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迫害揭示真相者中共会认错吗

时隔十多年后大陆武汉市又暴发类似非典疫情。而且同样类似的是,又是隐瞒疫情压制迫害公开揭露真相的人。直到疫情大规模暴发瞒无可瞒的时候,才不得不向社会公开疫情和承认危机降临。但是社会已经错失最好预防和限制疫情扩展的时机,数以千计万计的民众感染时疫,健康遭受难以估量的伤害甚至丧失生命。从中共承认武汉肺炎人传人到武汉封城,再到湖北十几个城市四千万人口惊慌封城,这种对疫情秘而不宣到举国惊恐,如此巨变前后不过三二天时间而已。香港著名病毒专家管轶前往武汉一天即逃离,他对媒体坦承武汉肺炎扩散已经无可挽回,他留在武汉已经无事可干不得不当逃兵了,而世界上数十个国家也先后发现来自中国的感染者。

社会在健康生命遭受威胁的恐慌中,民众也对自己遭受隐瞒而不得不突然暴露在危险前,深感遭到中共隐瞒而不知情的义愤和无奈,并开始议论最初揭露者受迫害之情由。就是一贯以党的喉舌自居而左棍打人的胡锡进,也在他辖下的环球时报发声,要求武汉警方展开重新调查,依据更新的实施情况作出结论,通报社会。不过胡锡进隔天又出来为警察洗地,说武汉警方联系告诉他,只是请最初网上公开疫情者喝茶聊天,过程十分友好并没有进行任何处罚。胡锡进这种洗地当然没有可信度,随后陆续公开的情况也说明,中共警方对警示社会者的处置,是逼迫均为医生的八名揭示者承认造谣,写下检讨并且签下警方令其终止违法的训诫书。

大陆民众对于最早公开疫情的八名医生,既有钦佩感激更有对他们遭遇的打抱不平,网络上充斥着要求中共道歉并赔偿损失的呼吁。正是武汉警方打击压制这八名医生的疫情信息,才扼杀了社会早日了解疫情真相,并令大众对疫情噤若寒蝉绝口不谈,社会完全处于不设防状态而听凭疫情侵蚀扩散。而目前疫情扩展至如此举国惊慌,世界也大受影响并纷纷设防撤侨的地步,究其罪魁祸首不得不说中共难逃其责,是中共隐瞒疫情编造谎言打压信息流通造成的。但是这种社会为医生讨要说法而追责的正义之举,会获得正面的回应得到合法合理的结果吗?从中共一贯蛮横做派来说必是镜花水月。因为对于中共专制极权尤其是独裁者习近平而言,公开认错认罚向被迫害者道歉,有一些中共不可能逾越的根本利益和规则。

首先在高喊解放全人类的共党眼里,屁民之命从来不算命只是数字,与他们追求的人类永恒目标相比不值一提。斯大林就形象而简捷的将之概括为:一个人的死是悲剧,一百万人的死仅是数字而已。共产魔头此言绝非摆个凶恶面孔吓人,斯大林毛泽东手上全有数千万上亿的枉死冤魂,波尔布特短短两年杀了本国超过四分之一的人,朝鲜金家三代所杀本国之人,怕是永远无法数字统计的巨大黑洞。所以在中共这类暴政统治下,灾难性祸害如大量饿死人、水灾和疾病等,会重复不间断出现。而灾难出现后的惯常做法,便是隐瞒说谎打压公开真相者,并且从来没有事后修正事实褒奖敢说真话者。这一次武汉肺炎中共模式已经全套走完,还能指望超越历史的奇迹发生吗。

2020年1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左)在北京会面。(美联社)

2020年1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左)在北京会面。(美联社)

其实中共没有向被迫害者认错认罚的基因,唯一可能迫使中共高官认错的是更高权势。毛泽东的罪恶磬竹难书更不要说错误了,但是就是在饿死四千万人和党内不满压力下,他也只是说中共犯的错误他负全部责任,因为他是中共党中央的主席。邓小平主持抓了数百万的右派分子,他死咬着数人不予平反因为反右没错只是扩大化了。邓小平可以违心的向毛泽东认罪检讨输诚,因为毛的权势远大于他操控他的生杀予夺。但是对待由他操控的下属百姓绝无可能,刘伯承至死不平反是他压着,六四大屠杀更是他面对民众压力的充分表现。而这绝非毛邓这些党魁所独有,而是共党党性在他们身上的突出闪现。

而最根本的原因则是如果改变这套做法,则触及了中共生死攸关根本利益的红线。毛泽东曾经说过这样意思的话,如果允许报刊随意报道中共错误或罪行,一天一条不出一个月中共就垮台。所以中共掌权既然是天下第一要事,隐瞒、扭曲、编造信息引导社会舆论,是党的喉舌维护政权稳定的天职。习近平掌权后对原已严密管控的信息和舆论导向,更是置于重中之重无所不用其极的扼杀一切管道。而他对武汉肺炎防疫的指示也充分说明,强调维稳放在重要突出的措施位置上,主导舆论隐瞒真相全力维稳才是他们的核心。这几天武汉方斌冒险走访医院、湖北蕲春的高飞也上网揭露真相,被警方拘捕甚至强行破门绑走。可见对八名医生以谣言迫害的邪恶表现,尚不足以让中共在祸害全球的灾难面前止步,对中共而言拥有政权远比人类的灾难重要。正是因为中共政权的存续依赖隐瞒编造的舆论导向,所以绝无可能在社会大众的追究问责下,向警示社会的八名医生公开道歉赔偿,中共决不会对手中的政权干出自毁长城的事。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