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机密名单外泄 中国再教育营系统“再”现形

DW Investigativ Projekt: Uiguren Umerziehungslager in China ACHTUNG SPERRFRIST 17.02.2020/17.00 Uhr MEZ (AFP/G. Baker)

新疆和田境内的一处“再教育营”

他的关押从没经过正式的法院审判程序。一名维吾尔男子在2017年5月,因为妻子蒙面以及生太多小孩而被送进新疆的再教育营。身为一个虔诚的穆斯林,这名男子饭后固定在家祷告,有时也会去当地清真寺参加周五的祷告。

根据最新得到披露的一份新疆文件,这名维吾尔男子被送进再教育营后,“思想转变大,能够认识错误,悔改态度认真”。而他家中的四个儿子与两个女儿的表现也良好。但是他的妻子,则因“参加非法台比力克”,于2017年6月被判刑6年,关押于喀什监狱。“台比力克”原意为宣讲经文,将伊斯兰教义传达给穆斯林的宗教活动。

这个家庭的遭遇,与其他上百个新疆维吾尔家庭的遭遇相似,中国政府也将所有的资讯详细记载于这份机密名单中。这份名单揭露了前所未有的细节,包含中国政府如何运用高科技监控技术与大量的人力来追踪每个维吾尔人的身份信息、所处地点以及生活习性。

这份机密名单,又称“墨玉名单”,纪录了311名被送进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的个人细节。他们被关押的理由包含申请护照,或是与在土耳其的人成为微信好友。这311名维吾尔人都在2017年到2018年间相继被关进再教育营。名单中还包括与这些人有联系的数百人的信息,其中还包括儿童。

德国之声与北德广播公司(NDR)、西德广播公司(WDR)与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 )花了数周翻译“墨玉名单”的内容,并针对名单内的资讯进行分析。

仔细检视中国的新疆再教育营政策

自从2014年云南昆明车站发生的一场恐怖攻击后,北京开始在新疆设置大量监控设备与拘留所。近年来,中国共产党推出再教育营政策,中国政府将之称为“职业培训中心”。据估计,约有超过一百万维吾尔人先后被关进再教育营。根据德国外交部2019年12月编写的一份机密文件,大约10%的新疆维吾尔人被关于再教育营内。这份报告将再教育营形容成“推动严酷思想训练课程的再教育营”。

中国官方声称创立这些“职业培训中心”是为了对抗伊斯兰极端主义。

然而,“墨玉名单”却几乎没有任何与打击恐怖份子相关的资讯。整份文件中,只有三个维吾尔人被指控疑似为极端伊斯兰组织成员。相反的,“墨玉名单”显示维吾尔人任何展现宗教虔诚的举动,都可能被中国政府视为罪行。

对“墨玉名单”的研究分析也揭示出中国政府运用何种严酷的手段来监视并逮补维吾尔人。他们运用拥有脸部辨识技术的监视器,并透过派遣大量人手到维吾尔家庭访视等方式来监视维吾尔人。德国之声与其他媒体机构的分析显示,名单中的资讯勾勒出中国如何透过系统性的种族归纳与非法强制关押来控制维吾尔人。

举例而言,数十名维吾尔男子因留胡子而被送进再教育营。“墨玉名单”也详细记载维吾尔人六年前下载了哪些影片,或是他们与海外朋友互相传送的信息内容。而每个被关押的维吾尔人的个人档案中,还包含了他们的家人、朋友或邻居的姓名与所有细节。根据德国之声统计,这份137页的文件中,总共有1800名维吾尔人因为与311名被关押者之间的关系,而被记录在册,具体内容包括其姓名、身分证号码及其他资讯。名单中另外还有数百人,只是他们的信息相对较少。

为了搜集这些资讯,中国政府派出大量人手去搜集每个维吾尔家庭的相关资讯。

核实“墨玉名单”的真实性

名单中记载的案例都来自新疆和田地区的墨玉县,当地至少有五个再教育营,名单中提到被关押的人都集中其中四个。德国之声运用卫星图片与政府的公开文件成功找到其中两个再教育营,并通过同样方式找到另外两个再教育营的可能位置。

DW Investigativ Projekt: Uiguren Umerziehungslager in China !!!ACHTUNG SPERRFRIST 17.02.2020 (17.00 Uhr)!!! ZH

德国之声是2019年11月透过居住在挪威的维吾尔学者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取得“墨玉名单”。阿尤普从一个信息来源那里得到这份PDF文件。出于安全原因考量,该来源不愿意公布真实身份和所在地点。
这份文件上没有任何中国的官方印鉴或签字,但是名单中使用的语言,与去年11月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公布的“中国电文”与纽约时报发布的“新疆机密文件”十分相似。这两份文件都揭露了中国政府如何强硬的打压新疆的维吾尔群体。

“墨玉名单”则是让外界更了解中国政府打压维吾尔人的手法与规模,以及将他们送入再教育营的理由。德国之声联系到一些名单上维吾尔人的家属,并将这份名单分享给其他新疆议题专家。维吾尔女子土赫提透过这份文件确认她最小的妹妹被关进再教育营。生活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这位女士向德国之声表示:“我非常悲伤,我好几天都吃不下睡不着。”

德国的新疆议题专家郑国恩 (Adrian Zenz) 在收到“墨玉名单”后,便开始分析名单的资讯,他也向德国之声及其他媒体证实了“墨玉名单”的真实性。他透过公开资讯与其他泄漏的机密文件成功验证了上百个名单中维吾尔人的身份证号码。他告诉德国之声:“墨玉县这份名单含有超过2000个维吾尔人的个人信息以及其他复杂的资讯,这也显示这份名单内容的一致性与资讯的有效性。”

DW Investigativ Projekt: Uiguren Umerziehungslager in China !!!ACHTUNG SPERRFRIST 17.02.2020 (17.00 Uhr)!!!

