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过年关 多省市报章新年停刊

2019年12月31日,《生活日报》在头版刊发了题为“是告别 更是相约”的文章。(微博图片)

2019年12月31日,《生活日报》在头版刊发了题为“是告别 更是相约”的文章。(微博图片)

近日,中国山东、湖北、辽宁等地再有多家报纸宣布自元旦停刊。而去年同期,则有十多家都市类报纸停业。中国的新闻发行行业究竟怎么了?继2019年1月1日多份报章停刊之后,2020年元旦日,中国再有多份报纸停刊。本周二(12月31日),《武汉晨报》发布休刊启事表示,因转型发展需要,经上级主管部门批准,《武汉晨报》自2020年1月1日起休刊。由此带来的不便,敬请广大读者谅解。《武汉晨报》创刊于1999年3月15日,是《长江日报》报业集团主办的一份城市综合性日报,发行集中在武汉地区,是武汉最重要的平面媒体之一,日发行70万份。

与此同时,山东省第一份都市生活类报章《生活日报》、辽宁省《本溪晚报》等也宣布停刊。《生活日报》在其头版刊发了题为《是告别更是相约》的文章,文章表示,这份报纸定格于第7729期,新媒体部分将由《齐鲁晚报》接管运营。

长期阅读报纸的张胜其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最近几年很多人放弃传统报纸及官方媒体,偏好于自媒体和浏览境外媒体,国内媒体因阅读量下降失去广告商支持,而政府又不愿意投资都市报,因此造成目前的局面:“中国多家传统媒体停刊,首先是因为网络媒体普及,大家都在通过手机获取资讯,而传统媒体的读者越来越少,失去了市场。这同时标志着中国已经从传统纸媒体过度到新媒体融合的时代,也叫传媒大数据时代。各地媒体都在被政府整合重组。”

《武汉晨报》发出休刊启事。(网页截图)

《武汉晨报》发出休刊启事。(网页截图)上周三,天津《城市快报》刊发《休刊启事》,宣布将在2020年休刊。《城市快报》原名是《都市快报》,而《都市快报》前身是《天津青年报》,原来主办单位是共青团天津市委。

高压管控舆论令传统媒体读者流失

张胜其说,最近,各地媒体都按照中央级媒体的报道内容,集中报道官方活动:“所有新闻资讯都集中在一个‘大厨房’内,被政府统一管理和针对性投放(信息)。伴随着互联网实名制,今后中国人在网络上阅读什么样的文章,其阅读喜好等都在政府的统计范围内。这些传媒界的变化,意味着政府对新闻信息的管控能力更加强大和高效。”

现旅居德国的蒙古族学者席海明对本台表示,中国政府对媒体的控制日趋严厉,一些吸引读者的调查报道已彻底消失,若非当局支持,现在很多媒体都无法生存。

他说:“最近连续对报刊的封锁或者取消注册,现在已经完全退回到毛泽东时代,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最近在中国各图书馆,检查图书,又是新的焚书,这是在习近平时代,监控到家了。流水被堵的最终结果是崩塌。”

今年元旦前后,《北京晨报》、《京郊日报》及《黑龙江晨报》等十多分纸媒体相继停刊转型。分析认为,纸媒体停刊除了受到网络媒体冲击,另一原因与政府宣传部门收紧记者报道空间有关。另外,不受盈利影响的中共党报却出现“复活”现象。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