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文摘:病毒肆虐,中共再次演练社会控制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病毒和恐慌背后,中共的治理逻辑》,作者张彦认为,中国政府并没有与人们就病毒疫情进行成年人的对话,或是制定在其他地方有过成效的合理政策,而是直接进入了全面封锁模式。这证明了政治学中的一种自明之理:威权政府就像一群只有两个大拇指的人,没有其他手指。他们可以采取强制行动,但没法对政府杠杆进行微调。

作者说,考虑到潜在的不信任感,政府很难说出许多流行病专家在说的话:这次疫情是严重的,但并非灾难性的。因为如果国家对人民坦白,它还必须承认这种程度的社会控制是没有必要的。这是否意味着政府将遭殃?作者不这么认为。因为尽管人们不信任体制,但他们总体上是接受封锁的。在私下谈话和聊天群里,他们说,像中国这样大的国家不采取严厉措施是不可能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民已经吸收了政府的中国例外说:治理中国需要用铁腕,而这些看上去荒唐的措施正说明政府做的很好–并预示党将一如既往地突破困境,取得胜利。

不允许台湾”撤侨”,两岸未来或将阴影浓重

台湾《上报》发表文章《中共拒台派机接人是执念过深》,作者王志庆说,依过去四年惯例,台湾陆委会出面协商事务,对岸国台办只能已读不回,避免被解读为”两岸关系突破”,但人命关天,或有转还余地,但中共的”更高意志”恐也因防疫焦头烂额,没空针对此事斟酌衡量。

文章说,美、日、英、德、澳、韩、俄、法等十余国都要陆续撤侨,然而”台湾人”到底算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若是本次放行,大陆民众看到”中国台湾人”登机而去,岂非相对剥夺感深重?然而,台湾不论有没有参加国际组织,都是国际商务、观光往来频繁的重要据点,若台湾防疫失当,必祸及全球。疫情当头,两岸政府都应捐弃意识形态,若中共不改做法,一旦未来台湾不幸沦为重灾区,或受困武汉台湾人遭交叉感染致死,都会使过往两岸和平的努力蒙上厚重阴影。

疫情之下,习近平对两岸关系还能深藏不露?

台湾《风传媒》发表文章《武汉肺炎对习近平,犹如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作者赵春山说,习近平处理香港和”台湾问题”的手法,是怕”吃紧弄破碗”。对于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习仍授权特首林郑月娥来贯彻中共”止暴制乱”的立场,避免中央武力介入;面对民进党在台湾大选的压倒性胜利,习的反应深藏不露。

文章说,人算不如天算,武汉肺炎就像”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其急迫性应非习近平所能预期。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所主任布朗(Kerry Brown)说:”这种事情绝对可以使整个政权的信心和合法性受到损害。”而习近平处理危机的能力,正是他个人权力集中和中共一党专政的”合法性”来源。 防疫无国界,台湾没有理由因政治因素,在中共刻意干扰下,受国际社会的排斥;此外,两岸关系目前虽处冷对抗状态,但面对备受全球关注的非传统安全议题,两岸仍有合作的空间。这有助于促进对岸领导人声称的两岸”心灵契合”。

捐赠困境,逼迫武汉红会放开部分权限

香港《端传媒》发表文章《无法抵达的物资:民间救援为何迟迟送不到一线医生手上》,作者秦宽、王浠和门悦悦报道说,截至1月29日,湖北省有近136家医院发布了医疗物资申援信息。截至1月28日,全国湖北以外地区,已有74家医疗团体发出求援呼喊,其中甚至包括不少知名医院。一些志愿者发现,就算运到了半途,物资也会凭空”消失”。从海外进入的物资亦面临同样的”险境”。

文章说,信任危机下,民间的救援管道急剧收缩。由于海外捐赠的关系往往来自校友会,人情联系强,定点捐助指向明显。但物资到了国内,捐赠者发现,”想给的人给不到,又被政府收走了”,不相信政府的捐赠者们却找不到可靠的民间通道,遂放弃了捐助。”它(民间援助)不是一个在无大台的状态之下能做起来的东西。”1月30日,在最新的公告中,武汉红会更改了定向捐赠规则,表示境内外单位或个人如有捐赠意愿,可直接与定向捐赠医疗机构联系,确认后将捐献物资直接发往受捐单位。这或许意味着武汉红会放开部分捐赠权限,民间力量终于有机会通过那扇窄门,抵达无数个急需帮助的人。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