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彪峰:许志永——更糟的处境,更少人声援

发生于2019年12月26日晚间的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被抓捕事件已经超过两个月,但办案单位山东烟台警方至今未告知家属四位公民的被羁押处所,并以案件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机密为由,不准予家属委托的律师会见。

外界一致认为,以上四位公民遭拘捕,应与此前他们在福建厦门参加的一次非正式会议有关,因为还有部份与会者也曾遭警方传唤或短暂拘留后获释,以及其他与会者在察觉到当局抓捕行动可能有扩大化态势之后,被迫选择隐匿,主动规避可能面临的拘捕风险。

而就在前不久的2月15日傍晚六点左右,厦门会议另一位参与者、法学博士许志永先生在隐居的广州杨斌律师家中遭当局抓捕。数小时后,许志永的女友李翘楚在北京家中也疑遭当局控制,至今失联。此时正逢蔓延全球的“武汉肺炎”疫情紧张之际,执政当局并没有采取积极有效、透明开放的应对措施,而是延续一贯的极权统治手腕,要求把维护政治安全放在首位,不遗余力继续打压和抓捕政治异议人士。

丁家喜和许志永因为坚持倡导公民权利并积极参与公民运动,2013年在北京曾先后遭当局拘捕,次年分别被判刑三年半和四年。刑满获释后,他们仍然不改初衷,继续奔走呼吁和投身公民权利运动,外界普遍认为,他们两人的政治主张和诉求完全遵循当前现有法律体系,也符合普世价值理念,属于温和、理性的政治改良主义者,却仍然难逃再次遭当局拘捕的厄运。

时移势不易,事过境未迁。将近七年时间的斗转星移,政治形势似乎并不是变的更好;成为二人往事的牢狱之灾,社会境况好像也没有得到改善。相反,当下政治形势和民间社会境况,比他们第一次被拘捕时还要糟糕,这次他们将要面临的,极有可能是难以预料刑期的再一次囚禁生涯。

尤记得2013年那个时候,丁家喜和许志永等一批优秀的公民权利运动倡导者和参与者被拘捕的消息传出后,舆论一片哗然,但这些被拘捕者的家属基本很快都收到当局给出的官方文书凭据,律师也能在第一时间获准会见并了解案情,外界各种关注和声援行动更是此起彼伏、延绵不断。

可是,自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发生后,情况有了明显变化,而且是朝糟糕的方向滑落。709事件中被捕者的家属们,并未能在法定程序和时效内收到当局通告,律师亦不被获准会见和知悉案情。严重侵犯人权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行政强制措施,由此开始被广泛加诸于政治异议行动者。

特别是近几年来,当局不仅对公民运动参与者实施严厉打压和精准抓捕,而且也进一步强化对网络言论的钳制和管控,曾经热极一时的微博早已成昨日黄花,如今在微博上鲜有政治异议话题的存活空间。用户基数最多的微信,更是遭遇持续不断的禁言和封号。即便需要翻墙突破互联网封锁才能使用的Twitter和Facebook国际社交平台,不少使用者也被当局威胁、恐吓,勒令不得再发布所谓的敏感言论,甚至有些使用者出于无奈和被迫而不得已删除帐号。

所以,此次丁家喜和许志永等公民运动倡导者被当局拘捕后,放眼互联网中文圈,公众参与关注的音量及声援行动明显迥异于以往,以丁家喜和许志永两人已有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至少中国民间社会当前对他们的公开舆论支持确实有点怯场,可以理解这是公众在极权统治虎视眈眈之下的谨慎心态,也应当尊重公众的利弊权衡,但对于那些甘愿以身犯险倡导和践行公民权利的先行抗争者,公众有必要知道他们的存在和勇敢。

本人有幸曾与丁家喜和许志永两位先生见过多次面,很是敬佩他们对于政治理念如同信仰般的坚持和笃定,也折服于他们的学识素养和人格魅力。他们认为中国政治体制转型必然会在不久的将来发生,对于中国社会的美好前景抱持无庸置疑的乐观态度,但也强调,这个过程需要有人持之以恒去推动,并逾越各种障碍拓展公民权利空间,他们就是推动和拓展的人。

丁家喜先生给人的感觉永远是亲切和热情,脸上那副阳光般灿烂的可掬笑容洋溢着真诚和自信,透露出内心的豁达和坦荡,言谈举止却又非常的谦逊。丁先生原本是航空工程师,后转行从事商业律师,直到2103年因为倡导和推动公民运动被拘捕判刑。

许志永先生给人的感觉则更像是冷静的思考者,朴素的外表温文尔雅,平常不苟言笑,与人交往的时候总是很礼貌的认真倾听,在讲述自己的政治观点时也平心静气,眼神却充满对美好未来的殷殷期盼。许先生曾在北京邮电大学执教多年,2003年当选海淀区人大代表(2016获得连任),因参与三博士上书事件推动臭名昭著的《收容遣送制度》被废除而走入公众视野。其后持续组织和参与各种旨在争取和捍卫公民权利的社会运动,直到被剥夺大学上课资格,并遭当局抓捕判刑。

丁家喜和许志永二人期满获释后,继续积极奔走各地从事社会活动。因为当局对政治活动人士实施各种非法手段进行限制和骚扰,他们也预估到随时可能再次遭当局拘捕,为了联络和组织更多人士参与公民运动,他们只能采取相对隐蔽的方式进行活动,尽量避免公开透露行踪,使用WhatsApp、Signal、Telegram等境外加密社交软件联系约见各地价值观和政治理念趋同的人士,相互学习和探讨,增进了解和信任,为推动公民运动的发展和壮大做好谋划和筹备。

这样的行为方式当然不被独裁、颟顸、愚蠢的极权统治当局许可和容忍,当局势必要对丁家喜、许志永等这些优秀和勇敢的公民权利运动倡导者和行动者实施抓捕囚禁。但是,当局也清楚这样的抓捕至少在法理层面和公共舆论上不能堂而皇之,所以在抓捕锁定对象之前从不会有诸如通缉令之类的公开文宣,历来都是秘密突袭抓捕。然后予以羁押刑求,却不准许家属和律师会见,甚至羁押处所也不告知,再搜罗各种证据,最后对不妥协者冠以罪名判监以儆效尤,刻意制造恐怖气氛试图让民间噤若寒蝉。但我坚信,当局的手段不可能永远得逞。

未知丁家喜、许志永、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李翘楚这几位公民羁押境况如何?会否遭遇酷刑等非人道对待?诚恳希望公众能够给予必要关注和声援,但愿他们六位公民及所有被关押的政治异议人士早日获得自由!

注:该文2020年3月2日首刊于香港《明报》,原标题为《致丁家喜、许志永等公民运动倡导者》,当天适逢许志永博士47岁生日。原文链接:https://news.mingpao.com/pns/%e4%bd%9c%e5%ae%b6%e5%b0%88%e6%ac%84/article/20200302/s00018/1583090133717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丁家喜, 许志永.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