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讨薪遭维稳 大疫后复工之路艰难

中国的冠状病毒疫情缓解,复工潮中许多农民工情况依然堪忧。黑龙江省哈尔滨阿城地区一批讨薪多年的农民工就是一个缩影。 

谈到眼下复工情况时,农民工江程(化名)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说:“没有复工,没有复工,工地现在没有开工,都在家呆着呢。”。他还说,工地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远,只是没有开工。维权网报道的这批民工,除了面临眼下是否复工外,讨回被企业主长期所欠薪水是他们的主要诉求。 

他们在讨薪六年无果后,去年底前往北京国家信访办和中纪委“维权讨薪”,控告阿城区政府一名副区长等主要官员“偏袒开发商”。民工参与施工的阿城城区丽都国际建设项目,现在是那里的“烂尾楼”。 

讨薪上访很艰难,这些农民工上访行动受到国际媒体关注,他们在北京期间因此被国保控制。 江程说:“(讨薪)那个事吧,国际上的记者都让人监控了。香港记者介入,香港那个时候不是暴动吗,我在北京的时候,人家公安去过,公安介入了。” 

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对美国之音说:“无论你欠哪种薪,如果欠国有企业的薪,国有企业就是政府,因为那些管理人员都是有行政级别的。作为国家的一个分支,公权力系统,包括警察等当然要保护这些企业的利益。这些进京的人无论是否被欠了薪,都会成为打击的对象。” 

外媒对这批农民工讨薪问题的关注,给他们带来很大压力,上访讨薪的人现在很多不敢再讲话。问题是,他们的讨薪诉求是否解决了? 对此江程表示,当地政府要管这件事了,不过,结果如何并不确定。 

他说:“讨薪的事情现在有点眉目,政府这块管了。(即使政府)不管的情况下,也不能往国际平台上整了”。他说,如果讨薪过程再出现新情况,愿意和记者联系,“能够给督办了最好”。 

但是,江程谢绝提供负责此案的当地政府官员的联系方式,而媒体有关中国维权个案的查询,往往十分困难,这批农民工的讨薪结果如何目前无从知晓。 

对此,人权活动人士胡佳说,中国的讨薪者没有组织,更没有维权工会的帮助,结局往往很不好,目前疫情情况下,他们的处境更加糟糕。 胡佳说:“老百姓很多时候被伤害了,认为难以寻求法律的帮助,欠薪讨薪这种事件发生的时候,会有许多悲剧产生。他们没有到法院上诉,也请不起律师,于是有的人就把自己绑在高压电塔上面,或者到楼顶上去,到政府门口跪着。。。。。。这些我在北京都见到过。”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网去年11月6日曾公示:“2019年10月底以前发生的欠薪案件,要在2019年底前全部清零;其他新增欠薪案件,在2020年春节前及时、动态清零,发生一起处置一起。对自查和排查中发现的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案件和欠薪逃匿案件,人社部、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四部门将采取严厉制裁措施,绝不手软,从严打击,形成高压态势,坚决遏制恶意欠薪犯罪”。 

按照上面的时间表,哈尔滨阿城长期欠薪案似乎早就应该得到解决,而不是刚“有眉目”。 

一些报道显示,中国农民工的状况与中国扶贫目标紧密相关。中新社3月12日报道,国务院扶贫办说,全国已脱贫人口中,今年有返贫风险的约200万人,致贫风险的约300万人,再加上2019年底剩余的500多万贫困人口,中国今年的任务是要让约1000万人脱贫。被欠薪的背井离乡农民工当属这个群体之列。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