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中国梦”成幻梦,中国人在失业大潮中迎来2020年

2019年最后一天,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新年贺词中自豪地说,中国人均GDP“将迈上1万美元的台阶时”,北京一家建筑公司的前项目经理、37岁的黄先生只想讨回他1万多人民币的失业补偿金。

黄先生来自河北,在建筑行业已经做了十多年。去年7月,他和一家公司签了一年的劳务合同,可是不到半年,公司就以效益不好为由让他走人。

“这几个月没活儿,让我歇几个月,说等有活了再用我。我也同意了,但这几个月你得给我补偿金啊,” 他说。

中国缺乏可靠的就业和裁员数据,黄先生认为,他所在的建筑行业里,失业率高达60%。

“到处都是没有工作的人,很多人都在啃老,”他对美国之音说。

失业无疑是中国人年底的热门话题,“你被裁了吗?”成了同事间开玩笑的问候语。互联网上哀鸿遍野。

“昨天公司倒闭了。年底了不好找工作,呆在出租房里不敢回家,不想让父母担心,冬天冷又感冒了,唉,都年底了怎么这么不顺啊 !”

“2019最后一个月里我失业了,老板卷款跑路,工资没发,因为合同并没有解除,所以想领失业金也不可能,去劳动仲裁只给你一个字,等!”

“2019就像坐过山车一样,毕业,就业,失业,再就业,再失业!…… 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已经换了两个工作,至今一事无成。”

“我在北方18线小城市有个亲戚,42岁,今年年初失业至今,打零工中,一个月只有1000多,但他有积蓄。一线城市有一家亲戚,两口子50多岁带一个上中学的孩子,三口人回爸妈家啃老。”

过去几年中,经济下行已经导致中国不少工厂和建筑工地停工。 2019年这股寒流也波及中国的白领和中产。

“国内IT论坛,V站(V2EX的简称,一个类似“知乎”的中国程序员聚集的网站)职场板块裁员问题霸板,之前都是晒Offer,比收入。” 

“中西部二线城市,中高档小区,且不说就业情况,小区里捡垃圾的人越来越多,是业主捡垃圾,不是职业回收的。从起初的6、7个发展到20多。”

2019年在百度上搜索“找工作”的人数激增,远超过去八年来的平均值。
2019年在百度上搜索“找工作”的人数激增,远超过去八年来的平均值。


百度指数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在百度上搜索“找工作”的人数激增,远超过去八年来的平均值,去年4、5月间达到峰值,突破50万次。

2018年,中国国家统计局首次正式发布的城镇调查失业率在5%左右。 今年9月,官方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增长为5.2%。学者对此普遍持怀疑态度。

“目前有几百万民工已经回到农村,没有工作,全年的800万大学生就业十分困难,这个调查失业率和去年居然持平,”中国政治经济学者何清涟质疑说。

通过比对美中两国的PMI(经理人采购指数)、GDP增速等经济指标,何清涟指出,官方的统计数据有水分。

“中国失业率非常严重,”她说,“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每隔个把月就要谈一次稳就业问题事实上,最近又在国务院谈,要把失业当作重要的事情来抓。”

尽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新年贺词中把国家形势描绘得一片大好,还用时髦的“硬核力量”形容民众的爱国主义热情,但是何清涟说,如今看来,习近平2012年提出的“中国梦”不过是一场幻梦。

她对美国之音说,受美中贸易战影响,2019年中国对外投资金额比2018年下降了50%左右,外汇储备急剧减少。更重要的是,中国失去了世界工厂的地位,大量外企迁出,出口贸易萎缩,国内消费又无法支撑如此庞大的经济体,习近平的强国梦成了“无源之水”。

一天前,美国杂志《外交政策》发表的全球经济展望指出,大多数主流预测认为,2020年全球经济会出现增长,但这种积极愿景会被中国经济的不明前景、债务问题和贸易紧张关系蒙上阴影。

中国老百姓已经体会到经济下行的压力。

“猪肉都30多(一斤)了,”北京那家建筑公司的前项目经理的黄先生说。

说到新年愿望,黄先生说,2020年他只想找份稳定的新工作,再继续和前东家打官司。

“我从来没走过‘劳动法’,我也试试《中国劳动法》到底管不管用啊,” 他对美国之音说。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