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三论封城是愚蠢决策

有人说,我们社会主义优越,美国就做不到封城,一次流感死亡6600多。

美国确实正在遭遇大规模流感,已感染1300万人。6600是美国疾病防控中心的估计数字,包括流感诱发心血管等老年疾病带来的死亡,其中74.8%是65岁以上老人。

每年流感死亡人数远多于SARS之类的新型病毒。新型病毒人们恐惧,加紧防范,传染有限。一般感冒病毒人们恐惧少,照常工作,传播范围广,死亡人数多。有学者研究,中国每年感冒引发的死亡人数大约8.8万。

我们理性分析,此次肺炎如果发生在民主的美国,会是什么结果。

首先,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不会长期存在。明显违法的野生动物交易,即便执法部门迟钝,媒体、动物保护组织、议员都会争相表现,人人喊打,早给灭了。单说媒体,川普也拦不住。

中国不一样。执法部门收了好处费睁只眼闭只眼,人大代表与人民无关,媒体有中宣部不敢说话,独立的NGO被打压取缔了,网络言论也被封杀。这片土地上人们百毒不侵,地沟油、毒奶粉、假疫苗连年不绝。

其次,假如海鲜市场存在,也有病毒感染了人。医生大大方方说出真相。一种新型病毒!一定是媒体的盛宴。记者日夜守候医院,采访病人家属,调查病毒源头。举国高度关注,执法部门迅速出击,议员纷纷谴责政府不作为,NGO组织蜂拥而至提供各种帮助。不出一个月,病毒在武汉就地消灭。

中国不一样。一种新型病毒!医生悄悄嘀咕,能不能往外说?违不违反组织纪律?过一段时间卫计委传达党委精神:要讲政治,保稳定,签保密协议。二十天过去了,又有医生冒险谈论,有网友传到微信群。公安迅速出击,抓获8名“造谣者”,央视喋喋不休辟谣,“谣言”就此平息,歌舞升平继续。又过二十天,疫情爆发。

第三,假如此病毒潜伏期传染,不知不觉突然大规模爆发。川普下令该市紧急状态,调运全国救援物资,亲到武汉,安抚人心。但不会封城,有法律风险。更重要的,聪明人的决策现实可行,不会盲目。媒体一律聚焦病毒连篇累牍,NGO云集为市民指导防范救援,社区邻里为被隔离者送温暖。疫情很快被遏制。

中国不一样。下面官员束手无策,错失良机。实在瞒不住了,上报中央,上面一拍大腿,封城。然后一片混乱。湖北人水深火热,缺医少药,各地人民一片恐慌,领袖新春讲话只字不提武汉,各级领导团拜会花天酒地,人民日报头版歌舞升平。寥若晨星的NGO鬼鬼祟祟伸出援手,被维稳部门高度戒备。疫情等待春暖。

理性思考,就会得出结论,疫情在资本主义没有活路,在社会主义大行其道。历史也确实如此。近代以来,大规模瘟疫、饥荒只发生在两种社会条件下:一是战乱中,人道救援不能及时抵达;二是社会主义专制下,欺上瞒下人祸连连。

中国美国不一样。区别不在于川普品德多么高尚,不在于共和党不忘初心,而在于天下属公还是属私。国家是人民的还是某个家族政党的,政权出自枪杆子还是人民的选票。

武汉疫情发展到今天,归根结底,是专制的恶果。是人民没有选票的恶果。用一尊思维管现代社会,用部落模式管现代都市,用管猪的方式管人,能不荒诞?

公民 许志永
2020年1月26日流亡中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许志永.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