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生前采访实录

周五,民众悼念李文亮医生。

周五,民众悼念李文亮医生。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负责治疗李文亮的医院称,这名医生在感染了新冠病毒后于周五去世。他是首批在去年12月底对新冠病毒的暴发提出警告的人之一,随后被警察噤声。

34岁的李文亮医生之死在社交媒体上引发悲痛和愤怒,人们要求当局向李文亮医生和他的家人道歉。

上周,时报研究员陈怡与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和Steven Lee Myers对李文亮医生进行了采访。当陈怡在1月31日和2月1日在微信上对他进行采访时,他正因被一名病人传染新冠病毒而住院。

以下是经过编辑和删减的采访记录。

上个月在武汉中心医院的李文亮。LI WENLIANG, VIA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陈怡:最开始您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新型病毒的传播性很强的?您自己被传染的时候好像没有做什么防护措施就被传染了?

李文亮:之前一直没有查。从我接触那个病人,到她的家属被感染,之后我才被感染,就发现传播性比较强。当时患者没有症状,我就大意了。

陈怡:12月31号您在群里告诉您的同学们关于类似于SARS的病毒,当时这么做是因为您觉得已经有人传人的高风险吗?

李文亮:我怀疑。而且注意防护总是好的。

陈怡:当时为什么会这么怀疑呢?是当时已经有收到什么信息或者听闻了什么吗?

李文亮:因为当时已经有肺炎患者隔离治疗了。

陈怡:在12月底的时候吗?

李文亮:嗯。

陈怡:除了您之外,当时还有别的医生在分享关于这个神秘肺炎的信息去提醒身边人吗?

李文亮:同事之间有讨论。

陈怡:当时大家讨论的是什么呢?当时对这个情况是怎么判断的?

李文亮:就是SARS可能要卷土重来。要有心理准备,注意防护。

陈怡:现在您回过头看,如果武汉没有阻止像您这样的医生们去警告他人和分享信息,您觉得现在疫情的状况会不会有很大的不同?您觉得对公众和医生们公开透明信息会更好吗?

李文亮:如果官方提前公布疫情信息我想会好很多。应该跟(更)公开透明。

陈怡:警方训诫您的时候他们有没有说为什么在自己的同学微信群里面分享这样的信息是错误的,是造谣呢?他们认为到底哪里您做错了?他们当时怎么说的?

李文亮:(警方)认为不能确定是SARS,认为我造谣,让我认识错误。

陈怡:您当时是什么感受?您觉得您错了吗?

李文亮:(我)觉得比较委屈,但是只能接受。(我)明明出于好意,而且报告上写的很清楚。

陈怡:现在看到疫情传播的情况您看到是什么样的感受?

李文亮:挺难过到(的)。那么多人生病甚至失去亲人。

陈怡:您为什么选择学医呢?为什么想做医生?

李文亮:觉得工作比较稳定吧……

陈怡:从医这么多年里有什么比较让自己骄傲的事情?

李文亮:医患关系越来越差,病人满意我就很高兴了。

陈怡:可以谈谈您的家庭吗?您有几个孩子?太太和孩子怎么样?

李文亮:老大4岁10个月,老二还在妈妈肚子里……预产期6月。夫人身体还好。

陈怡:很想念他们吧?

李文亮:嗯。我们会视频。

陈怡:您的病情还要多久才能恢复呢?

李文亮:10号开始咳嗽,估计还要半个月吧。

陈怡:恢复后有什么计划吗?打算做些什么呢?

李文亮:恢复后参加抗击疫情,职责所在。

转自:纽约时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武汉疫情.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