瞒讯息致医护殉职

报导指,武汉市中心医院有4000多名员工,超过230人确诊新冠肺炎,虽然总数比几家大医院少,但医护人员感染比例及死亡人数为武汉各医院之首。

据多名医生分析,该院邻近原始爆发点华南海鲜市场,加上该院主要领导都不是医生出身,院长长期从事办公室工作,书记是市健委原人事处长,不了解医学,不重视疫情,更强令各科室和医生不得传递疫情讯息,导致医生警惕不足。该院一名科室主任说:“相关部门不传人丶可防可控的错误信息,让数以百计的医生护士在对疫情并不知晓的情况下全力投入救治,甚至在病倒后也无法上报给这些相关部门知道。他们的牺牲不能及时给同事和公众以警惕,这是最惨痛的损失和教训。”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