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他们要罢工:佛山禅城环卫工人生活纪实

2014年4月21日,佛山市禅城区环卫处环卫清洁公司一百多名环卫工人聚集于祖庙门前要求涨薪。罢工持续了两天,得到环卫公司涨薪300元承诺后,工人们即返回工作岗位。据媒体报道,这些环卫平均每月到手工资约2000元,要求涨薪1000元,罢工当日下午,环卫工人所属公司立即召开员工大会,全面安抚,并保证加薪;而环卫处也表示已经制订了相关涨薪方案,工人的诉求问题将在上级研究后,尽快解决。

从整个事件的发展及相应的媒体报道来看,这是一次资方积极满足劳动者诉求的成功案例,因为罢工者的工资似乎低得不过分,至少不低于佛山市最低生活工资标准,而用人单位也很积极地满足罢工者的工资要求。但是,究竟为何这些环卫工人要罢工呢?为什么涨300元他们就回去上班了呢?为了解其中的缘由,我们在2014年4月22日晚找到了一些参与罢工的环卫工人,走进他们的居住场所,以下是我们对他们生活现状的观察和我们的反思。

他们的居住环境:一屋三用、三户一厨

租金280-300元不等,平房为主,房屋之间的小巷排水设施差,地上水渍多,屋檐下用于晾晒衣服,但平日基本都晒不到太阳。280元/月的出租屋有8平米左右的单间,厨房和厕所需与其他住户共用。300元的卧室旁边能隔出一个没有窗户的厨房和一个没有窗户也没有蹲位的厕所,厕所只有一个孔通向下水道,大便要去公共厕所解决。

一个厨房三户人家共用,一日三餐必须错开时间做饭

环卫工人的卧室都兼有客厅和储物室的功能——当然她们很少请客人来家里,自家的人在里面起个身都会碰到瓶瓶罐罐,客人来了哪里有地方坐呢?另外,储物是一个大的困难,夏天到了,冬天的棉被没地方放,只能装在化肥袋里悬在房间的梁上。没有一个环卫工人的住所装有空调,一个环卫工人说,原因是“屋顶的瓦片会漏风,装了也没有用。有吊扇就不错了。”

休息日是拿来卖的

同一间公司的环卫工人,在编工与合同工待遇是不一样的。我们得知,这间公司的非在编环卫工人中,工龄不足9年的工资到手1300多,之后每年涨一点,一位工龄15年的环卫工人到手才有1800多元。环卫工人只有创文创卫这些忙季,算上加班补贴才有2000元以上的工钱。所以,他们戏称报纸上说的2000元月薪是“卖掉休息日才有的”。

为赚取生活费,他们不但要卖休息日,还要卖7小时工作时间以外的休息时间去做兼职。以李姐(化名)为例,她、老公和两个儿子一家4口人住在一起,大儿子进了厂子打工,挣的2000元月薪只够自己花,二儿子在念初中。她在环卫工人的岗位上有12年工龄,工资拿到手1600元左右,每天工作7小时,每个月休息4天;在村子里做环卫的兼职,工作日每天干4小时,每个月有700多元的兼职收入,加一起她每个月有2300元左右的收入,每天工作11个小时。她老公打建筑散工,根据忙淡季一个月挣1000多元至2000多元不等。

李姐和老公勉强4000元的月收入,租了两间房,一个带厕所一个不带厕所,一家四口住在一起,房租和水电共花费600元,孝敬两边的长辈共700左右,给二儿子交学杂费和生活费每月800元,一个月吃掉2袋大米200多元,再扣除菜钱,最后就是“很累但没有看到钱”。说起底薪是佛山市最低工资标准1310元/月的情况,她很困惑地问,“为什么我们是拿最低工资呢?我们环卫工人这么辛苦的工种不应该拿最低工资吧?我们冬天又冷,夏天又热。夏天我的汗一直流,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风湿病就是这么来的。为什么说我们这样的生活状况,公司却说我们想加工资很贪心呢?”

