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聚会案 – 呼吁宪政和公民社会何罪之有?

厦门聚会案被羁押人家属罗胜春等人在华盛顿白宫会见了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美方官员对被羁押人的遭遇表示关切。

去年12月上旬,许志永、丁家喜等倡导新公民运动的20余名维权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在厦门聚会,讨论了公民社会的建设、时事政治和国际形势等问题,被中共当局冠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12月26日,丁家喜、张忠顺等四人被捕,许志永在逃。

这是中共当局继2015年709抓捕案之后再次对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下重手,震惊国际社会。

厦门聚会都讨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引发当局如此大的恐惧?呼吁宪政和公民社会就是颠覆国家政权吗?

嘉宾:厦门聚会参与者丁家喜太太罗胜春; 网刊《改变中国》主编曹雅学

“我们非常担忧”: 被捕中国维权人士在美家属向美国政府陈情

厦门聚会参与者丁家喜太太罗胜春说,丁家喜第一次被捕,尽管也都知道是强加的罪名,但是他第三天就可以有律师会见。这一次从第一开始被抓捕开始,就是没有留下任何的法律文书。到至今为止 28天过去了,收到的唯一文书就是一个交给律师的不予会见通知书。

所谓的指定居所监视技术,根据709的案例,知道他们是受酷刑的。而且刚出来的朋友也都有短时间酷刑的情况,所以非常非常地担忧。这也是他们这次来到华盛顿要向美国政府和社会各界寻求呼吁帮助的原因之一。

罗胜春表示不让任何人会见丁家喜,这违反了中国现有的刑诉法以及国际人权公约。

律师会见当事人是中国法律赋予的权利,他可以在不受任何监控的情况下会见。但是这一次他要求会见被拒绝。现在要求在监控的条件下会见也没有任何答复。这让家人对他们的安全非常担忧。因为709就是在秘密关押的情况下,为所欲为,施行酷刑。

她还认为丁家喜等人选择继续这种方式,是因为这跟公民社会的建设它的理念是完全一致的。要求公民自身成长,而不是说要去推翻什么。这个政权它不合理的话,它自己就会灭亡,而且无论这个政权存不存在,只要公民社会建设好了,社会就在发展、在进步。其实每个公民,如果公民社会建设好,根本不在乎是谁来当政。­­

网刊《改变中国》主编曹雅学认为,中共领导人政权危机感比较强烈,对公民社会活动打压大大加强。

她说:“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厦门案这次抓捕,最近的这次抓捕,你看到没有,它倒回去了。(这)是对‘新公民运动’的再一次打压。所以当局现在在这样的国际形势下、经济形势下,我感到,很多人也这样同意,习近平他政权的危机感比较强烈。就是说对民间公民社会的活动,他的警惕性,他的戒备,他的打压的压力和高度要比几年前大大加强。所以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才觉得这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事情,要把这些人抓起来。”

中国维权人士和律师连遭抓捕 被指重演“709”镇压

此外,她认为这些“和理非”的抗争者不是向中共跪求什么,而是在践行个体尊严以及中国法律所赋予的权利。

她说:“首先他们(主张‘和理非’的抗争者)不是‘与虎谋皮’,他们不是向中共去要什么。他们是践行一个个体的尊严和权利,他们是践行中国法律当中写在纸上的东西。他们要把这种(内容)当真。‘和理非’是这几年被污名化了。但是许志永认为,他们所做的非暴力和平抗争是一种革命。它不是一种改良。它不是一种向中共去跪求什么。这种道义的基础是不能够失去的。中国这些为公民权利抗争的人没有任何人想去从事暴力,那扔个砖头不算暴力,没有任何(抗争者)想去从事流血(行动)这样的事情。因为他们认为,我们要通过我们信仰的方式去争取我们想要的东西。这种东西是不是最后有效呢,那我们要看整个的国际形势和国内形势。就是说虽然现在打压很严重,我自己不住在中国,我不知道。但是据这些公民活动者说,权利意识觉醒的、希望改变中国的公民是成十倍、成百倍的增加了,而不是减少了。所以我觉得这个社会它有一种暗流,它在往前走,只是说现在国家、共产党掌握着国家机器铺天盖地,它似乎显得民间的声音没有了。但是民间的声音实际上是在的,它只是在等待着暴发而已。这也是当局为什么这么害怕这些公民的聚会而已。”请同时参阅:

曹雅学还表示,丁家喜等人不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纲领”的组织。她提到许志永曾多次表达了对组党没有兴趣。曹雅学表示,从个体层面说,这些抗争者的目标是鼓励个体公民把宪法和法律赋予的权利“当真”;而从“组织”层面说,这些有同样想法的公民增加联系之后返回到各自的社区中“为邻居、社区解决问题”,并且于人际间逐步清除“中国社会当中一些长期专制造成的一些毒素”。

她认为,所谓“有组织,有计划,有纲领”是当局对这些抗争者的构陷。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丁家喜.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