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从争取民主演变为全民反政府抗疫自保运动

香港民众集会反对社区设立检疫中心资料图片

香港民众集会反对社区设立检疫中心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武汉新肺炎病毒疫情下,香港恍似进入另一时空,之前七个多月的街头反政府运动,已经演变为全民反对政府的抗疫措施运动,这些措施包括拒绝对大陆访客全面封关但却在社区不断设立病毒隔离中心或病毒指定诊所,警察负责维护林郑月娥政权镇压反对声音的职责却保持不变,街头照样弥漫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马路仍然遗下示威者的鲜血。警方对这些街坊市民,与之前的黑衣青年一样,一律视之为“暴徒”。

而在此同时,争取民主运动已经从街头转变成为“地下”野猫式的行动,包括在公共厕所引爆引燃物、向警署投掷汽油弹、在港铁轨道放置“诈弹”,行动化明为暗。

继周末一连两日多区市民游行集会,反对政府征用当区普通科门诊诊所等,作为专门接收武汉肺炎轻症病人的指定诊所,长沙湾、西贡、葵涌、火炭及九龙湾亦有市民在16日接力参与抗争行动。有警员在九龙湾丽晶花园向记者喷胡椒喷雾。立法会及葵青区议会议员尹兆坚斥政府做事手法“一塌糊涂、垃圾级”,将居民健康“摆上桌面(当赌注)”。

九龙湾丽晶花园近百名居民16日晚9时在屋苑内游行,反对将毗邻九龙湾健康中心作为肺炎指定诊所。游行一直和平,直至10时许疑有人堵路,约50名防暴警追捕黑衣人无果,居民指现场无人报警,要求防暴警离开。及后现场有居民与楼上住客隔空争执,楼上住客落楼与街坊理论时发生推撞,防暴警再次赶至举蓝旗,至少三度向记者喷胡椒喷雾,有记者眼部中椒。

而较早前举行的长沙湾游行及西贡区居民大会均获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市民指当局未有谘询,亦未有顾及居民忧虑指定诊所或隔离营靠近民居,若处理不善随时加剧社区爆发。昨午2时,反对社区设置检疫中心(长沙湾)关注组主办集会,近200名市民在李郑屋邨信义楼对出集合,随后沿东京街、广利道、发祥街及保安道行一圈。

参加游行的立法会议员毛孟静批评政府不作为,“连通知业主立案法团同区议会都没做,简直是用香港人性命‘较飞(视人命如草芥)’!”深水埗区议员李文浩指,区议员曾于区内摆设街站,发现很多街坊对于区内赛马会诊所被计划作为检疫中心并不知情。他批评政府此举是“闭门造车”,“苏屋邨(一个小区)是一个有二万人口的社区,而诊所位置同苏屋邨只系一街之隔,不公开谘询是极不负责任!”

大批警员在场截查市民,至少四名青年在保安道被截查,引起街坊不满,双方对峙,防暴警到场戒备,群情汹涌,防暴警随后离开。主办方强调是次游行只是要求政府撤回于社区设立肺炎指定诊所的决定,着居民冷静。

西贡区议会16日下午2时就反对政府征用西贡户外康乐中心作隔离营,在西贡纸船公园举行居民大会,近200名居民到场表态。有居民认为本港有不少选址可作隔离营,如黄宜洲、石岗军营、新屋岭等均远离民居,批评政府与民为敌。有出席者理解设立隔离营的需要,但认为政府应事前谘询,并向街坊交代安排如何看守受检疫人士及使用中心作隔离营后的排污等问题,让居民安心。

葵青区多名区议员昨晨亦与街坊由葵盛信义学校游行至南葵涌诊所,其间居民高呼“反对南葵收疫症,政治无能,害死港人”。游行历时约一小时,现场消息称两名青年遭警方截查拘捕,怀疑因在他们背包搜出防毒面具。

另外,政府计划征用未入伙的火炭骏洋邨作检疫中心,沙田区议员昨号召集会抗议,集会前三小时已有防暴警设路障截查车辆,水炮车及锐武装甲车抵埗戒备,约200名居民下午5时在山尾街游乐场起步,两小时后完结。有骏洋邨准居民不满政府事前没有谘询便征用该邨,即使政府向准住户发放6000元津贴,无法弥补未能上楼的损失。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