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刚:主权与我无分,灾难与我不分

信息量足够多,梳理一下武汉新冠病毒爆发前后的诸多影像:

有信息现实,最早的病例在2019年12月1日;

病毒在蔓延,人与人之间在相互传染,但央视在辟谣,“尚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

专家们成群结队地表示:“无明显的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证据”;

武汉8位医生被训诫,其中包含李文亮。然后李文亮继续投入工作,然后被感染,然后去世;各种消息显示北京有人不让他死,死去了也要做做样子,抢救,抢救……再然后,三十多天前还在说李文亮造谣的央视开始哀悼他;

舆情重于疫情,从北京到地方都在强调“不传谣不造谣……”,因为微信谈论疫情,越来越多的人被抓,拘留,罚款,名单一大串,看不到头;

人民日报、央视、卫健委连续的通报,“患者生命体征总体稳定,无死亡病例”,“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还有王广发这位专家,他说“病毒的致病性较弱,病患病情和整体疫情处于可控状态。”然后他被传染了,接受电话采访没说几句话,他说“我要去打针了”,匆匆挂断,现在没了消息;

1月20日,武汉百步亭四万余家庭共吃团圆饭,一张张愚蠢的笑脸,一盘盘带有习主席时代特征的菜肴,摆着习伟人的照片、标语,“使命在肩,初心如盘……”,也就在同一天钟南山说肺炎人传人,再然后就是百步亭每一栋楼都有人被传染,发烧,肺炎,排队,疑似……再然后恐怕就是没有然后了;

封城,封市,封门,堵路,筑墙,飞机高铁公交私家车全停摆……从武汉开始,封堵武汉,随即封堵湖北,然后继续扩散,现在处处封城、封村,封住宅区,出门条,审批……

隔离,强制隔离,费用自理,每日1000元……

没有人人相依而是人人相疑,奖励举报武汉人、湖北人,800元,1000元,2000元;抓捕湖北人,专门的抓捕工具,类似捕杀流浪狗……

偷渡,从武汉偷渡他地,轮胎过江,木盆过江,集装箱偷渡,在自己的国家从武汉偷渡到他地,但落脚之地是生存之地吗?哪个地方不是在捕杀?

六天建一座医院,还有个五行相克的吉利名字;体育场馆的集中隔离,但是没水没电没药没医生没厕所,没有相互隔离……这是个死亡集中营吗?

死亡,死亡,大批的死亡,火葬场在加班加点无休息地火化尸体,但100具尸体中能有几个被认定是新冠病毒患者?能有几个被统计为死亡人数?

可防可控的是舆情,方斌调查死亡人数,当天被抓进官里去,抄家,威胁,持续的骚扰……敢说真话的严惩;北京的文件还在向全国传达,“政治安全第一……”,后来居然来了新条文,疫情防控时期,造谣传谣严重者,死刑……

别忘了红十字会,全国捐赠的医疗物质到哪里去了?医院居然拿不到,市民买不到,小衙内们却在炫耀,他们有的是;外省购买口罩居然是武汉往外卖,定向捐赠却去向不明;所谓是公务员直接抱走成箱的口罩,只需要一句话“领导要的”,而万千黎民韭菜高价买不到,出门无口罩,立即就被打倒在地……

别忘了口号,“冠状病毒不可怕,只要大家听党话”,“出门打断腿,还嘴打掉牙”……

新时代伟人说他亲自指挥,于是央视、党媒发动感动运动,300记者进湖北,一个一个感人的、热泪盈眶的故事开始洗刷屏幕,丧事当做喜事办……

如果你相信央视每日的感染人数、死亡人数,他们给的数字每日在攀升,但,真实数字呢?

病毒来源还是个迷,他们一定要强压到一个海鲜市场,强压到蝙蝠身上,但诸多证据一连串地出来,这个病毒来源可能不是自然界,可能是人为制造,再等等,恐怕还会有进一步的消息……

社会的反馈也有了,从武汉开窗高歌歌唱祖国,到开窗高呼李文亮;学者许章润讨习檄文出来了,说伟人是“无耻之尤”;潜逃中的政治犯许志永撰文让伟人让位;武汉人要求为李文亮建一座雕像,部分学者如张千帆、许章润、郭飞雄等联署五大诉求,要求设立国家言论自由日……

一幕一幕,思来悲愤交集,忧心如焚。

最早的病例在12月初,可是为什么要到1月20号才被告知这个疾病会人传人呢?为什么在此之前官方一再说不传染、可防可控呢?这不是在欺骗人民吗?——谁说不是在欺骗!几十年来一直在欺骗。但官员为什么要对人民说实话?官员需要对人民负责吗?真相是不需要的,既然不需要对你们负责,欺骗你们又能如何?

