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振亚:“我只愿做一个荣誉市民”

我和戴振亚先生并不熟悉,对他也知之甚少。

去年,在厦门见过他两次,并未深交。第二次见面之后大约十多天,就听说他遭烟台警方跨省抓捕,和丁家喜、张忠顺和李英俊共同被定为煽动分裂国家政权,危害国家安全,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了。

律师去了,不能会见,也不知道关在哪里。

有一种人,你不需要了解太多,见过之后,就可以知道他是一个值得信任和托付的人。戴振亚就是这样的人。

戴振亚和我同岁,但没有我这么多白发,因此看起来比我要年轻。他在厦门的一个私企做财务工作。去年11月,因为公司在他进入之前的税务问题,遭警方短暂传唤,有惊无险。有些朋友戏称他“戴总”,我却喜欢叫他“老戴”。

老戴看上去是那种非常敦厚、谦和之人,说话做事亦非常稳重。不愿夸夸其谈,唯脚踏实地做事。

上次见面,在我和几个律师把酒言欢,高谈阔论之时,老戴却在旁边安安静静地帮助律师修整电脑,修好一个再修一个,直到处理完所有的事情。

那次,老戴还陪我们逛了鼓浪屿,给我们做向导,向我们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

当时,有同行的朋友问老戴的政治理想,老戴说:“我只想做厦门的一个荣誉市民,为李柏光律师在厦门树一座雕像。”

我的心当时一震,我没有听说过或想到过,竟然可以有这样简单、朴素的理想,特别在这追名逐利的时代。同时,作为李柏光律师的朋友,我一直伤感于他的英年早逝,我没想到老戴认识并还记得李柏光,我忍不住问:“为什么想给李柏光立一座雕像?”他说:“因为李柏光律师是在代理厦门土地拆迁维权案件期间去世的。”

海边暮色之中,告别老戴,看着他远去的身影,想不到他在2019年年底的时候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听过了709案当事人的讲述,我知道“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意味着什么。我期待老戴、丁家喜、张忠顺和李英杰少受些酷刑,能够尽快健康归来。

因为戴振亚,作为刑事辩护律师,想说几句题外话。

在现有法律框架之内,我们律师不能给那些被冠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或“颠覆国家政权”,而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当事人提供任何有效的帮助和辩护,表面看是他们的悲哀,但实际上却是我们律师的悲哀和中国法律的悲哀。

因为践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而被控危害国家安全的案件,每一个当事人都值得我们为之辩护,可以为他们辩护也是我们作为中国律师的机会与荣耀。

王怡、丁家喜这样的当事人,他们自身的光芒和影响力,通过任一有基本执业操守的律师,就可以透过深重的黑暗和牢笼,到达外面的世界;而像戴振亚这样的当事人,平时低调谦和,则更需要通过律师让世人知道他们的理念与付出,毕竟,他们才是我们这个社会里,有良知人群中的大多数。

那些号称有过许多无罪判决的律师、有着各种各样靠山背景的律师、有着巨大社会影响力的律师,如果能够站出来为戴振亚这样的当事人辩护,并帮助远播他们的事迹与精神,捍卫他们的基本人权,或许方能显示出他们的勇毅与果敢,显示他们“以个案推动中国法治进程”的真心。

梁小军
2020年1月13日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