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第一阶段协议太过“脆弱”,崩溃随时可能?

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星期一(12月16日)强调,美中第一阶段的协议“已然完成”。但是,分析人士指出,达成第一阶段的协议符合美中双方的利益,美中都赢了“面子”,但是,这个协议太过“脆弱”,随时可能崩溃。

美中可能再次“过早”宣布达成协议

美中上星期五就贸易争端达成了”第一阶段协议”,内容包括美国同意减少对部分中国产品的关税,中国将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能源和制造业产品,加强保护美国知识产权等。

两国在同一时间宣布了协议的达成。不过,到现在为止,双方共同的协议文本还没有公布,两国正式签署协议的时间估计会推迟到明年一月,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中国商业与政治项目主管甘思德(Scott Kennedy)在美中贸易协议签署的当天发表分析文章说,这只是一个“脆弱的”、 “代价巨大的”和平协议。他实在想不出“开香槟庆祝”的理由。

他解释说,这已经不是双方第一次“过早”宣布贸易战达成协议了。自2017年7月到现在,美中至少有5次宣布达成协议。甘思德说,他觉得自己就像在看一部电影,每次到看到演员表后,期待电影结束,但是电影却又在继续。

2017年7月,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似乎接受了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的承诺,即中国将迅速减少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但是特朗普总统在最后一刻取消了这个安排。 2018年5月,美国财政部长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与中国副总理刘鹤达成了“框架协议”,几天后,特朗普总统再次搁置交易。 2019年4月下旬,美中宣布将有重大交易,随后,中国突然推翻了之前做出的多个承诺,导致美国提高关税并对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施加制裁。 2019年10月上旬,特朗普总统宣布了一项第一阶段协议,而当时,他真正的意思是谈判才刚刚开始。现在算是第五次。

甘思德说,虽然双方都试图为协议提供更明确的信息,但是,双方措辞上的“分歧和差异”令人不能不想这个协议是否再一次过早宣布了。

两国对协议的声明措辞不同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星期五的声明说:“美国和中国就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达成了一项具有历史意义和可执行性的协议,该协议要求中国在知识产权、技术转让、农业、金融服务、货币和外汇等领域进行结构性改革和其他改变。第一阶段协议还包括中国承诺在未来几年内大量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重要的是,该协议规定了强有力的争端解决机制,确保迅速有效地实施和执行。美国已同意对其301条款行动进行重大修改。”

但是,在同一时间中方发布的声明中,中国只是承认了协议的存在,但是却只字未提“结构性改革、执行 ”等。甘思德认为,中方对“承诺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市场准入、结构改革和削减关税等没有提供明确的说法。”

甘思德说,从双方的措辞中可以看出,双方在原则上达成了协议,可能将来也会提供更多的细节。但是鉴于过去双方的谈判经历以及不同的措辞,这样的协议是“脆弱的”。只要一方行为稍有不当,破裂也不是不可能的。

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符合各自利益

斯蒂芬·罗奇(Stephen S.Roach)是美国耶鲁大学的高级研究员,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在协议签署前不久,罗奇在Project Syndicate发表文章说,签署第一阶段的协议符合两国的利益,为双方都赢得了面子。

他说:“特朗普担心国内政治(尤其是弹劾和迫在眉睫的2020年大选)的消耗,宣布胜利并试图利用胜利来应对他在国内的问题,这符合特朗普的利益。”

罗奇说,从中国的角度来说,中国更希望结束贸易战。“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是显而易见的。随着中国决策者决心继续进行为期三年的去杠杆化运动(这是造成当前中国经济放缓的一个重要根源),他们应该更加渴望解决与美国冲突带来的与贸易相关的压力。”

他星期天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东亚论坛发表的文章说,虽然第一阶段的协议避免了再次加税的危机,但是并没有解决美中更深的结构性冲突。

短期内,中国是赢家

在美中宣布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达成后,白宫发表声明说,这是一项“历史性的”协议,对美国经济来说是“一次巨大胜利”。但是,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甘思德认为,从短期来看,中国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是贸易战的赢家。他说,因为中国只是做出了有限的让步,却“得以保留其重商主义的经济体系,并以牺牲其贸易伙伴和全球经济为代价,继续实施歧视性的工业政策。”

甘思德说,虽然特朗普可能会改变做法并重启关税。但是北京已经从日常的不确定性中获得了至少几个月的喘息机会,甚至特朗普任期的剩余时间内,中国都获得了这样的喘息机会。

从美国的角度来说,特朗普总统成功地将中国及其经济体系逼向“防御”,并对美国多年来对中国的多边主义提出了合理怀疑。这绝非易事。然而,按照特朗普政府自己的标准,贸易战并未取得成功。

他写道:“美中贸易和直接投资总额已经放缓,但这些变化反映了贸易转移到其他国家,而不是制造业转移回美国。而且,中国并没有放弃其实现技术独立的努力,反而加倍了所谓的“自力更生”。这项交易的明显大赢家,美国农民,在贸易战之前并没有受到损害,他们很可能会在贸易战从未爆发的情况下,向中国出售了与之相当的商品。”

长远看,都是输家

但是,甘思德说,从长期来看,双方都是赢家。

他说,北京的顽固主张以及不能令人信服的“受害者”心理让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都同意美国的分析,即便不是采取政策手段。他们认为中国的经济体系从根本上是不公平的,需要进行重大改变。此外,由于关税战的扩大,出口管制的扩大,投资限制以及针对中国单个公司的措施而带来的不确定性,使每个人都为之困惑,加速了全球供应链向中国以外地方的多元化发展,并可能促使西方国家加大努力限制对中国的技术共享。

他说,尽管中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在某些基础技术(例如半导体,材料和引擎)以及关键应用(例如飞机,汽车,药品和部分特定能源)中,中国仍然严重依赖美国和其他国家。

甘思德说,尽管拥有丰富的资源,庞大的国内市场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市场,但中国会发现,在一个经济分割或分裂的世界经济中,要继续成功前行会越发困难。

甘思德说,就美国而言,美国对中国的态度似乎矫枉过正,以至于随着时间的流逝,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将下降而不是上升。他说,两年来越来越多的美国公司担心,美国在与中国“脱钩”的过程中并未真正了解可能产生的代价。除了商业以外,寻找与中国人就诸如气候变化等紧迫的区域和全球问题进行合作的方法将变得更加困难。

另外,甘思德认为,美国的单边主义也破坏了与欧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朋友和盟友的关系。此外,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美国一直在培育的全球经济体系遭到了严重破坏,首先是中国的重商主义从内而外腐蚀了它,然后在特朗普政府随意使用关税并阻碍世界贸易组织的争端解决过程也破坏了这个体系。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