工作中还有很多对仅有的一点工资无所不在的威胁:

“病假扣45元;普通请假扣80多块。”

“有一年中秋,家里老妈子摔断了腿,我请了9天半的假,公司扣了我800多。”

“我们都没探亲假的,过年都没能回家。”

……

被分化:经济诱惑和权利弱势导致的不齐心

该公司有1200人左右,环卫工人800人,司机、管理人员等有400人。环卫工人不齐心是本次罢工最大的问题,参与罢工的环卫工人占该公司全体员工的1/10上下,环卫工人群体被分化。被分化的原因之一是经济上的诱惑或威胁(威逼利诱),不参与罢工的人能拿到公司发放的加班费,参与罢工的工人则被公司威胁罢工的时间要算作旷工而被扣工资。

罢工当日下午,清洁公司员工大会上有个情境是这样的。会上,公司经理慷慨激昂说“这两天罢工的记为旷工”,引来环卫工一片吼声。随后他改口说“明天上班的就不算,不上班的就记为旷工!”隔天便有罢工的环卫工陆续复工。

工人被分化的原因之二是工人权力的弱势导致罢工的信心不足,被访的10个环卫工人都非常肯定地认为,自己所在的环卫公司是有背景的,还有人说听到公司管理层工作人员说“找佛山市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把公司扳倒。”环卫工人回忆罢工场景的时候说,有些人到现场后被公司管理人员给劝回去了,而罢工者则被警方用蓝底白字的警示线圈起来,外面的人很难进入。有记者到现场,公司管理人员阻挡其与工人交谈。有环卫工人问某报的记者会不会被买通,这位记者回答,“我不会被买通,但我的领导会不会被买通我就不知道了”。环卫工人认为报纸和电视台对本次事件的报道不真实,把环卫工人的工资水平说高了,并相信参与报道的记者们都已经被公司买通了。

对于公司派出大量人力阻挠罢工的情况,环卫工无奈地说,“公司的闲人多啊”。相比较之下,罢工人数少并且出现罢工者正在迅速流失的现实情况,使得最坚定的罢工者都产生了动摇,“我们几十个人为什么要为这1000多人罢工啊?我们冒着扣工资的风险去争取权益,争到的权益没罢工的也会享受到!”

当本次罢工事件的环卫工人骨干萍姐(化名)遇到主动来谈判的公司管理人员,她的态度是配合的。三个管理人员把她带去一个巷子私聊,其中一个还搭着她的肩膀。回来后,她表示已经答应管理人员大家明天就会返回工作岗位,管理人员开出的条件是从下个月开始涨300元工资。虽然环卫工人们最强烈的诉求是把工资提高到能够覆盖基本生活的水平,以及政府直接把工资发到环卫工人的个人账户而非经过环卫公司,但大家最后都接受了这个只加300元工资、并且不一定会兑现的承诺。萍姐说,如果下个月工资还是没加,她们就会派几个代表去跟公司进行集体谈判,谈判无效她们就去找市政府。

如果环卫工人妥协后的诉求还是不能实现,他们不会优先选择罢工了,这样合作式的诉求表达途径是她们理性选择的结果吗?我们认为,与其说是理性,不如说是无奈。不齐心,给资方的压力不够大,那工人们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如果再继续罢工,却又不能解决不齐心的困境,那么明天的罢工行动可能只来50人,后天连50人都没有了,那时,跟资方谈判的余地就更小了。

写在最后:环卫工人何以获得更有尊严的生活?

晚上我们见到的环卫工人大都已换上便装,有的刚冲了凉,未干的头发披在肩上。有个环卫工人拒绝我们去她们家里看,就算7、8个姐妹围着劝她。她说,“家里实在太乱了”。这些环卫工人不过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能改善生活水平,哪怕只有一点点。

可是,环卫工人实在太弱势了,经济地位低带来的贫穷和缺乏发展机会,使她们对权贵阶层的议价能力很弱,她们因为困苦且难以为继的生活而产生说不的勇气,但她们的抗争行为很快就消散了,因为她们不知道自己应该得到什么,她们只会问,“我们环卫工人这么辛苦的工种不应该是拿最低工资吧?”不知道什么是应得的,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其中一些工人也就很难对不参与罢工的两三百元加班费有抵抗力了。

环卫工人应不应该是拿最低工资,这个问题等待着正在享受清洁城市环境的你我回答。一个潜在的问题是,对于这些环卫工人而言,劳动何以创造价值,使他们能够负担更有尊严的基本生活?

就算希望工资向公司的那些在编环卫工看齐,就算希望工资透明,政府直接把工资打到他们卡上而不是经过公司,就算还有很多很多盼望,而此刻,加薪300块他们却已满足了。或者他们也只能满足了?

(据微信公号“新生代”)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