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辉律师: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三剑客的命运令人揪心

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广州民主三剑客被构陷“寻衅滋事”,今天已是第32天。呼吁各界朋友予以关注并力所能及进行声援!

唐袁王都是我的老朋友,从09年开始,就是一路走来、牢不可破的民主同道。我们曾经一起穿文化衫爬白云山,曾经一起纪念六四20周年,曾经共同学习吉恩夏普的名著《从独裁到民主》,也曾一起经历了茉莉花镇压的痛楚与磨难(茉莉花镇压期间,王清营幸未被抓)。

唐荆陵博学多才,厚德载物,袁新亭一身雅气,心直口快,王清营温文尔雅,笑口常开,都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唐荆陵是坚定的反专制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倡导者和推动者,言行举止酷似甘地。唐荆陵也正是以甘地为偶像,进行持续不断、艰苦卓绝的非暴力抗争的,多年来理论上和行动上都颇多建树,被当局视为眼中钉和肉中刺,特务当局必欲拔之除之。茉莉花镇压期间,被特务指令打伤缝针、肋骨剧痛的我,连续五天五夜遭禁眠,所以想进看守所竟然成为我那个时候一厢情愿的奢望。我被禁眠五天,唐荆陵居然被特务禁眠折磨超过十天。平时人们一天不睡觉,都会苦不堪言,像患过一场病。连续五六天、十多天被禁眠(禁眠被俗称“熬鹰”),那是一种多么惨无人道的酷刑,想想都毛骨悚然!

茉莉花镇压,广州被抓的朋友几乎都经历了被禁眠的残酷折磨,袁新亭也不例外。袁新亭本来是广州出版社的编辑,因为反专制的缘故,继我成为“律师后”之后,也很快成了“编辑后”。茉莉花期间,我的小产权房子被当局原价强行退掉,袁新亭也和我的遭遇一样,已经装修好的房子被特务当局强行退掉,老袁不但房子没了,连装修费都被一笔勾销!

很多朋友可能见过我的微信头像这张照片,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张照片其实是我和王清营二人的合影照,而且王清营当时穿的衣服同样是“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当时王清营正在广州一所民办大学里教书,出于保护清营工作方面的考虑,所以该照片面世时不得不将清营“裁掉”。后来,清营的这份教职还是被特务给“干掉”了。

如今,六四25周年之际,我的老朋友唐袁王三人又遭刑事构陷,怎不让人心痛不已?唐袁王三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所以三人也有很多共同的精神气质:温和、善良、悲天悯人,慈悲为怀。迄今为止,唐袁王三人的刑拘期限已经超过32天,他们没有像很多其他被构陷的朋友一样,在不到30天或者第30天的当口释放,这不免让人揪心!我的朋友当中,唐袁王三人确实以温和理性著称,中共当局连这样温和善良的好人都不能容忍?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