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突封城惹居民不满 爆发警民冲突

继湖北武汉之后,浙江温州本周日被当局“封城”。温州市政府宣布从本周日(2月2日)零点起开始封城,限制全市居民与外界接触,以防新冠状病毒疫情扩散。由从武汉归来的居民被当局强制隔离在家,引来不满,有居民和武警发肢体冲突。

在疫情肆虐之下,温州由2月2日至8日实施“封城”措施。当地政府还出台一系列严控居民在市内流动的措施,包括每户只能有一人每隔两天出门一次,采购食物和生活用品。另外,城内的公交车辆和长途客运全部暂停,主要交通干道已封闭。该市54个高速公路进出口,已经关闭近20个出口。影院,游泳馆等市内公共场所停业。就在官方宣布的2月1日,网络上传出一段视频,称温州发生警民对峙。视频中,数百人戴着口罩在街道上高声呼喊,与军警发生推撞与争吵。

温州一服装制造企业负责人陈女士本周一(3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政府“封城”举动来得太突然,众人毫无防备:“温州控制新型冠状病毒,宣布2月2日凌晨也开始封城。因为这一次温州被列为第二大疫区,感染的人特别多,到目前为止大概有265例,浙江省有661例。温州有这么高的感染率是因为温州有很多的人在湖北武汉做生意。过年前,大家回温州过年,所以被感染及传播机率就高很多。”

突然封城令居民措手不及

陈女士说,很多居民被限制离家,商业等各种社会活动被迫停止,民众的损失很大:“大家出行也非常不方便,我在家里,目前每两三天派一个人出去,购买一些家里必要的物品。现在公共交通也都停运了。所以也非常不方便。市民觉得在封城之前,政府做的宣传和引导工作还是不够的,应该提前通知居民早一点准备家中日用品、食物等。不至于突然封城。”

温州是浙江省中心城市之一,常住人口达九百多万。据中国官方2月3日通报,截至当天中午,温州累计确诊病例升至291例。而浙江全省为725例。成为本次新型冠状病毒湖北疫区之外第二个疫情严重的地区。截至2月3日傍晚六点钟,中国已确诊人数达17335例,死亡361人。

温州封城,居民不满官方事先不通知,与武警发生推撞。(视频截图)

温州封城,居民不满官方事先不通知,与武警发生推撞。(视频截图)

如果说湖北、浙江等地“封城”是为了防范疫情扩散,那么数千公里外的新疆对网民进行“封口”,则是担心批评政府的舆论出现“决堤”现象。1月31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有关部门公布“12起编造和传播疫情谣言信息”案例。

新疆抓捕私自发疫情消息网民

据中央广电总台央视新闻客户端报道,近日,新疆网信办、公安厅采取行政处罚的12人中,包括4名维吾尔族人,8名汉族人。当局指阿克苏地区维吾尔族女性网民穆某(20岁),在网上传播疫情不实消息,首先说“新华医院崇明分院,一男一女感染新型传染性肺炎病毒死亡”的疫情谣言,巴州和静维吾尔族网民夏某(20岁),在微信群中编造散布“和静已经有两个感染病毒,一个孩子从武汉上大学回来,然后把她妈妈也传染了,两人现在隔离起来了。”以及阿克苏市维吾尔族女网民迪某(31岁),散布“和田已死了多人,在道路上也建立了各种卡点,尽量不要吃海鲜。”他们都被处以行政拘留。另外,克州阿克陶县维吾尔族网民孜某则因在微信群中发表当地有人感染肺炎被公安处以“教育训诫”的处罚。

温州城外高速公路出口处均有检查站。(视频截图)

温州城外高速公路出口处均有检查站。(视频截图)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对本台说,中国政府为了政治稳定,隐瞒包括新疆维吾尔人受到感染的疫情,还压制维吾尔人的言论,这令国际社会感到担忧。他说:“受到中国系统迫害的维吾尔人面临着疫情的直接威胁,如果让民众有知情权的话,那么就不应该这么恐惧所谓的谣言,而恰恰之前的一些所谓的谣言,都被坐实了是真实的。”

根据中国官方2月3日发布的信息,新疆有24人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迪里夏提说,疫情在新疆导致严重的恐慌:“所采取这一系列的强制措施,本身引发了人们对中国政府是否采取有关针对疫情瞒报,隐瞒的质疑。”

另有新疆汉族网民杨某、邵某、王某、顾某、陕西网民池谋、甘肃网民李某8人也因涉及新疆疫情的言论,被指传播疫情谣言,被公安拘留、罚款及训诫处罚。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