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美方赢得了第一个战役胜利

美东时间周三(15日)中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华盛顿签署了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从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宣称「中国偷窃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并要求贸易谈判代表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关税,掐指一算,美中之间的贸易战已经持续了22个月之久,其间,包括特朗普和习近平在内的两国领导人进行过多次会晤,两国的经济管理团队更是进行了十数轮的磋商,美国方面多次公开宣布双方几近达成协议,尔后又指责中方出尔反尔,撕毁承诺。在近两年的时间里,世界市场也一直随著两个大国之间谈判的「接近成功」和协议草案的「推倒重来」起起伏伏。

国际市场对美中两国「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总体反应正面。目前人们普遍关心的一个问题是美、中两国究竟是谁是赢者谁是输家。从市场的反应看:协议签署后的两天里,美国的股市不断冲击历史记录;香港和中国上海及深圳的股市对该协议的反应平平。从两国领导人的肢体语言看,协议本应该由双方级别对等的官员来签署,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刻意回避了亲自出面签署协议,改派副总理刘鹤出面;美国方面签署的并不是与刘鹤对等的官员,而是由总统特朗普自告奋勇亲自签署协议。由此可见,特朗普将此看成是自己的一个胜利,而习近平却不愿意出面承担责任。

据说为了说服中国民众中国不是输家,中国方面在协议的中文翻译上花了很大的功夫,既要保留协议满足美方提出的一些重要要求的基本事实,又不要让中国领导人太失脸面。从现有的英、中两国的文本对照看,中方团队真是不容易。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协议仅仅是一个阶段性协议,美方提出的一些最重要要求并没有在这一协议上得到体现;但是从另一个方面看,所有达成的协议条款,基本上都是美方提出要求,中方正面回应,在几乎所有的贸易争论问题上,中方基本上都满足了美方提出的要求。因此可以说,从战术上看,美方赢得了第一个战役的胜利。

从这个协议的前几章不难看到,绝大多数的条款都用「中国应提供」、「中国应规定」,「中国应该(做到)」等等的非常强硬的祈使句,而在相同的条款中,美国方面的表达基本上都是:「美国现有措施所提供的待遇与本条规定的待遇相同」,「美国现有措施可对假药和相关产品采取有效而迅速的行动」,「美国现有的执法程序允许权利人针对在线环境中发生的侵权行为提起诉讼」等等,这些表述都表明,这些条款都是中国应该进行的改变,而美国并不需要进行任何改变。换言之,是中国单方面对美国作出的让步。

对于特朗普而言,除了要求中国在这些法律制度和管理程序上公开透明和改革之外,他还成功地要求中国增加对美国农产品和能源产品的购买,我想他之所以愿意签署分阶段的协议,是急于通过这些有形的成功增加总统竞选连任的筹码,而处于弱势的中国则不得不给特朗普这些筹码,换得美国同意将前一段在贸易战中对中国输美产品增收的关税分阶段降低或者缓增。如果以贸易战开战之前状况作为参照,美国对中国输美产品的关税依然存在,而中国则一方面同意大幅度增加对美国产品的进口,另一方面还承诺在保护知识产权等更广泛的领域作出让步,假如任何时候中国没有兑现作出的承诺,美国有权重启进一步增收关税的惩罚。

当然,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签署还不能看作是美国对中国取得的战略性胜利。首先是美国方面同意将有些更重要的问题留待在下一阶段的谈判中解决,其中包括中国执政党视为执政根基的国有企业的补贴和其他更根本的制度改革问题,这些问题对于建立起一套真正公平透明的世界贸易体系十分关键;与此同时,中国执政者在兑现承诺方面历来乏善可陈,目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和就业压力增大,它不得不做出一些让步,但是一旦形势变化,它随时可以翻脸撕毁现在的承诺。从这个意义上讲,协议的执行和下一步的谈判将更加困难,也更加重要。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