媒体为什么没有如实报道呢?媒体一再渲染感动,一再报道情绪稳定,一再报道可防可控,这不是在欺骗人民吗?——谁说不是欺骗!几十年来不是一直在欺骗吗?谁在掌控媒体?媒体需要对谁负责?如果媒体被一家、一党、一人掌控,做一党的喉舌,做一人的家奴,人民如果还指望这样的家奴喉舌说真话,无异缘木求鱼。

人人生而平等,为什么黎民百姓高价买不到的口罩,官员可以无限量地供应,甚至直接明抢?——这片土地从没有实现过人人平等,尤其是新伟人的时代。

封门封路,强制隔离,集中隔离,无药无医,几乎等其自死,这剥夺了我们的生命、自由和安全的权利。——权利需要法律保障,但法律在哪里?

官员、学者、专家、红十字会、媒体……谁需要对真相负责?谁需要对人民负责?谁需要一定要对人民说真话?谁能来问责他们?——真的不是人民!

习近平主席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他怎么会不以人民的生命安全为重?——习主席说“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指望习主席关心黎民韭菜的生命,本身就是痴妄。

不忍心也没耐心一条一条问下去!

真相不属于人民。人所共知的现实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的一切,或者说是统治中国的一切。在我生我长之地一切都被他人控制的状态下,想看到真相,本身就是一种奢望。你所看到的是他们想让你看到的,你没有获取真实信息的权力。

媒体不属于人民。党领导、控制一切媒体,而媒体都在党的领导之下,都是“党的喉舌”,都“永远姓党”,这是赵家的喉舌,“肉喇叭”,怎么能奢望在这里看到真相?

主席、伟人、英明领袖不属于人民。今天再说神一样存在的领袖会对黎民百姓负责,你还信吗?喝着100万以上一瓶的茅台会对日日忧虑水电煤气的升斗小民服务?谁敢痴心妄想是人民选举领袖呢?提出这个要求的都在监狱。

官员不属于人民。无德无耻无能的官员见多了,在今日武汉病毒蔓延中可以看得更充分。但是又能如何?他们没有人会惧怕人民,没有人需要对人民负责,人民更无权利追责。所以欺骗人民如同春天的百花秋天的风一样,是日常现象,更何况官员殴打、掠夺、强拆、强夺甚至直接打杀人民的呢?

公平不属于人民。谁来主持公道?都知道要去法院,但党领导法院,党做法官,你如果还指望听党遥控的法官能来主持公道,你就太痴情了。

言论自由不属于人民。虽然宪法写了中国人有言论的权利,虽然习近平时代核心价值观有自由二字,但文字狱在新时代泛滥中国。最高法、最高检的因言治罪的司法解释之下,全国大致抓捕说真话者,在瘟疫时期抓捕更甚,防控舆情重于防控疫情。

法律不属于人民。共产党领导立法,习伟人说:“我们要善于把党的意志变成国家的法律”,人民和法律的唯一联系就是:法律是规则,而人民被规则。

专家、教授们呢?他们为什么不说真话?专家、教授也在这个锅内,这个铁锅铁桶包天包地包生包死,专家说真话就和李文亮一样的下场。

生命、财产、自由不属于人民。人民生活在这个锅中,党是一锅端的,法律是党的,官员是党的,暴力机器是党的,媒体是党的,其实一切都是党的,党几乎是随时可以让自己的官员和暴力机器执行自己的法律,将所谓人民的一切剥夺殆尽,生命、财产和自由不保,遑论尊严、平等、不受酷刑、不受任意逮捕、迁居、居住……?

归结为一句话,这个国家的主权不属于人民,主权与人民无分!

怎样才能实现人民主权?

人民主权最直接的体现是一人一票选百僚之长。百僚长,或者叫做总统吧,这是一个国家的统治者。一人一票选举统治者,选票就是统治与被统治之间的契约,我在一定期限内同意你对这个国家进行管理或统治,我们之间有契约,这种管理或统治关系出于我的同意。于是总统临朝,总揽朝政,这与我有分,是我授予了他执政的权力。疫情防治,事关万民生死,我会托付一个置我、置万千黎民生命于不顾的蠢猪执政?我及万千黎民托付之人敢于为了营造自己执政之普天同庆竟任由万民遭殃?人民主权之国还没有这样的民选总统出现过。百僚长既然由我选举,受我托付,经他任命的百官百僚就自然纲举目张了。

人民主权最本质的体现是代议立法。人民设立议会,选举代表,制定法律。我的代表去代替我制定法律,此法律与我有分,此法律就是我的意愿。我难道有意愿制定钳制言论的法律来钳制我吗?我难道有意愿制定将参政议政都入罪“颠覆国家政权”的法律吗?

