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人权日:不放弃的香港青年示威者

Hongkong Proteste (Reuters/A. Perawongmetha)

林郑月娥10日记者会上并未向民阵宣称上街的80万人低头。她依然坚持“依法行政”。

香港反修例运动6个月未歇,香港青年示威者也屡屡跃上国际版面。这场运动以“无大台”、“be water”等方式持续。年轻人透过社群媒体快速集结,并将线上论坛作为虚拟指挥中心。在香港街道上和校园内的连侬墙,也蔓延至不同国家,成为支持香港运动的重要象征。

纽约城市大学兼任教授、中国法律学者滕彪表示,香港反修例运动是青年引领民主抗争的重要例子。他表示:“迄今为止中共专制政权不得不做出让步。”

然而港人喊出的五大诉求中,只有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成功达成。6个两场主办方宣称超过百万人的游行,和刚刚在12月8日结束、民阵表示有80万人参与的游行,皆未能争取到“独立调查委员会”或是“双真普选”等诉求。面对示威者要求港府特赦,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则在记者会上重申这样做是违反法治精神。

目前在台湾东华大学就读的香港籍文同学表示,自己有许多站在前线的朋友。她在11月特地回到香港替民主派议员助选,暑假时也回到香港出席“和理非”的示威游行。她提到,最近有人恭喜她,因为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意大利国会通过《涉港决议》,还有香港区议会民主派取得压倒性胜利。但她说:“还有很多学生和被失踪的人还没找回来,还有很多后续的事情要做。”她强调香港示威者不会因为这些小胜利而放松。

Honkong Proteste Polytechnische Universität | Verletzter (Reuters/T. Siu)

一位试图逃离香港理工大学的示威者被警方拦下。冲突中,示威者血流满面。

不割席与暴力争议

香港抗议者不肯与激进的暴力示威者割席争议不断。滕彪表示,把香港抗争者贴上“暴徒”的标签是中共的宣传手法。他说:“甚至有舆论说他们是恐怖份子,来合法化和正当化镇压行动……实际上这是一个误导。很多民众在国内相信这一点,因为他们看不到完整的信息。中国的信息审查机器很严密。”

延伸阅读:陈秋实:一个不想当记者的演说家不是好律师

他说,香港的抗争整体上还是平和有序,“绝大多数99%的暴力来自警方和黑社会,或是其他一些身分不明的人”。他观察到香港勇武派的抗争有激进化的倾向,但总的来说针对的并不是无辜平民,而是在面临警方暴力或暴力威胁时形成一种反抗或防卫。至于一些针对象征物的暴力,他强调“实际上是完全不违背非暴力抗争原则”。

文同学被问到怎么看香港抗争中的暴力时则说:“很简单来说就是,人家打你一拳,你第一次不还手 ,说我们要和平。然后他再打你一拳,你也不还手。他继续打你、打你、不断地打你,打你一百、三百(次),可以不还手吗?” 她与滕彪律师同样认为这是“反抗”。

她说,香港青年示威者要的不是港独。她说:“目前情况下,香港在争取的是最基本的人身安全和生活条件……防暴警每天都在生活中围绕着,民众随时随地都可能会受到攻击,而且是没有犯罪的情况底下。原本应该在社会上保护我们的警察,现在是我们的敌人。”

她觉得香港像是一个例子,“让台湾和其他国家的人看到,这个世界有一个政权会这样威胁到人民的生活”。

延伸阅读:专访:香港示威运动陷暴力难题

Proteste in Hongkong (Reuters/T. Siu)

一位试图离开理工大学的示威者与警方冲突。

香港抗争影响中国大陆?

滕彪说,比起香港,中国大陆青年的抗争空间早已被消灭殆尽。他说:“随着言论控制愈来愈严密,官方的宣传洗脑也更加有效。这个对于民主和人权运动是很负面的因素。争取民主的人在中国愈来愈难获得普通民众的支持。”

延伸阅读: 反修例抗争:夹在中间的在港“大陆人”

他也提到,“中共的民族主义宣传洗脑等等所谓的爱国主义相当有效”。他认为,就香港、台湾、西藏和新疆等问题,中国民众还是有非常根深蒂固的大一统观念。他表示:“这一方面很难在信息控制的情况下扭转。中共对各种言论,对互联网,对学校都是加强审查和控制,要培养独立思想,有人权民主观念的年轻人比以前更困难。”

滕彪说,中国大陆仍有年轻人继续在面临巨大风险的情况下坚持各种抗争。虽然不像香港有这么大的抗争空间,但他们还在持续努力着。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反送中,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