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年大围捕,抗争更持久?

有评论认为,香港开年大游行中,如果连12岁小学生、81岁长者都上街抗争而被捕,恰恰说明警暴警谎再如何变本加厉,也不会动摇港人抗争勇气,只会激发全民持久抗争。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开年大围捕,警暴警谎变本加厉》,作者李平说,百万人的元旦游行,惨变开年大围捕。港警镇压和平示威又出辣招,先是无理腰斩游行,接着在铜锣湾围捕数百名示威者,更谎称和平参与者面对高风险、有足够时间让游行人士疏散。如此滥暴滥捕再加谎言、恐吓,无非是企图以有杀错不放过的方法,分化和勇示威者、阻止更多和理非市民上街,同时与围攻理工大学一样,企图一网打尽勇武示威者。但是,连12岁小学生、81岁长者都上街抗争而被捕,恰恰说明警暴警谎再如何变本加厉,也不会动摇港人抗争勇气,只会激发全民持久抗争。

文章说,被捕的抗争者有12岁小学生,也有81岁长者,正正显示历时近七个月的抗争、抗暴已深入民心,不论男女老幼,不论地界职业,都有人愿意挺身而出,为维护自由、正义而战。林郑月娥、邓炳强如果以为透过几次大围捕,就可以拉晒”核心暴徒”、勇武抗争者,那就等着把香港的监狱、羁押所都塞爆,等着有朝一日还抗争者自由、把自己关进监狱!

香港新一届区议员能做什么?

台湾《上报》发表文章《中共的同温层思路只会令香港管治更困难》,作者李芄紫说,随着新一年到来,香港新一届区议员即将上任,香港民主派的抗争进入新旅程。

文章说,中国中央对香港民情的判断管道,长期被中联办、港澳办、香港建制派人士和大陆对港澳研究学者所把持,这形成相当浓厚的同温层。同温层的问题一个是官场报喜不报忧,揣测上意的恶习,一个是在同温层的互相影响下,很容易自己也愈来愈相信这套论述。因此,决策层对香港的动向研判存在偏差,有时大一些,有时小一些,但这是一种系统性的偏差,很难根除。

作者认为,区议会还可以成为抗争运动或其相关运动的发起人。由于区议会掌握一定的资源,可以利用这些资源组织和资助监察政府的活动。比如有人就提议,成立网上的和社区的自由讨论论坛、广场集会、社区连农墙。事实上,香港公安条例,没有限制区议会不能成为公众集会的组织者,如果由区议会名义发动和平抗争,必然会大大地增加抗争的意义。

“在这个时代,你必须写一首涉嫌犯罪的诗。”

中国四川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非法经营罪获刑9年。台湾《风传媒》发表流亡德国的作家廖亦武文章《向那些涉嫌犯罪的人致敬》,摘录其尚未完成的《约旦河穿过成都》中的一节,以示抗议。书中收录王怡的诗歌,其中一首说:”在这个时代,你必须写一首涉嫌犯罪的诗。/一排汉语,可以颠覆一个政权。/十四行诗,可以颠覆十四个政权。……谁不是政治犯家属呢?谁不是鬼魂的未亡人?/在这个时代,你朗诵一首诗,涉嫌三、五个罪名。/你不朗诵,你就被他们朗诵。/……在这个时代,你必须写一首涉嫌犯罪的诗。”

在另一首诗中,王怡写道:”请给我几分钟难过的时间/最近太多事情,令人窒息/请让我软弱片时/在黑暗的房间禁闭片时/像那些被带走的朋友,在夜里/哦,和耶稣一样,在夜里/穿过变得野性的城市/请给我几分钟难过的时间/等待欢乐,欢乐的袭击/……为了泪水的决堤而下/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消息/请给我几分钟难过的时间吧/为了让光明更加刺眼/为了让我千百次地排练/你推门进来的那个瞬间。”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反送中,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