言论自由、信息自由是人民主权的体现。言论自由是一切权利的来源,拥有自由的言论权力,可以对政府、对官员自由批评、行使舆论监督。生此国中,唯有我可以自由发表言论、自由批评,自由获取、传播信息,才能够叫做此国与我有分。

人民有权参与司法才是人民主权。人民掌握一个国家的是非标准,而不是任何一个党。

有限政府才是人民主权。政府的权力是有限的,只能根据人民的授权行使权力。但凡人民未授权的权力全部属于人民。这样才不会出现无限政府,全能政府,政府主管人民的一切,控制人民的一切。

当然,人民主权还有其他要求,比如军队国家化,比如地方自治等。

可以做一个设想,如果中国人与此国有分,人民拥有这个国家的权力,那会怎么样?

人民主权之下,一人一票民选的领袖会不顾万民生命而一心保住自己的统治权吗?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会这样做,但任期内可以弹劾、罢免,任期外可以换届,纵有万般伎俩,只能回家抱娃。除非极其愚蠢,总不会如此,历史上也未曾出现。

人民主权之下,不会有对言论进行钳制的法律,言论和信息是自由的,疫情总能第一时间引起警觉和防控,不会被掩盖以至于大肆蔓延。

人民主权之下,纵有混账警察陷人于罪,但陪审团参与的法院总不会让无辜者因为言论入罪,不需要论述了。

人民主权之下,政府的权力是有限的,政府不能控制专家,不能控制媒体,想想,自由的媒体、自由的专家,如果他们故意说谎,在疫情面前欺骗公众,除了丧失诚信以外,更重要的还有法律责任,他们会这样做吗?

人民主权之下,暴力封门,几乎禁锢饿死这样的悲剧更不可能发生。

总之,一旦发生疫情,第一时间公开信息,政府及疾病防控部门立即开始作业,人民第一时间可以得到真实信息,第一时间可以得到救助,哪里会出现中国这两个月以来诸般人为悲剧呢?

一声长叹。

时至今日,因为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对习政府的不满在网络海潮般爆发,林林总总向中共政府喊话,提出多项要求,比如设立言论自由日,或叫做李文亮日;比如落实言论自由权利;比如习近平下台;比如设立李文亮塑像等等,但是,如果主权与我无分,所有这些要求怎么可能实现呢?

主权与我无分,即便设立三个、五个、每月一个李文亮日又能如何?其实言论自由在宪法上是有规定的,每一天都是言论自由日,但因为主权与我无分,法律不是我的,执法者更不需对我负责,甚至是直接来统治我的,宪法都没有用,更何况设立一个李文亮日呢?

主权与我无分,即便习近平、中央政府一直全国政府都在高呼落实言论自由,又能如何?其实,各位学者,这已经实现了的,习近平新时代所谓的核心价值观其中就包含自由,这个核心价值观已经贴满全国的大街小巷了,但此国与我无分,喊喊口号,贴贴标语,怎能当真自由呢?

再比如请天尊下台,主权与我无分,即便党内斗争致使天尊下台或者恶贯满盈毒发自死,谁能决定下一位伟人会不把统治权当做第一要务?谁能让新伟人顾念小民生命?主权与我无分,伟人如何变换,统治被统治的关系都不会改变,一如狱卒不管怎么变动,和牢里关着的囚犯关系都不大,不会因为换了狱卒而得到自由。

再比如,为李文亮塑像,假定当局恩准,为李医生塑像,身高十米,在武汉设立三五十个,但这能改变什么?别忘了林昭的墓地周围那些摄像头,谁去祭奠谁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嫌疑人呢!

总之,只要此国主权与我无分,上述所有吁求,于事无补,无论中共当局是否顺应民情塑雕像、设立纪念日等等,都不会对这个体制有根本的影响,更不会对中共的权力做任何一点牵制。

只要此国主权与我们小民无关,权力就不属于人民,官僚体制就不会对人民负责,欺骗、压榨、抢夺就会沦为常态;主权与我们无分,就不会有公平正义,颠倒黑白、诬良为罪的冤案就会成为常态;主权与我们无分,权力在控制一切,媒体就会说谎,专家就会欺骗……总之,黎民百姓,也就是无辜的韭菜罢了。不需要看他国案例,只需要看看七十年来中国史实就知道,此国与我无分,我们小民百姓真算不得人的,是没有一点人的权利的。

但,有一点和我们永远分不开,那就是灾难,只要主权与我们无分,我们就永远与灾难有缘有分。看看这次由武汉蔓延全国的肺炎,就在印证这个道理。

中国七十年最本质的问题就是此国与人民无分,人民没有任何主权,在这个国家里,人民只是被统治者,中国共产党垄断了一切权力,人民只能在高压统治下苟活。中国人如果要改变这种被统治的状态,所要做的唯一能产生实效的就是取得国家的主权,制定宪法,由人民选举总统,由人民选举代表召开国会,设立独立的司法,废除一切钳制人民自由的苛法暴政,真正由人民成为这个国家的主人。

主权与我无分,灾难就与我不分,苦难中的国人,如果我们要开口,请说句真话,如果要做人,就要站起来做人!

陈建刚

2020年2月8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武汉疫情.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