“墨玉名单”中所提到四个再教育营中第一个的卫星图像

大型监控行动的缩影

“墨玉名单”也证实中国政府如何运用大规模监控技术来控制大量的维吾尔人。专家分析,大多数名单中的资讯,都是政府透过挨家挨户的访视所取得的。

名单中一个案例显示一名男子因留长胡,以及妻子蒙面所以被关进再教育营。名单中的乡镇研判意见显示,这对夫妻被认定遭极端思想感染。他们的一个儿子也被关进再教育营。此外,他们的15名亲戚也被政府严密监控著,但政府认为这些亲戚的“表现良好”,因为他们每天都参与社区服务活动。因此,乡镇官员建议将这名男子从再教育营放回家,接受政府的持续监控。

专注研究中国维吾尔政策的英国诺丁汉大学专家图姆 (Rian Thum) 向德国之声表示,这份名单中的资讯显示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的监控已到了十分极致的境界。他说:“如果我们透过这个名单中。的资讯来想像新疆政府握有多少这样的资讯,我想数量应该是非常惊人的。”

再教育营内的强迫劳动

再教育营内维吾尔人的命运大多取决于他们家人的行为。其中一些案例显示,家人的行为会被政府作为判断是否“释放”被关押的维吾尔人的依据。正常来说,再教育营为期一年,但是政府可能因为这些维吾尔人或他们家人的行为而延长关押的时间。

根据这份名单,其中大约三分之二的人得到释放,但依然处于持续监控之下,他们的行动自由也受到严格限制。

德国之声从名单中,找到数十个与强迫劳动相关的叙述。其中一个维吾尔男子因为联络逃亡土耳其的哥哥,于2018年5月被关进再教育营。名单中的乡镇研判意见显示,他被认定对社会构成一定程度威胁,所以该乡镇建议他被送往再教育营中的工厂工作。

DW Investigativ Projekt: Uiguren Umerziehungslager in China !!!ACHTUNG SPERRFRIST 17.02.2020 (17.00 Uhr)!!!

“墨玉名单”中所提到四个再教育营中第二个的卫星图像

“超生小孩”

然而,大多数名单中的维吾尔人是因为“超生”才被关进再教育营。中国法令规定住在城市地区的维吾尔人可以生两胎,住在偏远地区的维吾尔人则可以生三胎。根据德国之声统计,所有因“超生”而被关押的维吾尔人中,男性被关押的比例远远超过女性。

专家认为,这可能代表中国政府将维吾尔男子视为他们在新疆掌控势力的过程中,最主要的威胁。任教于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新疆议题专家雷风 (Darren Byler) 告诉德国之声:“从伊斯兰恐惧症的角度来看,年轻男子通常会被视为政府打压的对象,因为政府认定他们是政治恐怖份子。我认为中国政府希望透过大量关押维吾尔男性来迫使维吾尔人的总人口数下降,也顺带降低维吾尔人带给他们的威胁。”

此外,德国之声的统计显示,中国政府在关押维吾尔人的过程中,也刻意将目标瞄准年轻世代。“墨玉名单”将生于1980年与1990年后的维吾尔人列为“不放心人员”,德国之声的数据显示,超过60%被关押的维吾尔人介于20到40岁之间。诺丁汉大学的新疆专家图姆告诉德国之声:“这对人口及出生率有很大的影响。如果政府将部分,乃至于整个村落的年轻人都关进再教育营,那么他们基本上迫使这个社群的人口成长停滞了。”

“非法”联系海外人士

除了“违法超生”外,这份名单中有数十名维吾尔人因为与“海外可疑人士”成为朋友,或是前往穆斯林国家朝圣,而被关进再教育营。另外,大约有40名维吾尔人在申请护照后被关进再教育营。

中国政府公开将26个国家列为“重点敏感国家”,其中大部分都是穆斯林居多的国家,包含阿尔及利亚、巴基斯坦及沙特阿拉伯。与这些地方建立任何联络都可能成为被关押的理由。

这个“重点敏感国家”的列表也包含了中国的中亚邻国哈萨克斯坦斯坦,不少维吾尔人的亲友生活在那里。此外,哈萨克斯坦斯坦与维吾尔之间还存在文化和种族纽带。长期研究新疆议题的美国罗斯-霍尔曼理工学院(Rose–Hulm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学者葛罗斯(Timothy Grose) 告诉德国之声:“如果中国政府能够将伊斯兰文化从维吾尔人的生活中完全去除的话,维吾尔文化便真的会被‘掏空’。”

伊斯兰教在中国违法吗?

专家认为,中国政府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去除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族群的宗教和文化传承。穆斯林不被允许奉行任何正常的伊斯兰宗教规定,希望藉此强迫他们融入中国的主流社会。

DW Investigativ Projekt: Uiguren Umerziehungslager in China ACHTUNG SPERRFRIST 17.02.2020/17.00 Uhr MEZ

新疆再教育营的位置分布

“墨玉名单”的其中一个案例显示,一名维吾尔年轻人因为没有在斋月期间于“正常的营业时间”经营饭馆,所以被关进再教育营。这个年轻人被当地官员形容成“易受极端思想影响”,但最后因为他没有参与任何“非法宗教活动”,并积极参与社区活动,让他的态度出现明显的改变,他也能认清自己的错误并知道悔改,所以他们决定让他返乡继续接受监控。

中国外长王毅近日访问柏林期间接受德国之声与其他媒体夥伴采访时表示,有关针对维吾尔人的“再教育营”或任何“集中营”的报道都“完全是假新闻”,旨在破坏中国的发展。他并表示“新疆没有(针对维吾尔人的)迫害行为”。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